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杀猪行动

作者:林盏|发布时间:2017-03-18 10:00|字数:3809

  和胡老板约定好之后,白穆和冯景轩把他送上了离开的出租车,等出租车走远了之后,白穆猛地一拍冯景轩的肩膀,道:“哥,你果然厉害啊,之前你说那是暗号我还不相信呢,想不到这老狐狸也是够狡猾的,要是我贸然行事,那可中了他的道,肯定出师未捷身先死!”

  冯景轩倒也不客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那是当然,你以后就跟着我好好学吧。话说回来,我们在胡老板面前装新手,到交易的时候在一旁看热闹,有钱拿,还能学本领,何乐而不为呢?”

  白穆猛地点头,面上笑得合不拢嘴,心中激动万分,如果这次行动成功了,可要赚到他古玩事业里的第一桶金了!而且,说不定还能从徐峰那里得知这五帝钱的秘密。

  “那徐峰那边的事情,就你来搞定啦,可千万不能太唐突让他有半点疑心才行。”

  “放心吧,古玩这东西本来很多时候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就是随时打个电话给他,他不会起疑心的。”冯景轩胸有成竹道,末了又看了看白穆,正色道:“你看我为了你,都不顾职业道德跟你坑蒙拐骗了,你得答应我,这事完了之后,看情况慢慢收手,真相如果真的不好查,那就交给警方。”

  白穆心里当然不太乐意,不过冯景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哪还敢直接拒绝,于是只好点了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

  当天晚上,冯景轩就联系了徐峰,一开始冯景轩先是试探性地问了徐峰有没有找到之前要找的“五帝钱”,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之后,冯景轩才进入了正题,说自己托朋友拿到了一串,正是徐峰要找到。

  徐峰那边并没有半点怀疑,而是激动地询问情况,最后冯景轩跟他定好了时间地点,这事也算是成了一半。

  跟徐峰碰面的这一天,冯景轩载着白穆去接了胡老板,见到胡老板的那一刻,柏木和冯景轩都惊呆了,胡老板今天穿了套西装,带了顶帽子,还驻了跟拐杖,行头十足像有钱的大老板,跟之前在小市场的老大伯形象简直有着天壤之别,看来是真的下了血本,而且看起来胜算也十足。

  接到了胡老板之后,白穆他们三人才一起去了跟徐峰约定好的交易地点——桃湖酒店。

  地点是徐峰自己定的,本来古玩交易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按照正常的情况都是选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进行,这徐峰倒好,选了一个人流最多的酒店。桃湖酒店在这城市里十分出名,有80 %的古董拍卖会都是在这里进行的,今天还有一场陶瓷拍卖会,是在三楼的主大堂举行。

  “这徐峰会不会是打的什么鬼主意,三楼有个陶瓷拍卖会,他跟我们约的地点就在隔壁的那个小会议厅。”白穆看着门口的那张陶瓷拍卖会宣传海报,有些捉摸不透地问道。

  冯景轩耸耸肩,一副不清楚但又无所谓的样子,他指了指一旁的胡老板道:“我不懂啊,古董这行还是胡老板厉害,反正今天有他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操心!”

  白穆两眼一瞪,打心里狠狠骂了冯景轩一句,这混蛋倒是挺能装,为了装新人已经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别管他搞什么鬼,总之今天我肯定是要拿下了他。”胡老板也毫不谦逊,一脸信心十足。

  白穆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冯景轩是充当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介绍拥有五帝钱的胡老板跟徐峰进行交易,而白穆,则是胡老板的小跟班。

  白穆还特地给这次行动取了个名字——杀猪行动。

  白穆他们坐着升降梯直接抵达三楼,路过大堂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拍卖会进行得如火如荼。

  走到约定好的小厅门口时,白穆刚想伸手推开门时就被一位守在门口旁边的服务员拦了下来。

  “三位,陶瓷拍卖会在隔壁的大堂。”服务员笑得一脸灿烂,却让白穆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脏话,这分明就当他们是白痴看待,大堂门口写着那么大的字,他们会没看到吗?!很明显他们就是冲着小厅来的!

  白穆张开嘴,刚想发挥一下自己“小跟班”的作用来跟服务员说明来意,胡老板就一抬手,意思是让他停下来,白穆虽然不爽,心想着还真当你是我主子啦!但表面上还是很“狗腿”地停了下来。

  此时冯景轩也很有礼貌地凑到服务员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之后,服务员点点头,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来这么热闹的地方,还搞得这么神秘,生怕不引人注意吗?”白穆知道刚才冯景轩在服务员耳边说的是徐峰给他们的暗号,对得上才放人进去,于是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片刻之后,服务员开门走了出来,把白穆他们都请了进去,而他自己继续在门口站岗。

  进了屋里,白穆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观察这里面的环境,当然动作不能太明显,经过快速地扫描,他发现这小厅布置其实非常简单,屋子的中间摆着一张窄长的会议桌,上面放着些茶点,四周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就是一般的酒店会议厅装潢。

  而让白穆深感意外的是,这里面竟然只有徐峰自己一个人,白穆进来之前还在想,弄得这么神秘,里面起码也有三五个人吧。不过只有徐峰一个人也证明了冯景轩之前和他说过的一个事情,那就是这个徐峰背后肯定有一个更高价的买家。

  徐峰站在会议桌边上,看来是早有准备,一看到有人进来,马上就堆着满脸的笑容迎过来,先跟冯景轩握过手之后,又跟胡老板握,然后有秩序地给他们安排了座位。

  “景轩你是拉线人,你坐中间,这位老板您坐这。”

  这坐的位置似乎也有讲究,冯景轩作为中间人,坐到了长桌最边上的位置,而他的两旁分别由徐峰和胡老板相对而坐,这样子方便面对面交货和交流。

  白穆本来想坐到胡老板的边上,但是膝盖还没屈下就如被电击一般顿住,默默地退到了胡老板的身后站着。

  白穆心想,跟班就应该有个跟班的样子!

  “这位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提到那个老板,姓胡,他手上就有一串你找的铜钱,版别一个不差。”冯景轩说道最后半句的时候,故意降低了音调,显得紧张又神秘。

  “胡老板,幸会了,能让我看看那串铜币吗?”徐峰两眼发光,脖子伸长地看着胡老板,看来他是真的很心急,而这背后驱使他如此的,肯定是一大笔钱。

  相比起来,胡老板倒是显得冷静了许多,他对着徐峰淡然一笑,道:“小伙子,你可是买家,规矩你不懂吗?不让卖家看到点诚意就想先看货,没有这个道理的。”

  之间徐峰面上表情一僵,然后惭愧地自责道:“哎呀,对对对,你看我,一听到这好东西都激动得都忘了。”

  徐峰边说边弯腰从脚下提起了一个箱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按开箱子上的扣子打开,露出了里面没有什么光泽却无比耀眼的钞票来。

  白穆望着那些钱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这简直就跟拍电视剧一样,想不到在这个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让他体验了一把这种豪放的交易方式,如果徐峰没出什么幺蛾子的话,那这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他们说好的八十万。

  冯景轩作为中间人,他有权去维持好一个交易的正常进行,所以他伸出手检查了那一箱子的钱,而白穆也在得到了胡老板的指示之下走过去检验了一番。

  确认了那些钱是真的后,白穆朝着胡老板点了点头,胡老板会意之后才笑了笑,道:“徐先生这么厚重的情义,胡某是感受到了,东西可以让徐先生过过目。”

  语毕,胡老板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锦盒,白穆走过去接过锦盒,送到了徐峰的面前,动作流畅毫不做作,他自己在心底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敬业了。

  徐峰打开锦盒,把里面的那串铜币给拿了出来,目光贪婪地看着它们,逐个念着古币上面的字,表情异样激动。

  “大同,台湾,长沙,新疆!年号和铸造地都对得上,果然就是我要找的那一串,总算是找到了!”徐峰虽然很激动,但没有被冲晕头脑,在感慨过后便从一旁拿出工具箱,从里面拿出鉴定工具开始有模有样地鉴定了起来。

  白穆在一旁看着极其认真的徐峰,心里面非常紧张,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被识破,毕竟这是一笔大买卖,若是这徐峰稍微看出半点差池来,这生意随时泡汤不可。

  白穆不安地瞟了一眼胡老板和冯景轩,发现胡老板依旧是面不改色满脸从容淡定,似乎认定了那串五帝钱就是真货,徐峰绝对不会研究出什么异样来一般。而冯景轩也正看着徐峰,只是眉头微蹙,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

  徐峰先是用放大镜把那几个铜币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然后拿着度量尺测量每一枚的尺寸并做好记录,接着用手掂了掂重量,做这些的时候他一直在频频点头,似乎十分满意一般,这也让白穆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些许。

  做完了这些动作之后,白穆看到徐峰拿出了一根绣花针,开始在其中一枚古币上刺挑,白穆虽然不懂得徐峰在做什么,但他知道,徐峰一定是十分认真地去鉴定这些古币的。

  随后,徐峰拿着绣衣针往古币上刺下去,接着放开手,绣花针倒了下去。

  白穆看得有些懵懂,轻轻蹙起了眉头,此时胡老板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他对着徐峰说道:“徐先生果然很在行,连这种冷门的探针测试法都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徐先生是在测试古币上面的锈迹,真正古币的上的锈附着力强,且坚硬,针是无法在上面扎稳的,而假币的锈具有轻微弹性,能被针用力刺上,针不易倒下。”

  “没错。不过胡老板过奖了,在下也只是略懂皮毛,只不过不想让自己的这全部身家都亏损掉而已。”徐峰也给胡老板回了一个微笑,同时轻轻拍了拍旁边的箱子,继续道:“这几个古币,无论是色泽,质地,外观的轮廓我都没有异议。”

  白穆听到这话,心中的大石彻底放了下来,想着这几十万终于要进入自己的口袋了,不过他刚准备去想怎么庆祝的时候,徐峰又说话了。

  “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疑虑,”徐峰面带疑惑,慢慢地说道,“解决这个疑虑,这些钱,就归你们了!”

  白穆一愣,心又悬了起来。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古币迷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8/3187796 阅读此章节;

2020/10/30 10: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