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作者:奇乐桃|发布时间:2018-11-29 11:34|字数:3610

风起时,金银河水面微微波澜,看似幽静安宁,底下的黑暗却深不可测。

明珠台上鸟巢有鸟惊鸣,展翅扑向夜空,像是受到了梦魇的惊吓。

莉妃惊恐地叫出声来,意识到不当,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又压低声音,颤抖着向眼前的男人确认。

“什么?要杀皇上和皇后?之前不是这样说的啊,太傅大人说,只要让晴扬公主消失,以此事离间皇上和凤仪皇后的感情,我就能趁势而上,得宠后——”

太傅怒视打断:“够了!”

太傅紧紧抓住莉妃双肩,用力摇晃她:“你在怕什么?只不过是把计划提前一年,大权在握的时候,下达圣旨的人就是你我。我说的话就是天,我再也不需要看皇上的脸色行事,再也不需要被他一道圣旨束缚。”

两年前,他治水有功,用最少的赈灾拨款安抚江南一带民众,为皇上得人心平动乱,再加上容貌俊朗,才气横溢,能说会道,破格被提为太傅。

莉妃入宫后,本无意争宠,只因她心中另有所爱。

就在两年前,她重遇旧爱,她让太傅带她远走高飞,不愿在后宫中备受欺辱,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

【不,你要留下,我也要留下来,你成为皇后,我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上只懂得花前月下诗情画意琴瑟和鸣,根本不懂治国之道,只有我能守护这片山河。】

太傅的野心,远远超乎莉妃的想象,但是为了爱情,她愿意做任何事,谋害一直照顾她、信任她的凤仪皇后,陷害经常欺负她的贤妃,甚至弑君。

“我明白了,两年前我就打算结束这无趣的一生,是你来到宫里,来到我身边,我才想活下去。”

莉妃深呼吸口,投入太傅怀中,为了所爱之人,黑白对错,他人的生死,她都能够假装看不到。

“凤仪皇后视我如亲姐妹,对我毫无防备,我深知她和皇上的喜好。晚宴上他们喝了不少酒,却没有多吃菜肴,我现在就去准备,为他们送去宵夜。”

宵夜里面会放入软骨香,只有淡淡的香味,会跟食物的香味融合在一起,不易被察觉,却能够令人全身乏力,无法抵抗。

这是太傅去年前往西域谈和时带来的异族香药,从那时起,他们就在策谋着不久之后的叛变。

莉妃端着托盘,一碗翡翠金边瓷碗装盛的甜汤,是为凤仪皇后准备的;一碗七彩浮雕瓷碗装盛的鲜虾干贝香粥,是皇上最爱的冬夜宵夜。

端起翡翠金边瓷碗的时候,凤仪突然笑了一下,低声说了句:“时间不同,命运的轨迹似乎没变,真神奇。”

莉妃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凤仪和皇上把两碗宵夜都吃得干净。

“妹妹,你是个多情的人,你对人有情有义,姐姐心里都清楚。你本质不坏,千万不要被宫中一些不良的人事沾染,让自己栽进了泥潭,泥足深陷。”

送莉妃在门口,凤仪拉着她的手,轻柔地叮咛嘱咐,莉妃脸色一变,眼中也藏不住悲愁和泪花,几次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出真相。

走到宫门的时候,莉妃还停驻了几秒,终究没有回头来,加快脚步,消失于漆黑。

“最后她还是没有向我们坦白。”洛龙把刚吃下去的粥都用催吐剂催吐了,又把一颗催吐剂递给凤仪。

“那就只能放弃A方案,退而求其次,执行B方案,怕吗?”凤仪从银盆里取出毛巾,亲自帮洛龙擦拭嘴角和脸颊,冲他微笑。

她刚刚到现代世界的时候,一切都是陌生的,糊里糊涂,弄不清楚状况,全靠洛龙不时毒舌她,提点她,督促她,她才能迅速掌握现代知识和技能。

第一次落水,差点被过去的意识拉拽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些被谋害的碎片记忆,陷入彷徨失措状态的时候;职场上碰钉子遇挫的时候;所幸有洛龙始终陪伴。

“啧,有何可惧?拼一把,既能帮皇上和朝廷铲除奸臣逆妃,又能救晴扬公主和安轲性命,还不需要再留在宫里头当你的小太监。”

洛龙紧紧握着凤仪的手,直到宫女传来有紧急信函的通报,两人松开手,并肩走向大门,同时打开大门两边,把门外的宫女吓一跳。

“皇后、皇上。”宫女吓得条件反射就跪下去,双手颤抖地乘上一封信:“太傅大人命人送来的急函。”

凤仪和洛龙相视一笑,该来的总会来。

奉上的美食中有软骨香,之后又是密函约见,接下来,会有一个神秘黑衣人来暗算他们,他们无力抵抗,会掉进金银河。

“这套路,不是就跟一年后你会遭遇的事情一样?我们这样算不算未卜先知?”

他们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洛龙感觉到凤仪抓着自己的手加大了力气,悄悄附在她耳边,暖暖的气息瞬间驱逐了内心的寒颤和身体的寒冷。

凤仪侧脸看向洛龙,笑了笑,用力把他推开,在那只手碰触到凤仪背后的时候,她身手敏锐地反身擒拿,将穿着黑色斗篷衣的人摔倒在地。

莉妃红着眼圈,咬着嘴唇,惊疑不解地望着凤仪:“为,为什么?我明明——”

“你加到我们宵夜里的软骨香,份量并没有一年后的多,可见一年前,现在的莉妃还能回头。莉妃,我已经不配当皇后,只要你愿意,你一定能成为比我更好的皇后。”

凤仪拉着莉妃的手,没有责怪和怨恨她,对她一如最初的姐妹温情。

莉妃想起,初入宫时,遭到污蔑,被欺负,被排挤,遭受怀疑的时候,全都是凤仪帮她查明真相,每一次凤仪都选择站在她身边支持她。

两年前太傅入宫之前,漫长无望的那段日子,是因为凤仪,自己才能够活下来,才能够活着跟太傅重逢。

为什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莉妃痛哭起来,紧紧拽着凤仪的手:“快,否则,来不及了,晚宴上,最后的灯笼果,大家都觉得特别新奇,那是太傅准备的。”

灯笼果外裹一层如灯笼的外衣,里面的果实光滑漂亮,入口是淡淡的清香和甜味。

除了在现代世界吃过很多的洛龙和凤仪,在场的人几乎都吃下了太傅准备的灯笼果。

灯笼果的外皮内沾了软骨香,晴扬公主吃了,安轲很可能也吃了,或者碰触到了软骨香的药粉。

“声东击西?”

洛龙心中暗想:宫中明争暗斗,各怀阴谋鬼胎,每个人都在自己所处的位置上身不由己,每个人内心都有无法消除的欲望和野心,真是比职场复杂、黑暗的多。

看来,在职场混的风生水起的自己,要想在皇宫中施展拳脚,还要跟凤仪多学学。

莉妃急哭了,凤仪却一动不动,望向公主行宫,幽幽道:“皇上应该按计划去保护晴扬公主——”

果然,人声、脚步声交织在一起朝金银河畔而来。

没有参加晚宴的皇上,谨慎小心、滴水不沾的安轲,他们都没有食用太傅准备的灯笼果,在太傅要对晴扬公主下手的时候,当场将他制服。

“两个皇上?”莉妃和太傅看看洛龙,又看看皇上,这才明白他们中计了。

事情败露,太傅竟挣开侍卫,冲向站在金银河畔的洛龙,一把将他拦腰抱住,冲落金银河。

“太傅!”

“洛龙!”

莉妃和凤仪齐声呼唤自己挚爱之人,皇上满目悲哀:他以为自己坐拥后宫三千,其实连一人心都得不到。

莉妃为了追随太傅,毫不迟疑纵身跃入金银河,凤仪却在金银河畔停了脚步,她回头望去。

皇上眼中悲戚,晴扬公主却对她点着头,张合着嘴唇,仿佛在说着“回去吧,凤仪,那里才是你应该回去的地方。”

安轲则大喊道:“皇后,不,凤仪,去追求你的爱情和自由吧,我只希望你能幸福,不管在哪里。我会留在皇宫,代替你守护皇上,护皇上一生平安。”

这一次,安轲选择留下,他不需要再追随凤仪而去,因为凤仪身边有了能够与她携手相伴的人。

【凤仪皇后,这是我唯一能够为你做的事情,也是我对你的心意。我会在皇宫中,用一生去思念你,祝福你,代替你守护你重要的东西。】

安轲的声音越来越遥远,耳朵里不断涌入潮水、海浪的声音,安轲、皇上和晴扬公主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凤仪也分不清楚,是金银河的河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还是永别的难过眼泪模糊了视线。

这一次,真的要跟皇宫,要跟皇上,要跟安轲他们永远分离。

但是,她的身边有洛龙,她想留在洛龙身边,无论去往何处,无论变成谁。

凤仪看到莉妃紧紧抱住不断往下沉落的太傅,而她没办法伸手去抓住莉妃和太傅,她用尽所有力气抱紧洛龙,两人相依着,就像刚要开始一次安眠。

泛白的世界,安查理睁开眼睛,感觉刺眼,又轻轻闭上,但是他听到了罗思妮激动的声音在喊“安查理!”

“总觉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陌生人,但是,我一直很想你,很想见你。对不起,思妮,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一个人去远方。”

在梦中,安查理隐约记得,他遇见了两位优秀的时尚策划人,经历过很多离奇的事情,还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而这些,对安查理来说,都只是一场虚幻缥缈的梦。

他谨记的真实,是自己冲出马路,被疾行而过的汽车撞倒的疼痛。

罗思妮紧紧抱住安查理:“我们结婚吧,安查理。你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必须对我负责,我再也不会说什么没关系的话。”

安查理回抱了她,这份温暖的爱,也许能够慢慢治愈所有伤痛的情绪。

康佳樱、蒋菲、品川,还有很多尖锐的声音,叽叽喳喳,跟窗外树上的鸟儿们一样,不知道在争论什么。

凤仪感觉自己的手握着什么,睁眼去看,原来是自己的手被洛龙的手紧紧握着。

就像那次她们先后跳进海里,被人们捞上来的状况一样,这次他们也紧握彼此的手,从那个冰冷的世界回来了。

“江凤仪,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

洛龙闭着眼睛,微笑着,用耳语的声音,轻柔地感叹。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皇后驾到》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7/3335963 阅读此章节;

2020/9/30 13: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