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重返现场

作者:林盏|发布时间:2017-03-15 12:00|字数:3848

  白穆爽快地答应了刘韬要吃海鲜大餐的要求,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和刘韬先后上了后座,上了车之后白穆把手放在前面的靠垫上,视线正好落在自己空空如也的左手腕上,他的心猛然一顿,漏了一拍,他手上一直戴着的那串白丰给他的沉香手串怎么不见了?!

  那可是白丰交代过要好好保管的,意义也是非凡,自己一直都不离身,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白穆有些慌神,他努力地回想着最近到过的地方,觉得极有可能是昨晚在垃圾场弄丢了。

  想到这,白穆也不管刘韬在一旁笑得多开心,直接开了车门把刘韬推了下去,刘韬一脸茫然地看着白穆道:“穆哥你干嘛?”

  白穆一脸抱歉道:“小韬子,我突然有点急事,今天的事你千万给我保密,海鲜大餐先欠着你的,下回一定请你!”

  白穆说完也不管刘韬答应不答应,猛地关上了车门,对着司机说道:“师傅,去南郊!”

  给司机报了个地址之后,白穆摇下车窗,朝着渐渐后退去的刘韬挥了挥手,刘韬的失望全都写在了脸上,一个人嘟囔道:“你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最多我吃便宜点的还不行吗!”

  白穆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的时候,从车上的后视镜中看到了司机正露出疑惑的神情在看着他,正纳闷着的时候却听到司机开口道:“这南郊昨晚可是出了命案啊,小伙子你往那跑干嘛?”

  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白穆本来不太想搭理他,回了一句“没干嘛”之后便摊在座位上思索着事情,但是司机似乎感受不出白穆的冷漠,自己依旧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没了,从被害者是被抢打死的到怀疑是仇杀,似乎他知道了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般。

  最后司机还提到死者名字叫张继,他还曾经去过张继的古玩店,这时候白穆这才来了点兴趣,他直起腰板,把脸凑上前去,问道:“师傅,你知道这张继的事情?”

  司机眉头一皱,声音放低了些许,神秘道:“我就等着你问我问题呢,我跟你说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白穆迫不及待地问道。

  司机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道:“大半个月前,我曾经在他古玩店的那个街口载过他!”

  开往南郊的路上,白穆给南极酒吧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最近这两三天有没有人捡到一串沉香手串,那边的工作人员也是实诚,直接告诉白穆没有,就算真的掉在酒吧被人捡到,人家也是直接带走了,怎么可能交给酒吧。

  白穆无法反驳,内心几乎是绝望的。

  到了南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穆一下了车,司机一改刚才唠唠叨叨热情的形象,白穆刚关上车门,他就马上开车一溜烟就跑掉了,半秒也不作停留,白穆举起来准备跟司机挥手的手有些尴尬地停下,一耸肩,表示无所谓了。

  看着司机开车走远之后,白穆才缓缓转身,看向垃圾场的方向,那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司机为什么跑那么快,垃圾场那边看起来阴森森的,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往那个方向走。

  而白穆毕竟昨天晚上才从生死关头给逃出来,今天却要再次来到这个危险之地,说自己不慌那都是假的,若不是为了那串沉香手串,他是打死都不想来这鬼地方了。

  白穆先是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情况才迈步朝垃圾场走去,可刚走了两步,肚子就不适宜地叫了起来,白穆摸了摸肚皮,有些后悔没吃了饭再过来,要是遇到坏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力气招架。

  他懊恼地一边想着一边把手机调了静音,然后在路边挑了一根趁手的木棍捡了起来,虽然这对于抢来说不堪一击,看起码能够给自己壮胆。

  走近了垃圾场白穆才发现,垃圾场周围都被警戒线围了起来,白穆这才想起了白天时候看的新闻,新闻里面说是垃圾场的工作人员早上过来的时候发现的尸体,随后就报警了,这整整一个白天的时候,够警察们把现场给给搜了个遍了吧,要是手串真的是昨晚不小心落在这里的话,估计也被警察给带回警局了吧。

  白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子循,刘子循是一名警察小队长,跟白穆算是挚交,关系虽然不如冯景轩但也很铁,而这个垃圾场所属的片区恰巧是归他所管,白穆虽然不想让刘子循知道昨晚的事情,但不问一下又怕自己白做工。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白穆还是决定先给刘子循打个电话,既能套一下他的话看看这手串有没有落在这被他们带走了,同时还能顺带问问案子情况,说不准能够知道些什么对自己有用的线索。

  电话接通之后,白穆刚张开嘴,话还没说出来,刘子循倒是反客为主地先调侃起了白穆来:“喂,怎样?听说你最近有点低迷,电话都找不到你,天天流连酒吧买醉去了?要不要这么怂啊你!”

  电话那头能够听得到嘈杂的讨论声,估计刘子循还和同事们在讨论着案子,不过刘子循这么忙还惦记这自己,虽然是被动了点,但也算是没白费自己之前帮了他一个大忙。

  “低迷就不会想着给你打电话了,人总是需要点私人时间静一静的吗。对了,听说今天你负责的片区出人命了?”白穆直接转移了话题。

  “怎么?你有线索?”

  “没有,你知道我的,我就是好奇,想问问。”

  半年前的一件凶杀案,多亏了白穆的帮忙,刘子循立了头功升职,也才成就了他今天的这个小队长,白穆这个好奇心重的个性,别说刘子循,但凡跟他有点交情的人都是知道的。

  电话那头的刘子循哈哈笑了两声,随后又叹了口气,兴许是怕旁边人听到,白穆听到了刘子循走路和开门的声音,应该是离开了房间,就连说话声音也变小了不少:“今天一大早接到了电话,我就带队过去勘察了现场,整个垃圾堆都被翻了好几遍,你知道的,垃圾堆里面全是垃圾,线索不容易被留下,我们除了弄了一身脏,什么都没找着!”

  从刘子循的话听来,这沉香手串应该并没有丢在垃圾场,不然应该会被他们发现。末了,他们随便聊了几句其他的话便挂了电话。

  白穆站在警戒线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抱着一线警方没找到的希望钻了进去。

  熟悉的恶臭扑鼻而来,白穆不禁皱了皱眉,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却又不得不往前走去。

  周遭安静得只剩下白穆踩到地面垃圾发出来轻微碎响。虽然这里人影都没一个,但是灯还是照常亮着,白穆望了望四周,除了成堆的垃圾和一些垃圾桶之外,一片空旷,他心里微微有些胆怯,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来壮胆,朝着昨天自己躲着的方向走过去。

  白穆在自己昨天躲的地方附近拿着棍子开始翻找垃圾,可是翻了许久也没找到什么,如同刘子循说的一样,只招惹了一身脏。

  白穆这下可算是死心了,他没好气地把棍子扔到一旁,却猛然看到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地面上,黑影的手中还举着一根棍子,白穆心一缩,赶紧一个侧身滚到旁边。

  啪——

  重重的一棍打在了白穆方才站着的位置上,白穆心凉了半截,要是这一棍打在自己脑袋上,那不是要开花了吗?他这时也看清楚了,这个想偷袭自己的人,戴着跟昨晚那群脸谱面具人一模一样的面具,看来是同一伙。

  脸谱面具人不由分说,双手举起棍子再次狠狠朝在地上的白穆打下去,白穆又翻了一个滚,险险躲过,手上刚好碰到一坨黏糊糊的脏东西,虽然触感恶心,但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他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咬牙,抓起那团东西就朝脸谱人的脸上扔去,脸谱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弄乱了阵脚,急忙地伸手去拨开,白穆趁着这个机会迅速起身,接着一蹬地面一跃而起,一脚踢向了脸谱人的脑袋。

  长期在外混的人,没有几招防身怎么行,白穆可是有练过的,要是空手打起来,可不见得会输给眼前这人。

  脸谱人被白穆这一脚踢晕了脑袋,他手中的木棍都拿不稳掉落在了地上,只见他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的时候才站稳,紧接着他猛地甩了几下脑袋试图让自己脑袋不眩晕,但却不小心把面具给甩了下来。

  白穆冲过去想再给那个脸谱人一击,但是却在脸谱人面具掉落下来的时候顿了顿,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脸谱面具人真实面目,脸谱人就已经转身逃跑。

  白穆跑过去捡起脸谱,看了一眼,也朝着脸谱人面具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一直追出了垃圾场,外面没有灯光,很难看清楚路,白穆看着脸谱面具人跑进黑暗中后便停了下来,谁知道黑暗中会不会有什么埋伏,而且昨天这些脸谱面具人可是有枪的,他才不要去冒这个险。

  突然,身后传来窸窣的声响,像是有人轻轻地踩着地面的声音,白穆的心猛然一紧,他一个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拳打过去,果不其然,他的身后是有一个人,那个人身后还听敏捷,不仅身子一偏躲过了白穆的这一拳,还张开手包住了他的拳头。

  “混蛋,袭警可是犯法的。”声音想起来,白穆觉得很熟悉,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个人人竟是刘子循。

  原来刘子循觉得白穆是个耐不住好奇的人,跟他通了电话之后就觉得他会擅自跑过来,正好他没有什么头绪,也想再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两个人影跑出垃圾场,认出其中一个是白穆之后他就跟了过来。

  “喏,我又帮你立功了!”白穆把手中的面具递给刘子循。

  刘子循接过面具后,白穆看出了他脸上的几分疑惑,于是解释道:“就是刚才逃走那个人的掉下来的,我怀疑啊,跟昨晚的凶杀案脱不了干系。”

  刘子循刚想开口说什么,白穆生怕他再问什么会让自己暴露,于是一把搭过他的肩打断了他,望着远处黑暗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没开车吗?停哪了?你不用谢我,就请我搓一顿吧,我还没吃饭呢,饿死了!”

  “行啊!想吃什么?”刘子循也够爽快,完全不知道白穆的套路。

  白穆眼睛骨碌一转,狡黠一笑:“海鲜大餐!”

  然后那头刘子循去开车,白穆就偷偷给刘韬发了信息,心中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可是省了不小的一笔钱,可是在回市区的路上白穆想着这件事却不禁有些小失落,自己以前花钱从来都不眨眼,现在沦落到这地步也真够讽刺的。

林盏说:

喜欢的话记得点赞收藏哦!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古币迷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3187793 阅读此章节;

2020/10/30 1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