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嫁到编导班了

作者:壮士一去|发布时间:2018-06-20 11:21|字数:2523

  听过我唱歌的人都知道,那是天籁之音,我妈都说了,我这嗓子要是考不上中央音乐学院那就能被列为世界十大奇迹之一了。

  不过她忘了,学音乐不光要有嗓子,还得有耳朵。

  这就是我现在站在摄编班门口的理由。

  两键合弹我都听不出来有哪两个音的,在音乐这个领域算是废了。

  “报告!”我拧开摄编班的大门,手放头顶上喊了一句。

  大家齐刷刷的眼睛看向我,台上的老师问我:“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我叹了一口气,从包里摸出两本编导书,这是我拜托王一维给我买的,今天早上才到手。

  “老师,隔壁周老师说我在编导方面天赋尚可,让我来拜您为师。”说完,我就把书顺手放在了门口的桌子上,旁边的男同学抬起头来,有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于是我就这样光荣的加入了编导班的大队伍,从此跟音乐两两不相见。

  鉴于我来之前这一张双人桌应该是这个男孩子独占,我坐下之后,他不情不愿的把自己的书移过去了一点儿。

  不错,就是“一点儿”,世界上所有的三八线都没他这么三八。

  “同学,咱俩一半一半啊。”我把书包塞进抽屉,敲了敲他的书本。

  他转头对我妩媚一笑:“少说这些混账话。”

  ......

  我待的这个艺考机构挺小的,校长是一个导演系的学生,听说八年前就已经上了大学,现在还没毕业,但耐不住人家有才华和家里有钱,硬是给捣鼓出一个艺考学校,请的老师还都是重量级的。

  就像现在台上这个老师,听说前不久才在某个小的国际电影节上拿了一个奖项,特专业。

  “微微,你以为你说着玩的。”下课后王一维坐到我的旁边,脸上一如既往温柔的笑。

  我每次看见她笑都恨不得把她娶回家,她笑起来嘴边两个小小的梨涡,那欧式大双是我最羡慕的东西。

  “我像是说着玩的吗我,我有预感,我一定能在编导界闯出一番天地。”我拍了拍xiōng部,耳边却传来一声嗤笑。

  我有点恼怒的转过头,站在门口的我的新同桌立马合上了嘴巴,他看向王一维:“一维,上课了,你让我。”

  “对,让他!”我把他的书一下子全部推到了他那边,给自己腾出来大半个地儿。

  王一维站起来,看他一眼:“叶梁,你别欺负微微。”

  叶梁面色有点黑的看着自己桌上那堆书,皮笑肉不笑:“你看看这样儿,谁欺负谁啊?”

  不过在十分钟后我还是屈服了。

  “叶梁,什么叫景别?”我捅捅他的手臂低声问道。

  毕竟我才来,对于这些问题一窍不通。

  叶梁看了我一眼,对着桌上的书本使了个眼色。

  我认命的把他所有的书都堆到我的桌子上,然后看他一脸心满意足的笑容。

  “蠢货......”我低头暗骂了一句,他说下课给我讲,这节课先听完。

  不过我实在听不懂,听着怪没劲儿的,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看外边。

  从我这里对出去对面就是音乐班,周老师正在带人练声,手指一上一下,是我熟悉的动作,我举手:“老师,我想上厕所。”

  我路过音乐班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给周老师打了个招呼,周老师停了一下,出来习惯性摸了摸我的一头短发:“没上课?”

  “我出来上个厕所,老师您继续,不打扰您了。”我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笑,周老师点点头,我想从他脸上找出那么一点惋惜的表情,但是没有。

  哎,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大概我的确不适合学音乐,所以失去了我这个学生他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

  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叶梁刚好从旁边出来,我眼睛一瞪:“你学我?”

  叶梁翻了个白眼:“蠢货,现在都下课了。”

  他说蠢货两个字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有点耳熟,不是两个字耳熟,而是说这话时的语气,想想,竟然跟我如出一辙!

  这个发现让我莫名兴奋起来,我跟在他后边,想起上课问他的问题,“你还没给我讲景别呢。”

  他像是才想起来,在前边停住脚步,“这样”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把我的头当成一个摄像机。”

  话音刚落,他突然猛地一下朝我靠近,我退了一步:“你干嘛!”

  “别动。”他把我拉回来,“景别一般分特写,近景,中景,远景,全景,咱俩现在的距离就是近景。”

  不过说完他又挠挠头,脸上略带点迷茫:“不对,你还是把我的胸膛当摄像机吧。”

  我才反应过来他在说我矮。

  他在自己胸前画着框:“以我这个位置,刚好能拍到你胸部以上,这就是近景。”

  他的比喻还挺生动形象的,我点点头:“那特写呢?”

  “特写......”他忽然像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歪了歪头:“特写以后再给你讲。”

  后来我想来他那时候的扭捏,其实他只需要给我说一句特写就是人体肩部或者被拍物体的重要细节部分就行了,不用再生动形象的靠近我。

  果真是不懂变通的蠢货。

  忽然一个人在我们旁边停下来,看了我们一眼,将手中虚拟的扇子摇了一摇:“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说完又摇着他的“扇子”走了,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叶梁。

  叶梁倒是挺习以为常,特平淡的说了一句:“哦,他叫我们赶快回去上课呢。”

  我们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

  “他叫什么名儿啊?跟你一班的吗?”

  “何清扬,也是跟你一班的。”

  “他说话一直都这个样子?”

  “他能背下整本诗经。”

  “膜拜膜拜......”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是被刚好路过的叶梁从音乐班给逮出来的,没错,就是逮。

  他揪着我的后衣领,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都嫁到我们班了怎么整天还老是往娘家跑?”

  我觉得他这话说得奇怪,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任凭他揪着我回到了班上。

  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两两组队拍图片故事,手机拍就行,一个编导生一个摄影生。

  我低声问叶梁:“为什么摄影和编导不分开上?”

  他少有的耐心给我解释:“这两个专业有很多共通点,要等统考完之后才分班。”

  说完他像是想起什么:“你是想学摄影还是编导来着?”

  我眨了眨眼睛:“你是学什么的?”

  “摄影。”

  “那我就编导吧,咱俩做好搭档。”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梁的头发很短,又硬,他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我,眼中现出一点点流光笑意。

  “你想得美。”

  ......

  我的刀呢?

     

手机同步首发青春校园小说《青春艺考团》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28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280/3234778 阅读此章节;

2024/4/20 15:0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