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夜去他家

作者:不栖|发布时间:2017-06-22 05:16|字数:3283

引子

1995年2月,西藏。

劲风暴雪就像是无数把利刃洗礼着耸立于雅鲁藏布江旁的米拉山。

极度缺氧,极度严寒。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闯入米拉山的人很难活下去,更何况是个小孩。

“喂,你还活着吗?”

在这海拔5000米的地方,没有能够避风的大树,小男孩就像是蚊香蜷成一团,硬邦邦的。

风声就像是狼嚎一样在她耳边呼啸,掩盖了所有细微的声音。

她凑到小男孩跟前,完全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活的,还是死的?”

她瞅着小男孩毫无血色的脸,再次发出质疑。

短短的时间,她的头上又一次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见落在小男孩鼻子前的雪未化,她皱了皱眉,下定结论:“都死硬了。”

一声叹息之后,她拍掉脑袋上重重的雪,站起身转身离开。

每踏出一步,地上的雪就会淹没她的大半个小腿。

不用半个小时,在地上蜷成蚊香的小男孩就会被风雪掩埋。

眼前铺天盖地的白雪晃得她根本睁不开眼。

还好,不管是怎样恶劣的天气,她都不会死在这米拉山上,不像那小男孩。

大雪中,她在地上踩出的脚印越来越模糊。

已经走远的她似乎想到什么,艰难迈开的脚步停了下来,立即又往回跑。

那小男孩手里好像有东西!

小男孩的手已经冻硬,如果她用力去掰的话,他的手指就会直接断掉。

要不要掰呢?

就在她盯着小男孩的手犹豫不决时,她发现小男儿像扇子一样的睫毛微微一颤。

一张小小的脸上没有丝毫害怕的痕记,她立即剥开小男孩身上的羽绒服,将自己的脑袋埋入对方的保暖衣里。

她的耳朵紧贴在小男孩冰凉的胸膛上,下一秒,她发出惊呼声:“竟然还活着!”

正文

火光弥漫,不断有尖叫声在他耳边响起,后来熊熊的火光换作茫茫大雪。

他这是在哪里?

“喂,你再不张嘴吃东西的话就会死。”

鼻尖萦绕着浓郁的血腥味,睁不开眼,想要求生的他用尽所有力气张开嘴。

果然。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是温热的生肉。

除了温热的生肉,还有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他冰凉的四肢渐渐有了温度。

是谁救了他?

听对方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小女孩?

她是一个人在这里?

为了确定他的想法,他艰难地睁开眼。

风雪中,他看到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女孩蹲在他面前,只是……

不断有猩红的鲜血从她断掉的手臂处流出来。

鲜血落在雪地上异常刺目。

心中生起难以言喻的惊恐,他颤抖地发出声音:“你之前给我吃的难道是……”

“唔……”

2017年4月的某个凌晨,宋煜哲从噩梦中惊醒,习惯性地拿起放置在床头柜上的呕吐袋,将自己胃中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

落地窗帘被拉开。

窗外,是上海不眠的外滩。

而玻璃窗上,则映出一张男子冷峻的脸庞。

一番洗漱后,宋煜哲站在落地窗前,拨通越洋电话。

“我现在就去刘家。”

宋煜哲用法文言简意赅地说。

与此同时,浦覃华尚医院。

“重医生,病人一切生理指标正常。”

“嗯。”重生取下口罩,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显示的时间,“12小时32分钟。”

推开手术室大门,看向一拥而上的病人家属,重生言简意赅地说:“手术很成功。接下来的注意事项,江医生会告诉你们。”

江白是重生的助理医生,也是重生的头号大粉丝。

看到重生顺利结束一台难度系数超级高,肝脾胃脏均破裂的抢救手术后,不带一丝疲惫高冷地踏着高跟鞋离开,江白忍不住晃动着脑袋,用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会向重女王大人表白!就算女王大人已经有了安医生……”

高跟鞋踏在走廊上的声音就像是肖邦指下激烈的钢琴声打破午夜的宁静。

这味道是……

“芝士烤大虾。”

重生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从内被人打开。

还没抬头朝站在她面前的人看去,重生已经猜出在办公室里等她的人是谁。

“安学长。”

下一秒,重生乌黑的眼映出安成长相温润的脸。

“饿了吧。我亲自做的。”

重生的目光随即移到安成放在保鲜盒内面上还包着锡箔纸的芝士大虾上。

她不饿。

但因为经历过12小时32分钟的手术。

这个时候,她应该饿。

唇角微扬,她再度将目光移至安成脸上:“很香。”

“快吃吧。”

安成说着将一次性手套递到她的面前。

“谢谢。”

安成发现,虽然他与重生已经订了婚,但两人相处的方式还是跟以前一样。

更确切来说,重生对他一直很客气。

“怎么了?”

重生正在吃虾,却察觉安成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脸上,她皱了皱眉问。

她并不喜欢别人停留在她脸上的目光时间太长。

就算是她的未婚夫,也不例外。

似乎猜到重生皱眉的原因,安成收回自己太过于灼热的目光说:“生生,你还是和过去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在华尚流传着有关重生的两大传闻。

第一,重生是华尚最年轻的外科医生。

第二,重生是华尚外科医生中的战斗机,最高纪录是连续做了36小时手术,下班之后还能自行开车回家。

以为安成是在委婉地吐槽她是战斗机,重生并没有听出言外之意,她笑了笑拿起芝士大虾说:“还好,有它补充元气。”

看到重生说完又埋下头忙着继续吃虾,安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吃完虾,安成提议送她回去,想到自己还要去工作室一趟,重生拒绝安成说:“我想做个spa再回去。”

被拒绝的安成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他一边将桌上重生吃剩下的大虾残骸打包扔进垃圾桶,一边笑着说:“生生,原来这才是你成为战斗机的秘诀。”

收拾好一切,安成洗完手刚一转身,他垂下的手突然传来重生肌肤柔软温热的触感。

在安成惊诧的目光之下,重生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笑着说: “虽然你今天当不了我的司机,但是你可以选择当我的保镖,陪我走到停车场。”

“好。”

在安成改变与她牵手的方式,与她十指紧扣时,重生并不觉得抵触。

之前重生的闺蜜康康有问过她,既然她不相信爱情,为什么要答应安成的求婚。

重生想也没想回答说:“安成做的食物很好吃。他对我的触碰,我并觉得反感。”

“咦。”康康皱了皱眉,明明是一米七六的身高,却突然像一只巨型八爪鱼挂在重生身上,朝着重生抛媚眼,“生生,你也说我做的水煮牛肉,炒的鱼香肉丝,烧的啤酒肥肠好吃。同样,你也不反感我的触碰。你这么会赚钱,又是包治百病的外科医生,干脆你嫁我好了,今后百年你的三餐全部包在我身上。”

那时重生愣愣掰开康康挂在她身上的手,一本正经地说:“第一,你拿得出手的就只有这三道川菜,我更喜欢吃粤菜还有川菜。第二,外科医生不能包治百病,包治百病的是爱马仕。第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除了个别自治县以及自治区对年龄要求放宽,在上海男满22周岁,女满20周岁才能够结婚,成为夫妻。很明显,你的性别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第四,你虽然包今后百年的三餐,但作为娶你的代价,我要包你今后百年的衣服,鞋子,包包,首饰,甚至是交通工具。从经济学的角度算来,我的回报率太低。所以……”

不用重生继续掰康康挂在她身上的手,康康已经一脸嫌弃地跑到饭桌前,喝了杯水压压惊。

“生生,就算我是男的。我也不会娶你的。”

以为重生会问她原因,结果重生却嗯了一声说:“康康,我也是。”

“……”

安成与重生十指紧扣走到医院负一楼的停车场,看到重生突然停了下来,安成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转身的重生直接吻了上来。

安成眼中的震惊转瞬化作灼热的火焰。

已经过了凌晨,停车场里并没有其他人。

得到安成的回应,重生这一吻持续了很久。

她与安成接吻的时候,安成喜欢闭上眼睛,望向安成写在脸上的温柔,重生乌黑明亮的眼却在安成看不到的情况下变得黯然。

以医学的角度来看,与自己不反感甚至是欣赏的人接吻,体内会迅速分泌一种叫做荷尔蒙的激素,促进人产生性需求。

但是……

不管她怎样吻安成,重生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啃一块猪肉脯,并不会像安成这样乐在其中。

一吻过后,安成发烫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沙哑地说:“生生,今晚去我家好不好?”

重生并不反感婚前发生关系,更何况她已经和安成订过婚。

望向安成比夜色更黑的眼,重生并没有犹豫。

看到重生点头说话,安成内心涌起难以言喻的激动。如果不是因为停车场有摄像头,他恨不得就在车上要了重生。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双面男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3187989 阅读此章节;

2020/8/13 16: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