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慢慢割

作者:不栖|发布时间:2017-07-03 11:56|字数:3636

她已经做好准备,然而就在这时,安成的吻不是落在她的唇上,而是清浅地落在她的额头上。

她不解地睁开眼,却看到脸庞泛红的安成神情很不自然地说:“生生,我……我先去洗个澡。”

在她看来,安成是照顾她的学长,她没有见过安成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的表情。

原来安成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这让重生在心里立即否认康康质疑安成也许是老司机的观点。

不等重生开口说话,安成已经起身去到卫生间。

重生躺在床上,望着安成消失的背影,她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安成有洁癖。

既然安成有洁癖,等安成洗完澡之后,她也去洗好了。

利用安成洗澡的这段时间,重生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始翻开病历。

突然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是一个陌生号码。

短信只有一句话。

滚动提示的一瞬间,重生就已经看到。

重生以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快速度,赶到浦覃郊区的碧津公园时,刚好用了20分钟的时间。

“看来重医生很在意你的未婚夫。”

宋煜哲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重生转过身冷着脸看向宋煜哲。

她让私家侦探帮她查有关宋煜哲的身份,没想到宋煜哲竟然主动送上门。

上一次宋煜哲用康康来威胁她,这一次又用安成来威胁她。

看来今天她有必要结束宋煜哲对她的威胁。

发觉重生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杀夫仇人一样,宋煜哲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猛地揍了一拳,闷闷地难受。

更确切来说,从他偷听到重生与安成的对话之后,他的心口就一直是这样的状态,不过现在这个的感觉变得更加清晰。

知道重生在等着他说话。

心情不爽,他故意不说,等重生先开口。

碧津公园内,鸟语花香,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寂静无声,谁也没说话。

直到一颗网球飞速朝着重生的后脑勺砸来。

“喂,女人。”

重生没有动,宋煜哲却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上前猛地将重生拽进自己怀中。

飞速而来的网球与重生擦肩而过。

在附近打网球的少年,过来捡球的时候,正好看到穿着T恤牛仔裤长相俊美的男人将一个高挑且高冷的女人紧抱在怀里。

这样的画面太暧昧,少年脸刷的一红,连声说着对不起,迅速捡起地上的网球就跑,把空间留给眼前在公园里谈情说爱的男女。

但是迅速跑开的少年却没发现就在他捡网球时,宋煜哲虽然抱着重生,但他的手紧紧握住重生的手却是因为重生手上拿着装有药剂的针管。

宋煜哲想的没错,就在网球朝着重生后脑勺飞过来的时候,重生是故意没有躲。

重生在赌,赌他会不会出手。

宋煜哲微眯着眼,用唯独重生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可惜。你的动作不够快。”

就在他将重生往自己怀里拽的时候,宋煜哲就已经发现重生从包里拿出针管。

宋煜哲的手臂就像是铁钳一样限制她的自由。

被属于宋煜哲独有的气息包裹,重生下意识皱了皱,她不反感安成对她的触碰,安成的拥抱就像是温柔的晨曦,而这男人的拥抱就像是具有进攻性的地狱火。

她的体力远不如宋煜哲,挣脱不开,她沉声道:“放手。”

对方确实言简意赅地回答:“休想。”

带着消毒水的馨香萦绕在鼻尖,重生的身体很软,就像是无骨的花。

相对重生对宋煜哲的厌恶,宋煜哲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理智所控制。

他约重生来这里是为了警告重生,不要在张队长面前乱说话,更别妄想通过私人侦探查到他的下落。

可是当他看到重生冷着脸出现在公园时,宋煜哲唯一想的就是击碎重生脸上的冰冷。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很美。

宋煜哲呼吸的热气喷在她的耳背上就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很不舒服。

就在这时,她听宋煜哲说:“要我放手也可以,给爷笑一个。”

宋煜哲轻佻的话瞬间让重生联想到古装剧里那些逛青楼的嫖客。

重生抽了抽嘴角,笃定宋煜哲是把她当做傻子一样逗她取乐。

重生不但没有笑,一张脸反而阴沉得更厉害。

她说:“宋煜哲,如果不放手的话后果自负。”

他怀里这只看似软绵绵的小猫却有着锋利的爪子。

现在她被他限制了行动,她还有什么招没用?

宋煜哲纤薄的唇微勾,磁性的声音再次在重生耳边响起:“我宋煜哲从来不怕后果。”

宋煜哲说完用他的双唇含住重生就像是深海珍珠一样白皙的耳坠。

重生完全没有料到宋煜哲突如其来的举动。

不过。

这正合她意。

学着电视里女人在动情时所发出的声音,在被宋煜哲圈住的怀中,重生就像是一条水蛇小幅度的扭动。

如果说之前重生没有料到宋煜哲的举动。

那么现在震惊的人反过来变成了宋煜哲。

重生柔软的身体就像是打火石在他身上磨出火花。因为重生的主动,宋煜哲回想起昨天凌晨他和重生在卫生间里的画面。

突然变得口干舌燥,宋煜哲喉头滚动。

“女人。你这是自找的。”

宋煜哲吻就像是暴风骤雨落在重生柔软的唇上。

趁受到“惊吓”的重生还没反应过来,宋煜哲霸道地用自己的舌撬开了重生微张的唇齿,掠夺重生口中的美好。

宋煜哲将重生抵在后面的大树上,隔着单薄的衣料,粗糙的树干让重生后背觉得很不舒服。

重生下意识地皱眉让宋煜哲感受到她的不专心。

为了惩罚重生,宋煜哲在重生嘴唇上重重咬了一下。

疼痛是什么?

重生并感知不到,她能感受到的就只有舒服和不舒服。

很显然。

现在宋煜哲的所作所为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她一定要弄残这混蛋。

秉着救死扶伤为己任的重生再次在心里下定决心。

不舒服的感觉会表露在脸上,为了用表象迷惑宋煜哲,让自己看上去对宋煜哲有意思。

重生在心里对自己的意识进行自我催眠。

现在她吻的不是宋煜哲,而是在吃她喜欢吃的猪肉铺。

宋煜哲惊讶地发现重生整个人给他的感觉突然发生了变化。好像……重生突然退去了裹在她身上生人勿近的冰甲。

以为重生是喜欢上自己的吻,宋煜哲微眯着他就像是看猎物一样灼热的眼,更加霸道地加深这个吻。

宋煜哲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魅力在重生面前是零。

他炙热的舌现在在重生眼中不过是一块刚烤出来的猪肉铺……

宋煜哲从来没有想过吻一个人的感觉竟然比品尝香醇的红酒更美好,更醉人。

他的舌和重生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沉醉在重生的美好之中,却在舌尖触碰到重生藏在大牙后的胶囊时,他眼中的微醺瞬间熄灭。

这女人!

这一回,等宋煜哲反应过来,重生已经将胶囊咬破。

虽然只是一颗小小的胶囊,但装在里面的麻药却足以放到一头大象。

而就在重生抓住时机咬破胶囊的一瞬间,她立即将宋煜哲握住她的手从而对准自己的针管往下推,让里面的药剂注入自己的血管中。

“倒。”

一切发生在眨眼间,等重生冷冷吐出字时,瞬间失去意识的宋煜哲直接朝着身后倒了下去。

不远处蒋婷躲在大树上用电子望远镜观察着宋煜哲与重生的一举一动,在看到宋煜哲被重生放到后,重生拿出手术刀然后单手去解宋煜哲的皮带,她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声。

“没想到不近女色的Boss居然也有今天。”

害怕重生真的把宋煜哲给废了,蒋婷说完话,身手敏捷地跳下树。

没有料到树上会突然跳下一个漂亮大姐姐抢走自己手中的弹弓,站在树下的小男孩一脸蒙圈地望着用电子望远镜换走他弹弓后又迅速爬上树的蒋婷。

“还好。来得及。”

看到重生拿着泛着寒光的手术刀还没有落下去,蹲在树上的蒋婷长松一口气,将刚才她跳下树时随手捡的石子放在弹弓上瞄准重生的手腕。

不远处,重生拿着手术刀准备对宋煜哲下刀,她精致的脸上流露出激动的情绪。

这还是她第一次拿活生生的人体来做阉割手术。

对男性而言,阉割手术有两种。

一种是全割。

一种是半割。

而重生却选了第三种办法,慢慢割。

既报废了宋煜哲,又让她做了研究。她怎么能不激动。

就在重生准备下刀的时候,一道重力打在她的手腕上,她拿在手中手术刀第一次不听她的话掉在了地上。

是谁?

下一秒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迅速朝她靠近,重生没有去捡掉落在地上的手术刀,而是以她最快的速度从她皮包里拿起另一支装有药剂的针管。

“你这种伎俩只能在Boss面前用一用。”

一道女人的声音在重生耳边响起。

伴着声音,重生眼前的光线被突然站在她面前的人挡去。

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这么快。

重生还没来得及抬起头,一道强烈的电流突然从她手臂的位置传至全身。

重生眼前又是一黑……

枫蓝酒店内,安成以他最快的速度清洗好,取了浴巾围在腰上走出卫生间。

“生生……”

安成红着脸朝总裁套房内King Size大床看去,这个时候大床上哪里还有重生的身影。

“生生?”

发现大床上有一张纸条,安成立即上前拿起纸条。

是生生的笔迹。

“安成,我突然想起晚上约了江姨一起吃晚饭。对不起,下次我再补偿你。”

安成愣了愣放下纸条后,拿起手机拨通了江姨的电话。

“喂,江姨……”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安成的脸色变得阴沉,他挂断电话后,发出一声就像是野兽一样的低吼。

屏幕暗下的手机被安成狠狠砸在地上,碎成几块。

好似这样根本无法发泄他心中的愤怒,他又把碎成几块的手机从地上捡起来。

“生生。”

安成发出低哑的声音,又将手中碎成几块的手机砸在地上,然后又弯下身去捡碎片,重复这一动作……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双面男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0/3187995 阅读此章节;

2020/1/25 0: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