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乏是个聪明人

作者:独饮人|发布时间:2017-02-18 10:13|字数:2549

平日里摆摊的小贩不见多少,可这些店铺却还照旧开着,客栈旁的那家小铺子也依然开门迎客。

  秦殷掀开帘子下了车,驾车的黑衣男子给了她一枚银元。

  “小兄弟即要买,便一同买上几两吧,分开装,一会儿拿了给我就好。”黑衣男子即便是拜托人,也一样面无表情,着实如同一个木头。

  坐了人家这么久的马车,秦殷也乐得帮这么一点小忙。

  等到买了称好了的香樟籽,转头去给了他。

  “谢谢。”

  黑衣男子仍是礼貌有加,拿了香樟籽,便调转了马头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而那个面色略显苍白的男子俊颜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忙跑了几步,又拉住了马嚼头,从怀里拿出了刚才顺道买的苏叶和陈皮,放在了黑衣男子的手里。

  “让你们主子拿香樟籽入药的时候,最好加上这两位药为辅,综合一下,味道就不会太刺激,对你们主子的病也有帮助。”

  黑衣男子看了看手里的药材,又看着秦殷,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看到男子略显古怪的眼神,秦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两只手搓了搓,“不过,我也不是大夫……这点药,就当作我给你们的路费吧。”

  秦殷颔首,转身朝着凉州学府的方向走了去。

  马蹄声在身后渐行渐远,秦殷这才停住了脚步,回头看那在尘土间渐渐消失的马车,眸中黠光一闪而过。

  无论是谈吐气质,这二人都非寻常人。

  从那月牙长袍的男子来看,更非是普通商人。

  十有八九,便是京城人了。

  可话又说话来,现在的她,即便认识了京中富贵又有何用?说到底不过是一介草民。

  低头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着。

  马车平缓地走在官道上,黄土随着马蹄而上,点点落在棕红色的车身上,掩住了这车身上原本浮夸的雕纹。

  “青云。”

  车内的月牙袍男子低低唤了声。

  马车渐渐在路边停了下来,肖青云侧身倾耳听,“嗯?殿下有何事?”

  “我说过,这次来凉州,一切都要低调行事,若不然,把这车身拆了如何?你我二人,一人一马,岂不快哉?”

  声音已经少了刚才的沙哑,多了一抹柔和,话尾微微上挑,尽是潇洒之意。

  肖青云低头看了一眼绑的很扎实的马车,语气有几分无奈,“殿下说笑了,马车终究是比马背上舒服,况且这次微服出巡,您只愿带属下一人,万事都要小心为上,骑马更容易被识出来。”

  月牙袍男子敛了笑,面色有几分不郁,“不知是何人先散了消息,我们初来乍到,这西街就一下子搬空了,倒是蹊跷。”

  “殿下请放心,即便属下以肉身为盾,也必定会护殿下周全。”肖青云言语铿锵,身上的黑色劲服随着一阵大风,飒飒起舞。

  “我当然知道你,不单是为了我,即便是为了……公子和东邑,你也不会让我出任何差池。”月牙袍男子转而一笑,一只手挑开了车帘,露出一张绝世风华的脸,“不过,再不许你说以身当肉盾这样子的话。”

  肖青云一向严肃的脸,总算在他的一番话下,动容了几分,“是,殿下。”

  月牙袍男子收回了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手掌心,不禁一笑,“方才那个丫头,脑门倒挺硬。”

  肖青云一愣,转而疑惑道:“殿下……也看出来了?”

  “公子教的,我岂是白学了?”

  “那殿下为何还要载她?若她是……”

  “她若是真想谋害我,又怎会用这个粗俗的搭讪方法?”月牙袍男子打断了他的话,“不过……却也不乏是个聪明人。”

  月牙袍男子沉吟一声,接着道:“那陈皮与苏叶收好了,她说的方法,也不妨一试。”

  “是。”肖青云扬起马鞭,随着缰绳一松而落下,马车掀起一地黄土,在漫漫扬起的尘土与太阳的金芒下,踏上了官道。

  因有幸遇到两个男子的马车,省了一点时间,等到她走到凉州学府的侧门时,离申时还有段时间,凉州的学子和学女们正三三两两地往里走,脸上不乏是期待和紧张的色彩。

  秦殷的脚步停在了门前,然而门口的侍卫却认出了她。

  “怎的你比刘公子还晚到?快些进去吧。”

  不过一天时间,她已经不是刘公子书童这件事,怕是还未传开。

  她也乐得凭着这张通行证进这学府里,毕竟这会考,非持州角的人不得入内,而州角也只有凉州城内,叫得上名字的人家能有。

  学府内的三大考堂已经陆续坐满了人,而各家公子的书童们只能远远地站在考堂外,埋首等候着。

  若是想等到会考结束之后再窥得考卷,她再回酒楼,就迟了。

  秦殷低头想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转身走到一处隐蔽的角落。

  伸手将发髻拆了下来,又将外层的布衣扯了下来,仔细地把《莫项兵策》包裹好了,摘了几片树叶擦掉了脸上的黄泥,对着溪流看了看,最终还是掬起了一把溪水,细细的洗干净了脸上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应该就没人认得出来了。

  申时已近,还未走到前厅,便听见一阵嘈杂声。

  “沈家大小姐来了!”

  秦殷一抬头,便看到一袭红衣顺着目光就走了过来。

  红,是正红色,用银丝线纹着紫荆花的模样,衣衫单薄,却衬得女子身段窈窕,一头墨发松松的挽着一个髻,月白色璎珞斜入鬓中,偏生一股大气出来。

  黑葡萄一般的眼珠仅一个流转间,顾盼生辉,不知勾走了多少公子的魂魄。

  沈家有女名乔,倒实在是个一等美人。

  可秦殷无暇欣赏,她需立刻找到一个较为隐蔽的位置,坐好,等待着考卷的下发,而至于这个沈乔如何,与她无关。

  然而那嘈杂声太让人分心,她也只得站定了脚步,等着人潮过去了,再寻位置。

  目光再度落在那抹红身上,而周遭跟在她身旁的竟是三个书童,两个在身侧,一个在身后,气派十足。

  还有几步远的距离,秦殷便一眼看到那挤出人群的刘知书,下意识地侧了身子,将长发拨了一些到脸颊上,挡住一大半的侧颜。

  “沈姑娘,上次送到府上的《易学女经》看了吗?家父说,此书对女子考学甚有用处,我便四处求了人找来给你了。”

  刘知书的目光一刻也不离开沈乔,缱绻痴情地让周围人都不禁唏嘘。

  沈乔站定了脚步,染了红色甲寇的纤纤手指摩挲了一下白皙光洁的下颌,沉吟一声道:“送我书的人太多,你说的那本……”

  刘知书脸上有一瞬间的难堪,却仍然满目期待地看着她。

  沈乔朱唇轻启,如黄鹂般的声音让所有学子都如痴如醉,“我想起来了。”

  “怎么样?”刘知书痴痴地看着她,等着欢喜之声。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佞臣》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3187531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3: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