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她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作者:孜木|发布时间:2019-10-26 07:40|字数:4837

  方子雯心烦气躁地坐在酒店一楼的咖啡厅,要不是从小父亲就特别看重她的餐桌礼仪,反复纠正体罚以至于深入骨髓,她早就拿着咖啡勺敲打瓷碟了。

  宋卓跟她约定的时间早就过了,可他人却不知道干嘛去了,到现在都不出现。方子雯最讨厌不守时的人,要不是宋卓在电话里死气白赖地说有重要的事情一定告诉她,她早就走了,才懒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方子雯喝了口咖啡,过度烘焙导致咖啡的焦苦味很重,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间咖啡店的咖啡豆品质很差,方子雯的心情因此又差了三分。这座城市根本没有真正的咖啡店,方子雯回国后喝到的最好的咖啡,还是唐庄言送她的。

  说到唐庄言,方子雯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常常见不到人影,不过方子雯也没时间管他,因为美和日化前些日子朝她伸出了橄榄枝。

  没了韩苏明,美和日化这几年都是在吃老本,勉强推出的几款新品都十分平庸、毫无亮点,投放到市场,连点水花都没溅起来。而随着英姿等乡镇企业的崛起,原有的市场也在不断被蚕食,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孙宏伟病急乱投医,堂堂一个国营大厂居然打算靠生产劣质护肤品走出困境。他不是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在“饮鸩止渴”,可问题是厂长换届选举的日子快到了。黄爱民三年前被他调离了干了二十多年的研发部,去主抓生产。孙宏伟原以为他肯定得搞得一团乱,到时候自己出面收拾烂摊子,正正好好。

  让他没想到的是,黄爱民居然干得不错,美和的次品率大幅度下降不说,各车间的操作规程也日益规范,黄爱民在基层的声望更是一天比一天高,眼瞧着已经压过他了。

  他现在必须要搏一搏了!

  方子雯又瞥了一眼酒店门口,宋卓还是没来,她不耐烦从旁边的报刊架上拽下了一份报纸,想着随便看看打发点儿时间,结果刚翻开就又看到了关于曹英的报道。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方子雯咬牙切齿地用猩红的指甲戳着曹英的脸,戳到纸破了都不解气。她抬手就要撕了报纸,可刚撕开个边角就改了主意,因为她想到了真正能解气的办法。

  曹英不是把自己立成日化行业的安全标杆了吗?要是被人们发现,这“标杆”其实是说一套做一套,大家会是什么反应呢?

  方子雯认认真真地把报纸平铺在桌上,还专门按了按被自己撕破的地方。明明最应该“安全”的标杆被发现其实一点儿也不安全,甚至跟她口中所抨击的那些劣质产品一模一样,如果是这样,人们会怎么做呢?

  应该会非常气愤吧,觉得自己遭到了欺骗、受到了侮辱,这个时候再加上一点点煽动跟鼓励,用民意直接把这根“冠冕堂皇”的标杆就此折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嘛!

  方子雯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简单且有效,毕竟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就是保持干净,而要弄脏这份干净可就太容易了,只要一点点小动作。

  英姿日化现在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多工人、这么长的生产线、这么复杂的运输路程,只要有一个地方掉了链子……砰!这看似蓬勃向上的一切就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比戳破一个脆弱的肥皂泡还要简单。

  “宋主任日理万机,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啊,”宋卓赶到的时候,方子雯刚好喝完最后一口咖啡。

  “对不起,在办公室稍微耽误了一点时间。”宋卓小声说道,他的样子有些古怪,脸上的肌肉线条都是紧绷坚毅的,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方子雯在心里冷笑,她知道这种做出来的抗拒模样,不过是风吹就倒的纸老虎,做不得数的。

  她见过真正抗拒的样子,你的尖叫痛苦在他那儿都激不起半点波澜,方子雯的心情突然糟透了,骨瓷的金边咖啡杯被她扔回到碟子上,当啷一声脆响,宋卓惊得差点跳起来。

  方子雯只当没看见,拎着包就往电梯走,“我好累,我要去楼上休息……”

  “我不去,”宋卓断然拒绝,可下一秒钟就为自己的冷硬感到抱歉,“……就直接在这儿说吧。”

  方子雯好笑地回头看着他,“好啊,在哪儿聊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宋秘书,万一你运气不好碰上了什么熟人,那可就……”

  方子雯打开房门,随手把包往沙发上一扔,人则慵懒地半躺上床,跟她的惬意放松不同,宋卓却紧张兮兮地贴墙站着,就跟方子雯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他眼神飘忽,就是不敢往方子雯身上落。

  “我这次约你见面,就是想跟你彻底说清楚,子雯,咱们结束吧。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跟我在一起没……没结果的,我跟菲菲我……我们一家三口挺好的,秀秀明年就要读小学了,我不想再这么下去了,那个……那个咱俩就……就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不小心犯下的错,是错误就得改正,我……”

  宋卓的话突兀地梗在喉间,方子雯的脚尖正暧昧地贴着他的小腿滑动,他的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眼中的挣扎仿佛要把他从内部硬生生地扯碎。就在方子雯以为宋卓又会之前数次半途而废的断绝关系一般,在欲望的操纵下猴急地扑到她身上时,宋卓这次却真的对她摇了头,“对不起子雯,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先走了,咱们以后也不要联系了。”

  “宋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意儿吗?”方子雯虽然在笑,可她其实已经在暴走的边缘徘徊了。

  宋卓不过是她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替代品而已,一个替代品怎么敢这么对待她!

  “你在我在一起,不也是想借着我爸的影响力继续往上爬吗?”方子雯威胁地冷笑,“怎么了,不要你的仕途了?”

  “既然犯了错,那就要承担后果。子雯,你用什么样的手段对待我,我都不会怨你。”

  “真是个令人佩服的男人,”方子雯忍不住拍起了手,“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你那个乡巴佬老婆要是知道你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在她怀孕的时候你就爬上了我的床,她还愿不愿意接着跟你过日子啊?据我所知,她跟曹英的关系可不错,不是个好糊弄的女人吧。”

  宋卓一下子慌了神,“……这事儿跟菲菲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什么都不知道,你别……”

  “什么都不知道?”方子雯咧开嘴假笑,猩红的唇间完美地露出了八颗牙齿,宋卓恍然间却觉得终于看清了她的真面目,“那你能保证她永远都不知道吗?”

  方子雯欠起身,食指反勾住了宋卓的皮带,稍一用力,宋卓就跟软了骨头似的朝前趔趄了一步,他茫然地看着方子雯,看着她不断张合的唇齿。

  她说,“不如你帮我办件事儿吧,办好了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

  宋卓跟领导请了长假,说丈母娘病了需要照顾,领导在反复确认他不是惦记着下海做生意之后就痛快地批了,还善解人意地询问他一个礼拜够不够,不够的话再加点。宋卓没好意思点头,直说够了够了。

  假批了的当天晚上,他就连夜赶到了南苑农场,许菲菲瞧见他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许世明两口子也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急事儿,就只有秀秀特别高兴,欢天喜地地扑到了宋卓的怀里。她最近一段时间一直跟着许菲菲住在外公外婆家,一个礼拜才能回城见一回宋卓,现在爸爸从天而降,她当然开心。

  “你怎么突然来了?”直到俩人洗漱完毕,并躺在床上,许菲菲都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也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宋卓说完便翻身抱住许菲菲,毫无预兆的吻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许菲菲直接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赶紧把他往外推。

  “你干嘛呀!”她被宋卓这份突如其来的热情臊得满身通红,压低的声音里头夹杂着羞怯跟苦恼,“爸妈都在呢,还有孩子……”

  “没关系的,他们都已经睡了……”今天的宋卓明显跟往常截然不同,他抓着许菲菲的手,温柔却强硬地重新靠了回去。

  许菲菲看着他不断放大的脸,恍然间觉得回到了俩人刚刚结婚的时候。自从有了秀秀,他们俩的关系就慢慢变远了,不再是彼此的爱人伴侣,而成了他人口中的秀秀妈跟秀秀爸。

  “你这是怎么了?”许菲菲温柔地抚摸着宋卓脑后的短发,宋卓不说话,只是摇头,许菲菲听着耳边宋卓急促的呼吸声,缓缓地张开手臂,抱住了他。

  第二天一早,宋卓把秀秀送到幼儿园之后,就跑去英姿日化黏着许菲菲,结果刚腻歪了没一会儿,就因为碍事且话多,被许菲菲从办公室里请了出去。

  他事儿没办成,自然不能回家,索性一个人在诺大的厂区里溜达,无所事事的闲散模样跟忙到恨不得一路小跑的其他人相当格格不入。宋卓其实也有点尴尬,却还是硬着头皮东边瞧西边看的。

  英姿日化扩建后的厂区大得惊人,他没头苍蝇似的乱窜,居然正巧转悠到实验室前,巨大的玻璃窗后头,身穿白大褂的韩苏明正在指导研究员修正配方比例。

  “……师傅,外头那人好像是找你的。”韩苏明闻言抬头一看,反倒把宋卓吓了一跳,神情有些慌乱地跟韩苏明挥手打招呼。

  “你怎么过来了?省里哪位领导又要来视察工作?”英姿日化这段时间都快成了各级领导们的定点视察单位了,韩苏明这模样的都练成了接待领导的“熟练工”。许菲菲第一次亲眼瞧见他娴熟安排各级领导的食宿礼物时,给吓得不轻,严重怀疑韩苏明是让人换了芯儿。

  “不是不是,我就是过来看看菲菲,”宋卓刚说完就想抽自己,他的目的就是要进生产车间,接着韩苏明的话茬儿往下顺明明正好,为什么要否认!

  幸好补救的机会来得及时,四车间的车间主任刚好来找韩苏明,说是针对敏感肌肤的蚕丝系列新品第一批次顺利下线,问韩苏明要不要过去看看。

  韩苏明还没吭声,宋卓雀跃地表示自己想去,韩苏明见状便点了点头。

  宋卓没想到进英姿的生产车间这么费劲,换上防尘服戴上口罩帽子不算,还要过什么消毒池跟风淋室,一路上用于监控的摄像头也不少,他做贼心虚,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韩苏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宋卓赶紧冲他笑,拼尽全力掩饰,幸好韩苏明没有继续追究,转身忙他的去了。

  他偷偷松了口气,假模假式地跟着韩苏明看了一会儿新品,就往那个半开放的搅拌池前挪,边挪边把手伸进裤兜,微凉的指尖很快碰触到那只已经被身体暖热的玻璃瓶。

  那是方子雯给他的玻璃瓶,小小的一只,深棕色的,里面是粘稠的无色液体,他需要做的很简单,就是把瓶子里头的液体加入到英姿日化最新推出的新品原料中。

  方子雯说了,只要他做到了,她就会销毁掉那些照片,那些他俩在酒店房间厮混时不堪入目的照片。

  现在时机刚好,那个车间主任跟韩苏明都背对着自己,宋卓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倒数,就在他刚把那个玻璃瓶拿出裤兜的时候,韩苏明却突然叫了他一声,“宋卓!”

  声音不大,宋卓却吓得猛地一哆嗦,玻璃瓶差点都掉在地上,他战战兢兢地回头,韩苏明抱着几盒子新品走了过来,他几乎是茫然地伸手接了。

  “这也算是家里的‘土特产’,送给办公室的同事吧,”韩苏明笑着说。

  宋卓再没找着下手的机会,不过没被韩苏明逮个正着,他觉得自己已然是烧了高香了。

  他脱掉防尘服连招呼都没打就要走,却韩苏明拦下来。宋卓看着他冲自己伸出的手,朗声大笑了起来,“苏明你什么意思嘛?刚给我的就要要回去啊?不带你这样的!”

  韩苏明摇了摇头,这次干脆地指向他的裤兜,“你刚才准备往搅拌池里加什么?拿出来吧。”

  他连个装糊涂的机会都没留给宋卓。

  “知道这是什么吗?”韩苏明拿着那个棕色玻璃瓶,迎着阳光审视着。

  宋卓脸色灰败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没跟我说。”

  韩苏明轻轻笑了笑,根本不信,“你也是学精细化工出身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他抬手打断了宋卓要解释的话,“这么说,你跟方子雯一直都没有断。”

  宋卓牙关紧咬,放弃似的点了点头,韩苏明半天都没说话,宋卓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韩苏明看着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世间少有的怪胎,“……所以说,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我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跟她断的,可她……她手里……”宋卓吞吞吐吐地说不下去。

  “她有你的把柄,可以毁掉你的把柄。”韩苏明冷静地补充道,“所以你就用毁掉英姿日化来替代可能被毁掉的自己,对吗?宋卓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算盘打得这样精,我可以理解你的行为逻辑,但是我不能认同,而且你搞错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韩苏明看向宋卓的眼神里除了厌弃,还夹杂着一抹怜悯跟同情,“方子雯从来都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淡抹浓妆》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5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5/3344877 阅读此章节;

2024/6/19 20: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