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套路,而我没路

作者:薛漠北|发布时间:2017-04-12 10:13|字数:2180

“所有背叛者都得死。”撒手没点击鼠标,控制着复仇之矛卡利斯塔向战场走去。他面色凝重地看着对手的补刀数,紧张地咽了口吐沫。

八分钟之前,画风还不是这样。

八分钟之前,solo赛刚刚开始,撒手没还自信满满地和对手“我不管我才最萌”示威,称自己两分钟之内必然拿下对方的第一滴血。

『所有人』我给小龙三百块丶:愿赌服输,如果你输了,你就要答应我任何一个条件,哼哼,等着被我拿一血吧。

此一血非彼一血,撒手没的对手是国服少有的高分段女玩家,据说是个美女,但也有很多人说她是个人妖。虽然撒手没曾去过对方直播间观看直播,但作为一个比定海神针还直的直男,他并没有感觉对方哪里像人妖。

『所有人』我不管我才最萌:我不会耍赖的,直播间里几十万人看着呢。

虽然“我不管我才最萌”被誉为国服第一卡利斯塔,选择同样的英雄对于不擅长射手位置的撒手没来说很吃亏,但是他好歹也是国服王者分段rank分最高的顶级高手,四个账号全部进入艾欧尼亚王者前十名。更何况这场比赛的规矩是三局两胜,另外两局solo赛会有一场撒手没决定使用英雄,还有一场随机英雄,因此撒手没从未计算过自己失败的几率。

然而八分钟过去了,撒手没不仅没能击杀对手,就连补刀数还被对手压制了四刀。

Solo赛的规矩是一血一塔一百刀,无论达成哪一点,都可以视为赢得本场比赛。眼看着“我不管我才最萌”的补刀数就要到达一百,如果接下来撒手没依旧无法击杀对手,那这场solo赛将以失败告终。最重要的是,对方是个妹子,如果这场solo赛输掉的话,撒手没会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如果想要赢得这场比赛,必须得玩点不一样的套路才行。

撒手没利用自己在紫色方的优势,从河道悄悄来到蓝色方的野区狂扁魔沼蛙。魔沼蛙是野区攻击力比较强的大型野怪,死在它舌头下的英雄联盟玩家不计其数,但由于现在撒手没的装备已经成型,所以基本不会掉血。

还在线上补兵的“我不管我才最萌”见撒手没迟迟没有出现,将兵线推到塔下之后问道。

『所有人』我不管我才最萌:你不会是掉了吧?

撒手没控制卡利斯塔在蓝色方野区跳来跳去(卡利斯塔被动:普通攻击或者使用Q技能灵魂穿刺的过程中收到了移动指令,那么当她的攻击命中之后,凯莉斯塔会像目标方位跳跃一小段距离),此时此刻魔沼蛙身上已经插了很多根矛。因为野怪被拉出太远就会因为失去耐心而回血,所以魔沼蛙身上虽然插了很多根矛,但血量依旧很高。

『所有人』我给小龙三百块:等你补兵数快到一百时,我再杀了你。

撒手没看着魔沼蛙身上的黑矛坏笑着在对方必经之路插了一个扩充视野的守望眼,等一下“我不管我才最萌”路过这里时,自己一个Q技能将魔沼蛙击杀,Q技能击杀目标后,会带着目标身上的矛传递到下一个命中目标身上,当所有的矛都插到“我不管我才最萌”身上之后,撒手没再使用E技能将那些矛拔出,造成撕裂效果,击杀对手。

“我不管我才最萌”显然没有意识到撒手没的“暗中坏坏”计划,当她一边打字一边走向战场时,无数根矛一瞬间插在她的身上,而后她的屏幕就灰了下去。

“first blood。”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撒手没对自己的套路十分满意,他一直自誉为是靠脑子打游戏的人。

『所有人』我给小龙三百块丶:第二局打我擅长的中单位置,你没希望赢的。

『所有人』我不管我才最萌:是啊,我好怕啊,你会套路,而我没路。

撒手没得意地敲击键盘,但他看着“我不管我才最萌”的话,总觉得自己才是被套路的那个人呢?一个女孩子居然一言不合就开车,难道说她真的是人妖?撒手没删掉还没发送的字,心想,如果自己赢了,为了保险起见就让赵香炉去会会她好了。

赵香炉是撒手没的室友,由于名字的奇葩程度不亚于撒手没,经常被室友开玩笑说他比蚊香还要弯。

说曹操曹操到,赵香炉仿佛听到了撒手没的召唤,撒手没还没来得及开始第二场solo赛,赵香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赵香炉压低声音:“你又去网吧了?今天是院长的课你也敢逃啊?现在院长点名呢,我跟他说你去上厕所了,你抓紧回来。”

撒手没:“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相信我,一泡尿的时间之后,我绝对出现在你面前。”

赵香炉:“你可别吹了,我跟他说你拉肚子,脑浆都快要拉出来了那种。”

挂断了电话,撒手没退出选人界面,而后在聊天框里输入:“我有急事,周六再战。”

我不管我才最萌:几点?

我给小龙三百块:下午五点整。

撒手没没等对方回复直接下机,而后宛如一条刚被放出屋子的哈士奇一样飞奔出网吧。他抓起停在网吧门口的自行车,抬腿上车,猛蹬踏板。用尽了洪荒之力,向教学楼骑去。

虽说撒手没骑得飞快,但要在一泡尿的时间内赶回教室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的膀胱和院长的保温杯一样大。

院长的外号叫非洲人,他得到这个外号绝对不是因为院长抽不到SSR,而是因为他的保温杯。

撒手没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在路上狂飙。他没有注意到路人差异的眼光,更没注意到路边冲出的一道灰色的闪电。那道闪电吐着舌头,长长的舌头在空气中甩来甩去,那分明是一条脱缰的哈士奇。

撒手没自认为车技了得,是时候表演自己迷一般的走位了。令撒手没没有料到的是,对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绝对不是一条普通的哈士奇,那是一条经过有无数碰瓷经验的老太太训练过的哈士奇。撒手没拐来拐去了几次之后,发现那条哈士奇就像是磁铁一样,专门往他的行车轨迹上跑。

薛漠北说:

这是一本非套路的电竞文,看个乐呵,认真你就输了。

     

手机同步首发游戏小说《汪!我才不会输给女孩子呢》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3188973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1:4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