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臣,南羡鱼。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19-04-07 06:00|字数:1116

“古者封国,皆有分星,以观妖祥,或系之北斗,或系之二十八星宿,或系之五星。我渠国,地处土南而星北之地,反相属者,何耶?故此缘故,遂将军伐夏未得,皆因星土违和。而今白日焰火自燃而北飞,定是天意所在,助我渠国以君圣臣贤补齐星之所缺。自此,毕当国力强盛,四海来朝,战无不胜。”

南羡鱼将左耳进右耳出的毕生所学七拼八凑成这一席话,第一次感慨书到用时方恨少。

好在正中渠王下怀,当下正逢郭将军伐夏铩羽而归,朝中大臣消极忧虑,有了钦天监这样一番解释,反倒成了鼓舞人心的言辞。

于是渠王不在乎其中几分真假,为我所用便是金玉良言。

“好啊,若真当如此,郭将军数月之后的伐夏定会有如天助。”

当朝为官最会的便是审时度势,听闻渠王的口风多云转晴,顺势拍一波马屁者不在其数。

就在此时,有内官前来禀报,郭贵妃呈上家书一封。

此乃郭将军修书与其妹,所言夏弃守十五城,渠国不战而胜。

得此消息,渠王大悦,前有钦天监所论,后有作证,实乃天助我也。

百官皆跪拜,齐贺渠国大胜。

渠王一改之前怒发冲冠,仰天而笑,说“想不到素来只考天象,不问占星卜卦的南大人居然有这样本领通天的女儿,真是青出于蓝,南家果真是人才辈出,是为钦天监中流砥柱。”

“臣愧不敢当,南家自当为渠国和陛下鞠躬尽瘁。”

“好了,事情已明辨,便就此作罢吧。你叫……什么来着?”

南羡鱼这舌尖舔血的荣耀刚坐定,提着一口精气神,洪亮以对,“臣,南羡鱼。”

从大殿出来,南羡鱼倒是还好,一向胆小的南洛山却有如虎口脱险之感,插着腰话都来不及说,先大喘了两口粗气,晃神半刻。

而后来居上的同僚们路过时难免会贺南洛山“后继有人”。

南羡鱼也知这次实在是死里逃生仰仗于上天垂怜,断不敢再领了这褒奖,故作谦虚之态,频频回应。

林渊可不愿趟这趟浑水,绕过人群径直而走。反倒是南羡鱼撇下一旁还在叨气的南洛山,一个箭步跟上林渊。

“林大人何故如此行色匆匆,莫不是做了亏心事?”

“呵?”林渊本不想理会一个小丫头,但他身为一品大员居然有人胆敢这样说话,真是以下犯上。“不知南大小姐有何指教?”

“不敢,在下人微言轻哪敢指教大人您啊。只是想不到尚书大人美名如虹,背地里竟干这等妇人之举。”

“妇人之举?我没听错吧。我方才在朝堂之上可是对南大小姐闭口不谈,怎的反而落下如此罪名?”

“尚书大人若公然所言,我起码敬你是条汉子。而你私下告状,害得我二人险些丢了性命,甚至牵连南府和钦天监上下,我自认此前并无冒犯怎惹得林大人要如此灭我满门!”

“羡鱼!休得无礼!”

南洛山追上来时已经为时已晚,南羡鱼认定了是林渊告发,特来兴师问罪。却不知这满朝上下,唯有林渊不会以钦天监前去邀功。

     

手机同步首发废材逆袭小说《钦天监里有咸鱼》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3340021 阅读此章节;

2020/8/10 15:5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