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起争执

作者:梅花海鹘|发布时间:2017-03-04 02:42|字数:3333

  唐虞告别了文殊兰,牵着白素霓回又在外头溜达了溜达,回家时已经是下午了,一般到这个时间,他父亲会回家一趟,休息休息,准备晚上再去工作。

  唐虞的老爸是个厨师,算不上什么大厨,但是家常菜炒的都是“官味”,任何人来吃都没法挑出毛病,远近闻名。他和唐虞的老妈合开一家小餐馆,也算是红红火火,从来不曾亏待过唐虞的吃穿用度。

  唐虞的老爸应该是刚刚回家,唐虞前脚进门,后脚唐父就探了头出来,见唐虞手里牵着个小姑娘,一皱眉,问道:“这是谁家孩子?”

  白素霓手里举着小风车,腮帮子里还含着没化的奶糖,乍一看见一个凶巴巴的叔叔,有些害怕地往后躲了躲,但为人毕竟机灵得很,只躲了半步,立刻甜甜地笑了起来,说:“叔叔好!”

  唐虞把门关上,换了鞋,说道:“这个是白素霓,白流星的妹妹。”

  唐父做饭好吃不是个秘密,唐虞没少带白流星回来吃过饭,唐父一听,立刻就和颜悦色了起来,道:“原来是小白的妹妹啊。”

  唐虞微不可见地一偏头,嘀咕道:“真不知道你和我谁是我爸的亲儿子。”

  “你说什么?”唐父问道。

  唐虞猛摇头,心中纳闷,他爸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耳朵还这么好使,这么小声说话他还能听得到?

  白流星吊儿郎当地进了门,往唐虞脖子上一歪,笑嘻嘻道:“那肯定是我,咱爸愿意收留你,那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唐父已经从卧室里出来,满脸横肉都笑得堆了起来,蹲在了白素霓面前,问道:“小姑娘,你想吃点什么啊,叔叔给你做。哎,怎么就见小白的妹妹,小白人呢?”

  “他住院了。”提到这事,唐虞不仅脸上多了几分忧愁,白流星看见以后一伸手捶在了他的肩膀上,把唐虞捶得回了神,恶狠狠地瞪了过去。

  唐父眼睛瞪得铜铃大,“什么?住院了?怎么回事,伤得重不重,回头我炖点鸡汤,你给他拿去补补!”

  唐虞摇摇头,尽管他知道白流星其实没有大碍,但还是心中产生了一丝愧疚,道:“他吃不了……他现在还在昏厥,没有醒。”

  其实如果真的只是寻常的疾病或者受伤也就罢了,好歹还有治疗的可能和一线生机……现在呢,白流星变成了透明人,除了唐虞谁都看不见他,这又算什么?谁知道应该怎么办?唐虞心中打算着,难道我应该去找个道士帮他看看吗?

  不得不说,这件事真是打破了唐虞接近二十年以来的对唯物论的坚持,世界上既然有灵魂离体,有鬼估计也不奇怪了。

  不过他老爸提起这件事,他倒是真的想起另一件事,唐虞想起这件事,只觉得眉毛跳了跳,暗暗攥紧了拳,声音低了一度,试探问道:“爸……我能去击剑吗?”

  “击剑?”唐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嗓门大了些,“你现在上高中了,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哪儿有时间让你去玩这个,再说了,小时候人家小白学击剑的时候,我不是就问过你去不去吗?”

  唐虞硬着头皮点头,白素霓似乎被吓着了,转到了唐虞身后,抱着他的腿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唐父。

  唐父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他这么一喊,唐虞倒是真的想起些小时候的事情。

  唐虞和白流星应该算是各种意义上的发小,曾被唐父唐母戏谑为“青梅竹马”。依稀记得当时白流星和唐虞都只有四岁的年纪,白流星正在顽皮的时候,来唐父当时的小摊上吃饭,明明是自己先前吃零食吃得太饱,还挑剔饭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让白流星的妈妈对白流星好一顿训斥。

  白母是一个大家闺秀,虽然后来成为了全职太太,当时却根本不会做饭,唐父唐母的小店东西干净又合口,白母可谓是店里的常客,自然不会因为小孩一次闹脾气不来。唐母当时年轻,性格调皮,便在白母又一次带着白流星来的时候把唐虞推了出去。

  唐虞当时年纪小,长得十分之清秀,又是性别不明显的年纪,头上扎着个小辫,邻里街坊都把他当小姑娘。白流星从小是家里的独子,周围又是富人区,极少遇见同龄人,更别说可爱的“小姑娘”,在见到唐虞的第一眼就特别高兴,主动黏了上来。

  从那以后,挑三拣四的白流星天天主动拉着他妈妈来唐父唐母的店里吃饭,为的就是和唐虞多玩一会儿。

  就这么玩了一年左右,忽然有一天,唐母觉得时间正合适,某一天把白流星拉了过来,告诉他,其实你该叫唐虞小哥哥……

  小哥哥……哥哥……

  可想而知,白流星当时的心情有多么崩溃。

  在唐虞记忆当中,当时他们正在玩卡牌,白流星被他妈喊过去,不过说了一句话的功夫,白流星哇的就哭了,吓得唐虞牌都掉了,赶紧去哄他。

  白流星在他手忙脚乱的一顿乱哄下终于不哭了,可是脸上挂着眼泪鼻涕,一副悲从中来的表情,让唐虞哈哈大笑了许久。

  说起来,这还是唐虞记忆里白流星惟一一次哭。

  后来又过了一年,二人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唐虞和白流星家境所差甚远,自然不可能在同一个幼儿园上学,但是那时候白流星就是同龄人中的淘气王,时不时翻墙出来,一个小孩跨越数条街道跑来找唐虞玩。

  白母实在没有办法,抵不过二人“情比金坚”,便把白流星转到了唐虞所在的学校去。也是这一年,白流星被白父送去了学击剑。

  白流星可谓是真正的击剑天才,刚刚六岁,教练指点了他几句,他就做出了远比同龄人甚至少年初学者都标准的姿势,当时唐虞被唐父带去看热闹,唐父问唐虞,要不要跟着白流星一起学啊?

  唐虞在心里估量着,自己肯定是没有白流星厉害的,又懵懂地知道学击剑需要花很多钱,便腼腆地摇摇头,唐父本来也就是随口一问,要抚养唐虞的开销本来就不小,击剑在当时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又着实不是很容易担负的运动,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击剑,唐虞也是惦记过几年的。

  每一个男孩都有一个运动梦,不管他平时有多文静,就像女孩子普遍都喜欢芭比娃娃,无论她有多野蛮。

  他看白流星练习,看完之后偶尔会手痒,让白流星教他几招,一个人的时候也曾经折树枝当剑,胡乱挥舞着,想象自己穿着护具的样子。这样的天真烂漫大概一直延续到他三四年级,这才对击剑真正没有了肖想,除了偶尔还会和白流星学几剑、定期关注白流星和文殊兰的比赛之外,他和击剑就此几乎毫无关联。

  唐父见唐虞走神,大着嗓子继续吼道:“和你说话呢,想什么呢?我告诉你,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高考,别给我出这些幺蛾子,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唐虞回过神,心里惦记着之前白流星的托付,固执道:“可是我想去击剑。”

  “击什么剑?”唐父瞪大眼睛,扬起手就要打他,“你以为你和白流星一样,人家是击剑天才,再说他练了这么多年了,拿过的奖都能砸死你了,你现在起什么兴致?”

  唐虞不躲不避,抿着嘴不说话了。

  白流星已经松开了他,皱着眉看他,表情也有些凝重。

  他也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托付是多么的未经考虑,唐虞现在毕竟是个高中生,马上就是社会公认的转折点——高考,学业负担只会越来越重,的确没有那么多时间给唐虞去练习击剑。

  再者,要参加这项运动必须要家里的支持才行,否则高昂的护具、学习的费用,比赛的报名费用,唐虞一个中学生怎么可能担负得起?

  是他当时热血上头,想得太少了。

  思及此处,白流星也开口道:“要不算了吧。”

  唐虞却只是抿着嘴唇,一动不动,盯着他的爸爸,一眼都没有看他。

  “唐虞?”白流星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

  唐虞还是没有理他,一双永远懒懒散散没有精神的睡凤眼此时没有再耷拉着,而是睁开了,含着一分锐利的光。

  唐父被唐虞这般看着,也生气了。

  “啪!”

  “呀!”

  这前一声,是唐父一巴掌扇在唐虞肩膀上的声音,后一声则是白素霓被吓了一跳,惊叫出来的声音。

  白流星下意识往唐虞的面前走了一步,想为他挡一下,却没有成功,眼睁睁见着唐父的手穿过他的身体,仍然落在了唐虞身上。

  唐虞挨了一巴掌,只觉得肩膀火辣辣的疼,但是却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唐父“哼”了一声,转身往卧室里走进去。

  白素霓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唐虞的腿,绕到了他正面,小心翼翼地踮着脚伸长了胳膊去揉他的肩膀,怯怯地含泪看他,说:“哥哥,你没事吧?”

  唐虞见状,蹲了下来,露出一个八颗牙的微笑,说:“没事!”

  说罢,他顿了顿,抬头看向虚空之处,目光直直落在白流星的脸上,又重复了一遍,“没事!”

     

手机同步首发废柴逆袭小说《剑魂》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1/3188086 阅读此章节;

2021/4/11 15: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