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五帝钱(二)

作者:林盏|发布时间:2017-03-12 12:00|字数:2977

  因为折腾了大半夜,回到冯景轩家的时候白穆连澡都不洗就倒头大睡,冯景轩本想拽他起来,但看到白穆疲惫的样子也就算了。

  第二天的中午,白穆才醒过来,洗完澡之后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畅得不得了,似乎又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白穆伸着懒腰走到客厅,看到了冯景轩正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研究着放在面前茶几上他昨晚捡来的铜币,旁边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而电视机上播放着午间新闻,正好播放到昨晚白穆亲眼目睹的那场凶杀案。

  昨晚的死者,是一家古玩店的店主,叫张继。

  在古玩这一行里面混的,或多或少都会因为某些原因招人记恨,或夺人所好或不愿割心头肉或倒卖赝品,但是去到杀人这一层面倒是很少,这得多大仇啊。

  白穆皱起眉,走到冯景轩身旁坐了下来,疑惑道:“哥,怎么样?研究出了什么没有?这串铜币的市场价是多少啊?”

  冯景轩把桌子上的五枚已经拆散的古币一一翻了个身,白穆凑近一看,发现五个古币都是背面朝上。

  “这五个古币,从左到右依次为顺治到嘉庆时期的古币,而这背面上的字,就是判断这些古币价值的关键所在。”冯景轩说着朝白穆看了一眼,顺便把一旁的电脑推到了白穆面前给他:“至于价格,你自己看!”

  白穆凑近电脑,上面是冯景轩已经搜集好的资料,看来冯景轩是想白穆趁此次机会让他顺道学习一番。

  白穆先是看了一眼桌子上铜币面上的字,顺治通宝古币上面,穿孔左边是上下写的“一厘”,右边是“同”字,按照古时的书写次序,应该是“同一厘”。

  “同一厘。”白穆顺口念了出来,紧接着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边滑动鼠标一边认真搜索着这三个字眼。

  “同”即是在大同铸钱局所铸造的铜币,“一厘”则是当时的流通价值,值银一厘,表明当时钱与银的比价。按照不同的品相排比,如今的市场价在1000到6000不等。

  剩余的四枚铜币分别是康熙通宝背大台、雍正通宝楷书小平背宝南局、乾隆通宝背汉文“二十四年”、嘉庆通宝背天下太平。

  有了刚才的规律,白穆也很快地知道了后面的字所代表的意思,价格也就估计出了个大概。白穆得知价格之后,惯性地吐了句脏话,谁能想到,要了人命的这几个铜币,也就值个万把块呢。

  冯景轩在一旁冷笑了一下,开始揶揄起了白穆,他说:“这古币按照市场价来算是值这么多,但是古玩行业里面总有各种莫名其妙的有钱人愿意出高于市场价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来购买古玩。”

  白穆一愣,忆起了昨晚冯景轩说的话,有人让柏然寻找五帝钱。

  “你昨晚说的有个人找柏然寻找五帝钱,他们出价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拿这串铜钱去试试?”白穆试探性地问道。

  冯景轩望向了白穆,一脸严肃:“他们出的价格确实比市场价要高出很多,不过你这种嗜钱如命的性格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刚从鬼门关回来就忘了,什么时候丢了性命都不知道!”

  白穆觉得冯景轩有些不可理喻,他加大了点声音道:“有人愿意高价买,我们就去试一试有什么不可以?!我可不想一辈子都靠你养着,说不定卖了这几个小玩意,我就能吃一辈子了。”

  “你少来了,我说你虽然平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你的脑筋钝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惊讶。我问你,你会愿意花一百块去吃一碗普通的白米饭吗?”冯景轩问道。

  白穆看着冯景轩,蹙眉思索几秒后回答说:“如果我很饿,又只有这一碗米饭的话,也许会!”

  “那就对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的。”

  白穆听了之后眉头一皱,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这背后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冯景轩点了点头,开始跟白穆说起了那个出高价让柏然寻找五帝钱的人。

  那个人叫徐峰,是一个“跑道儿”。所谓“跑道儿”,说直白点就是古玩中介人,靠着帮人有目的地寻找古玩。找到买家需要的古玩后,便让买家、卖家和中介人三方面对面进行看货、交易,如果交易成功,“跑道儿”则能从买卖双方手上各赚取一笔手续费,这种方法是正规的,古往今来都是这个规矩。

  但是古董行里的奸诈之人不在少数,许多人都是靠着“跑道儿”找到好货或买卖家,然后看货交易时故意假装不合适,事后再私下跳过“跑道儿”进行交易,省下手续费,这叫“抄后路”,是丧失职业道德的行为,在古董行里是非常不耻的。

  为了防止买卖双方“抄后路”,有些机智的“跑道儿”找到货后,会先跟卖家谈好一个价格,然后不付款取走货物去交易,这叫“活拿”。

  “活拿”的好处不仅能够保障“跑道儿”的利益,还能通过将货物卖高价来赚取更多的钱,保证了卖家的最低价后,多出来的全归“跑道儿”所有,行里人称之为“戴帽儿”。

  而徐峰,就是这种擅长于“戴帽儿”的人。

  白穆豁然开朗,像徐峰这种懂得精打细算的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所以如果他出高价寻找五帝钱,那么那个背后的买家的价格只会更加高。

  紧接着冯景轩的话让白穆更加大吃一惊,他说:“徐峰寻找五帝钱,一开始出的价格也只是市场价,但是因为长时间都寻找不到合适的,逐渐就涨到了五十万,这背后的买家出价之高可想而知。”

  “一串市场价上万的铜币,花上百万来买,确实很不正常!”白穆又结合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来想,如果是为了几十上百万要一条人命,其实也说得过去,但是再细想,却又觉得不太对劲,别人为了这些钱可以杀人,但是张继宁死不屈只是为了钱,那就说不过去了,虽然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张继的举动并不像为了钱!

  白穆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冯景轩,冯景轩也表示认同,他点了点头,拿起了一枚铜币放在眼前说:“其实,关键应该就在这五帝钱上,我觉得,这里面应该藏着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绝对劲爆,不是几百万就能够搞定的。”

  白穆此时才猛然明白过来冯景轩之前的话,他之所以让自己别打这铜钱的主意是有道理的,一串隐藏着秘密,会招来杀身之祸的铜钱,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敬而远之最好不过,别说拿出去引人耳目,就算是揣在手里都会让人惴惴不安。

  但是退一万步来说,白穆就算不打这铜钱的主意,他还是因为张继死之前的举动而想弄清楚这背后的事情,这就像是长在心里面的一根刺,如果不想办法拔掉,永远都不会舒服,而拔掉的唯一方法,似乎除了把事情调查清楚,别无选择。

  “好了,现在古币这件事也已经告一段落了,我们来谈谈别的吧。”冯景轩一边把桌子的五枚铜币用红绳串号,一边看似无所谓地对着白穆说话,这却让白穆猛地一个颤抖,他觉得有点大事不妙了,于是站起来就要溜走。

  “你走一个试试!”冯景轩的话依旧淡定,但是听起来却带着无法抗拒的威严,白穆差点就觉得自己要转身跪下,然后哭着说“我再也不敢了!”

  “行行行,谁让你是我哥呢,我就坐这里,你要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吧!”白穆知道冯景轩要说什么,也深知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实在不该。

  “教训你什么?你自己都奔三了,又不是小孩子,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就给你提个要求,以后别不接我的电话,别玩失踪,我担心死了倒无所谓,阿姨可折腾不起!”冯景轩口中的阿姨,就是白穆的母亲宋秀荷。

  白穆心一顿,被冯景轩的话说得既有些小感动又有些惭愧,他嘟囔道:“我还风华正茂,我还风华正茂呢。”说完这个,他站起身,拿出手机,“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走了两步,听到身后的冯景轩笑了两声,道:“诶,我跟阿姨说你这几天都在我这呢,你可别说穿帮了啊!”

林盏说:

求点赞,求收藏!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古币迷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3187790 阅读此章节;

2020/10/30 9:5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