第三章 科举来临

作者:独饮人|发布时间:2017-02-16 08:14|字数:2466

夜里府中安静,声音再小,刘知书也听到了,转身得意地看着她道:“那从今往后你便再也不得碰书卷,做些打杂的活儿,学府……你也不必去了。”

  怕她个子小听不清,刘知书干脆俯下身,一字一句道:“听清楚了吗?”

  秦殷抬起了头,挺直了后背,巴掌大地小脸上独有那双眸,清亮如水。

  “听清了,但我不想。”

  这次,她的声音没有压低,没有委曲求全的意味,却让家奴们听得一怔之后笑出声来。

  刘知书也笑了,满眼嘲讽的看着她,“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小书童,岂由得你不想?若真不愿,那你与这份差事,与我们刘家,再无渊源,这个月的例银,你也一分拿不到!”

  秦殷微微一笑,明明黄的发黑的脸蛋上却因这鲜少的笑,生出了几分流光飞舞的明丽来。

  倒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男孩。

  “若是真同公子说的这般,那秦殷与行尸走肉有何分别?这份差事,不要也罢。”

  她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双膝上的灰尘杂草,语调平静,没有大起大伏,却平生出一股与她身份完全不符的傲气来,刘知书听得,竟愣在了原地。

  秦殷颔首,欠了欠身,给他行最后一次礼,便往前走去,把那本被扔在角落的兵策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沾上的灰尘,宝贝似的抱在怀中,由刘府的后门离开了。

  直到那厚重的门关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刘知书才回过神来。

  刚才同他说话的那人,真的是他花钱雇来的一无所知愣头愣脑的那个小书童吗?

  出了刘府后门的秦殷,看着渐晚的天色,摸了摸口袋里的几枚省下来的铜钱,轻叹一声,朝着平日里给刘知书买一些寻常吃食的酒楼走去。

  秦殷刚一脚迈进大门,那跑堂的眼尖地就看过来了,人未到声先到,“哟,刘家的小秦,又是来给刘公子买小菜的吗?”

  秦殷笑了笑,“今日,通铺还有空位吗?”

  跑堂的楞了一下,试探道:“你是要……”

  秦殷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铜钱来,放在了跑堂的掌心里,“对,是我要住,就一晚。”

  跑堂的热情退的就像退潮的海水一样,怏怏沉沉道:“有是有,那小秦就只得将就些了,肯定是比不得刘家的。”

  跟着跑堂的往后院走,刚一推开后院里的木门,就闻到一股腥臭味,入眼便是零零散散的架子,上面搁着杂草还有破败的棉絮,偶尔还能看见一两个臭虫在棉絮间穿梭着。

  “就带你到这儿了,前头还有的忙,我先走了。”跑堂的似乎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里,逃也似的离开了。

  秦殷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角落,堆了一些杂草,靠了上去。

  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隐隐可见墨蓝透过云端,明天应该是个晴天。

  秦殷一只手摸着胸襟处,感受着掌下的书卷气,算是安心地阖上了眼,可还没进入梦乡,便被一旁的人推了推,睁眼却看到一个女子,年纪不大,脸上似乎和她一样,刻意抹得脏兮兮的,正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

  “喂,你……你睡得着吗?”

  秦殷点了点头,“睡得着。”

  不仅睡得着,而且会睡的很香。

  这是唯一一个不用被半夜折腾起床帮忙生火做杂事的晚上,更何况,从前,她无比熟悉这样的环境,不过不是在酒楼通铺,而是在……战场上,跟在父亲身边。

  因为秦殷的头侧了过来,女子一下子认出了她,“诶,你不是刘家的小秦吗?总是跟在刘公子身边的那个小书童。”

  秦殷定睛看了看眼前的女子,却并不觉得眼熟,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答话,只能任由她左看右看了。

  “你不认得我?”女子似乎有点激动,抓着她的袖子道:“我是沈大小姐身边的二等丫鬟翠芳啊!”

  翠芳?

  秦殷听了名字之后,便大约有些印象,可却应该是并不熟悉的关系才是。

  翠芳面露失望,泄气道:“也是,我们都多少年没见了,上次见你,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见她跟她熟络,秦殷也少了沉默,看了她一会儿,便问道:“你一个二等丫鬟,为何住到了通铺?”

  翠芳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解释,又抬头看她一眼,“你一个公子书童,又为何住到了这里?”

  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双双破功而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翠芳是,她亦是。

  随着鸡鸣声响起,秦殷也习惯性地爬了起来,愣着脑袋看了看四周,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刘家的书童了。

  而昨晚睡在旁边的翠芳,也不见踪影。

  秦殷理了理身上的东西——只有几枚铜钱的钱袋和一本《莫项兵策》,走出了酒楼后门,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买了一个白馒头一点一点揪着吃。

  清晨的集市大多都是小贩们支摊的时间,按理来说不该有多少人,可秦殷嘴里的一口馒头还没咽下去,就被冲过来的人流给撞得团团转。

  “三年一次的科举告示下来了!”

  “今年的告示下得有些晚了吧?”

  秦殷听闻,拉住一个神色匆忙的小哥,咽下了嘴里的馒头,“这位公子,你刚才说……什么下来了?”

  小哥似乎怕去晚了占不到看告示的好位置,伸手拂开了她的手,“科举告示,就在前头公示栏上。”

  说完便随着人流匆匆往前跑着。

  秦殷看了一眼手里的馒头,将纸裹住了塞进怀里,也疾步从人群中挤了过去,好在她个头不高,身材瘦小,很快便挤到了最前面。

  她仰着头细细看那告示,用心记下了时间,便从一边的缝隙里挤了出去。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秦殷闭着眼睛算了算考学需要耗费的银钱,又摸了摸钱袋,叹了口气。

  如今从刘家出来了,没有了稳定的吃住,就连买个馒头都是奢侈,但她总归不能饿着肚子去考学的,对于如今的她来说,考学不仅是她的理想,更是她在这里生存下去的手段。

  再睁开眼时,便再度往昨晚住宿的飞燕酒楼走了去。

  走进酒楼大门,却没有了那熟悉的相迎的声音,她下意识地去找昨晚那位跑堂的,却见他瞧见了自己,偏偏背对着她擦着桌子,装作不识的模样。

  见状,秦殷干脆挺直了背,走向结账的柜台。

  “客官需要些什么?”

  账房先生年纪不大,却有着长长的山羊胡子,看起来却是比较好亲近。

  秦殷微微一笑,“请问你们这里……还缺人手吗?”

  末了,还补上了一句,“什么都会的那种。”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佞臣》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3187529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2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