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受伤的位置很尴尬

作者:不栖|发布时间:2017-06-27 05:10|字数:3230

宋煜哲轻轻拍了拍重生白皙精致的脸颊说:“好好在这里睡一觉。我已经劫了你的财,希望你别再遇到劫色的。”

宋煜哲说完将自己的手放在重生胯部的位置摸了摸,然后从重生紧身牛仔裤右边口袋里拿出远程遥控的车钥匙,发动轿车离开。

但是。

距离宋煜哲丢下重生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宋煜哲又驾着重生的车再次回到他丢下重生的地方。

看到重生和他之前离开时一样,静静地躺在大树下,宋煜哲用脚轻轻踹了踹重生白皙的小腿。

“不用装了。赶紧起来。”

但被他踢的人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宋煜哲发出一声冷笑,威胁道:“重医生,你要是还想继续装晕的话,我现在就去富锦路壹号公馆7座801杀了让你带烧烤回去的室友康康。”

吃货康康竟然在这个时候给她发短信。

她的手机放在车上,就算不解锁,这男人也可以通过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完全的信息,得知她有一个叫康康的室友。

她的包里面,有她的工作牌,还有她最近参保的一份保单。

保单上写有她的详细住址。

男人知道这些都不足以让她觉得惊讶。

在宋煜哲的威胁下,重生睁开眼,看向眼前长相妖孽,但没有半点娘气的宋煜哲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是医生,对人体的身体机能再熟悉不过。

就在男人试图打晕她的时候,她并不觉得自己调动肢体模仿失去意识时,肢体的状态有偏差。

为什么男人会看出她在装晕?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聪明。

想要通过这样的办法摆脱他的控制,只是她没想到就算她的肢体反应和真正晕倒的人反应一致,但她脉搏跳动的频率却没有改变。

就在宋煜哲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扶到树下时,重生并没有注意到宋煜哲细微的动作。

看到宋煜哲微眯着看向自己的手腕,重生立即反应过来,找到了答案。

“该死!”

重生紧皱着眉,低声骂了一句。

这样的重生在宋煜哲眼中反倒很可爱。

中枪的地方虽然没有伤及要害,为防止感染必须及时处理。

宋煜哲沙哑地咳了两声:“重医生,其实你已经很聪明。只可惜遇到的人是我。如果不想你室友康康受到半点伤害的话,请你处理好我的伤口。”

对方虽然用了一个请字,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重生好奇地问:“帮你处理伤口?你难道不怕我反而在你的伤口捅上一刀?”

在重生惊讶的目光之下,宋煜哲说:“每一个病人都有被救治的权利。重医生,这是半年前,你在抢救一个不慎从七楼摔下的盗窃犯时说的话。”

刚才在车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宋煜哲不但看到康康传给重生的信息,发现重生的职业,家庭地址,而且还通过手机上网搜索百读百科更进一步了解重生。

“你……”

状况紧急,担心自己再拖下去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昏迷,宋煜哲皱了皱眉,打断重生的话:“上车吧。重医生。”

她不怕死,但她不能把危险带给康康。

“好,我救你。”

重生说着绕过车头,却听到男人在她身后说:“重医生,你来开车。”

重生脚步一顿,又听到男人说:“现在重医生应该很清楚,我随时有昏迷的可能。如果我来开车的话,你会很危险。”

男人说的没错。

就在她转身时,男人已经打开后座的车门,钻入车厢内。

凌晨3点24分。

宋煜哲捂住伤口坐在后排座上,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重生竟然按照路标上显示的最大安全速度在开车,宋煜哲沙哑地笑出声来:“重医生,上海市交通部应该给你颁一个年度最佳女司机的奖。”

重生猛地一脚踩住刹车,完全没有防备,宋煜哲的脸直接撞在重生桌椅的后背上。

因为身体突然朝前倾,大幅度的动作,痛得宋煜哲渗出满头冷汗。

“女人你……”找死?

宋煜哲的话被重生冷冷地打断,透过后视镜重生看向宋煜哲变得苍白狠戾的脸说:“现在开车的人是我,如果你要杀我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同归于尽。”

“……”

腰部的鲜血现在流得更快。

这不是宋煜哲第一次威胁人,却是宋煜哲第一次威胁人威胁得这么憋屈。

宋煜哲将“找死”二字生生咽了回去,他改口重重吐出字说:“重医生,你真的很特别。”

紧捂住不断流血的伤口,透过后视镜,宋煜哲看到重生并没有涂唇彩却鲜红水盈的唇角微勾起一抹弧度,继续以安全速度开车。

宋煜哲以为重生会带他回自己的公寓,大概十分钟之后,重生将车开到一座商务楼的停车场内。

停好车之后,透过后视镜望了一眼脸色比起之前更难看的宋煜哲,重生解释说:“上面是我的工作室。”

“嗯。”

呼吸急促地宋煜哲重重应了一声,沙哑地说:“女人,过来扶我。”

看宋煜哲的状况,重生估计宋煜哲再过五分钟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

重生扶着宋煜哲下车进了电梯,除了男人随之而来的阳刚之气,重生还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大部分施加在她肩膀上的体重。

走廊上重生高跟鞋踏在地砖上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大滴的汗水顺着宋煜哲的额头滴落在重生的手背上,皱了皱眉问:“能站起来吗?我要找钥匙开门。”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回答。

重生并没有察觉到宋煜哲已经伸手在她的皮包里找钥匙,更没有听到钥匙发出的轻响声。

但下一秒,重生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钥匙。

重生完全不敢相信以宋煜哲现在的情况,他竟然还能在她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她的钥匙。

“开门。”

听到宋煜哲的催促声,重生回过神来,接过钥匙,在打开工作室的大门后,迅速将宋煜哲扶到沙发上。

见重生五官精致的小脸皱成包子,以为是自己的伤口被感染,拿着手枪平躺在沙发上的宋煜哲问:“怎么了?”

从停车场到办公室,她故意拖延时间,别说5分钟,6分钟都已经到了。

这男人怎么还不晕?

重生看了一眼宋煜哲失去血色的脸,又看了一眼自己买的布艺沙发,一脸肉疼地说:“这沙发算是报废了。”

听到重生的话,宋煜哲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冲到喉咙口,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如果他没受伤的话,被报废的就不是他身下的沙发,而是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担心自己直接被气晕过去,宋煜哲深吸一口气说:“赶紧,给我把子弹取出来。”

他还有力气说话,看样子这男人现在是晕不了。

“好。”

重生说着,连忙转身打开书柜,从里面拿出她放在工作室的简易医药箱。

虽然重生说这是简易医药箱,但是在非专业人员康康看来,重生的简易医药箱简直就是大蓝猫的百宝袋,里面什么都有。

虽然料定对方不会允许她注射麻药,她还是问了一句:“要打麻药吗?”

重生动作利落地从医药箱里选出要用到的东西,然而就在她拿着必用的药物以及医用工具走到沙发前时却发现宋煜哲因失血过多而休克……

昏迷好办。

对方休克的话,这让重生觉得神烦。

望向失去血色后,妖孽得就像是雪山妖魅一样的宋煜哲,重生重重将她拿在手中的托盘放在沙发扶手上。

她4岁开始学医,学医23年来,虽然初吻已经不在。

但是,也只有那一次,她是年少无知,才用人工呼吸的办法去就一个只是昏迷的人。

后来,来了上海,到处都是房,到处都是人,就算遇到突发情况,也能随手逮上一个好心人为病人做人工呼吸。

不会像现在,除了她,就没有别人。

她根本不知道躺在她沙发上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背景,做什么的。

越少有人知道有关这个男人的事越好。

所以……

现在的情况就是不能叫保安上来替这个已经休克的男人做人工呼吸,只能她自己上。

趁男人已经休克,在做人工呼吸之前,重生将自己的双手放在宋煜哲苍白的脸上,就像拧麻花一样用力拧宋煜哲的脸。

她气呼呼地自言自语:“让你不劫其他车,偏偏运气这么好劫到我。”

休克的时间不能太长。

拧得差不多,重生秉着身为医生救死扶伤的职业操守,她深吸一口气,一脸嫌弃地将自己的双唇印在宋煜哲纤薄冰凉的唇上,将自己口中的空气送到对方口中。

应该差不多了。

停止人工呼吸后,重生发现她身下的男人果然有了心跳。

取弹缝合对重生来说简直跟闭着眼睛削土豆一样简单。

不到十分钟,重生就已经完美处理好宋煜哲腰部处的伤口。

等等!

然而就在重生准备收拾残局的时候,重生惊讶地发现,宋煜哲裤子上还有鲜血在渗出,而且那受伤的位置很尴尬……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双面男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3187991 阅读此章节;

2020/1/25 2:2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