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

作者:梦焚身|发布时间:2018-07-28 06:05|字数:2183

男人,或者说范琼,现在他只能接受自己这样的身份,并且回到了车子上,跟着菲菲准备回家。

“你真的对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啊,我以为至少是有一点碎片记忆,没想到你不仅不记得我,还疑心这么重,我真的很难受的。”菲菲这一次的语气远没有之前那样欢快,转为了一种低落。

范琼的心里对此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愧疚,但是既然对方已经这样的指责自己了,他还是出于礼貌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虽然现在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对一切也都是陌生的,连带着对眼前的女人还带着些许不信任的情绪,但是既然刚才已经有第三方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没错,这个女人暂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威胁,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只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心中不安,所以才表现的有些谨慎,之后不会了。”范琼表现的很是温顺,毕竟现在的自己更像是寄人篱下,还是安分守己一些的好。

原本表情已经有些僵硬的菲菲在听到了范琼的保证之后,脸色马上多云转晴,笑意满满的几乎要溢出来:“好,不跑了就好,像现在这样和和气气的多好,我们这就回家去。”

范琼现在已经适应了脑子里若有若无的疼痛感,他心中疑惑不少,想要去问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因此只能够保持沉默,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向后倒去,下午六点多的斜阳顺着两旁树木叶子中遗落下来,在地上形成了流动的光斑。

车子又开了一段时间,直直开到了地下停车场里,菲菲停车后顺势牵着范琼的手,将他从车子里拉了出来,带着他回家。

他们的家是高楼中的某一居室,门牌号3904,范琼一路上没有说话,努力的将这些都记在了脑子里,跟着菲菲进了屋子。

“怎么样,这些东西都熟悉么?有没有想起了什么?”菲菲将房门打开,两脚一勾一甩,将鞋子脱了下去,随后赤足跑进房间里,顺手将包包和外套扔到了沙发上,整个人放松的躺了上去。

范琼的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房间的装修用的是冷色调,整体用的都是很简单朴实风格的装饰,虽然看着冷清,但是这其中还有着点明亮颜色的点缀,看起来也是柔和了很多。

“这间屋子的设计是你一点点在纸上画好的,我们没有找装修工人,而是你我两个人一起将这个房间装饰成这个样子的,你想起来没有?”菲菲的语气里似乎还有着些许期待。

面对这样的语气,范琼也是很努力的想了一想,但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很可惜,什么都没有,现在脑子还有些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听见范琼这样说着,菲菲也是担心了起来:“这大概是手术的后遗症吧,他们正常做过手术的都会在医院里休息一段时间,可能就是将这段时期度过吧,但是咱们两个人的积蓄...并不够,所以就没有住院,你不会怪我吧?”

话都问成这个样子了,明显就是“你说一句怪我试试”的模板,范琼摇了摇头:“这是我之前没有攒够钱的缘故,怪不了你。”

见男友这样说着,菲菲也是表情再次回暖:“那我现在就去浴室给你放水,你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或许这样头就能够不那么痛了。”说着她就起身朝着浴室的方向去了。

趁着菲菲去浴室放水的时候,范琼好好的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室内设计出于自己手笔的屋子,房间内的格局不算小,刚刚菲菲靠着的沙发是最大的沙发,而沙发的一旁则摆着一个沙袋式沙发和一人式沙发,风格各有不同,大概也是各有用途。

脚底下踩着的是瓷质的地板,大概是因为质地方便又便宜,所以才会选择了这一种,房间很整洁,但是垃圾桶里还有东西,证明这个房间里的人很可能是前不久刚刚收拾过家里,未必有多么爱干净。

他走到了垃圾桶旁边,垃圾桶内是半满的,中间有什么东西并不能够看清楚,但是能够确定的是,里面有着一个烟灰缸,看起来有些久了,上面的烟灰已然是有了厚厚的一层,足以证明主人的吸烟量。

范琼再次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新的烟灰缸,既然没有新的,旧的又为什么会在垃圾桶里呢?

“你在做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下来,菲菲站在浴室的门口,皱着眉头看着蹲在垃圾桶旁边的范琼问道。

范琼连忙站起身:“没什么,我只是看你垃圾桶没有倒,想要扔掉,但是看着还没有完全装满,有点犹豫。”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理由居然是脱口而出的,自己是正在试图掩盖自己正在观察这个屋子的事实么?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

听到了男友的解释,菲菲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起来:“原来你是想着要帮我做家务啊,真是个好男人,现在洗澡水已经放好了,你现在就进去泡泡吧,我还放了你喜欢的入浴剂。”

范琼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便走向了浴室,并没有询问菲菲关于烟灰缸的事情,因为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问题不适合在这个情境下问出口。

关上了浴室的门,洁白的浴缸里此时正飘荡着蓝紫色的泡沫,隐约间似乎还有着金粉闪烁在其中,看的范琼忍不住挑了挑眉,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入浴剂?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呢?

虽然心里感觉奇怪,但是范琼也没有犹豫什么,很快的便脱了衣服躺进了浴缸里,蓝紫色的泡沫看起来有点恶心,但是香味气氛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是打到了最基本要求的放松。

浴室的装修风格和外面是相同的,自己也同样觉得陌生,他还连带着看了一下浴室用品,仍旧是丝毫记忆都没有,这不像是回家,倒感觉是来做客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大概是断断续续的,就好像是刚才对于这户人家的性格,还有使用瓷砖的理由,这些东西都是下意识想出来的,明明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却是十分的熟练?

这是否跟自己之前的职业有关系呢?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记忆困境》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51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518/3311755 阅读此章节;

2020/9/30 13: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