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户部失窃案9

作者:季小暖|发布时间:2018-11-22 10:00|字数:2250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纪嫤知还没有怎么见过朱长晏说笑,尤其是面对案子的时候。

  马车一路向纪府行去,下了马车之后,纪嫤知匆匆的跑进了府。

  一边快步走着一边问:“你说的是当年的那个侠盗?不会吧,我记得当时我还很小,传言说那两个夫妻侠盗,因为女的死了,所以另外的那个男的就跟着死了,名字我已经记不太清,不过当时在京城制造了好多起大案子,曾经还扬言要将大明国库挪给百姓的,但是事情过去这么多年……”

  纪嫤知已经推开了自家老爹的书房,纪南风并不在。

  纪嫤知看着自家老爹从不整理的档案,心里有点憋屈,明明线索就在眼前,可是却被眼前的凌乱给打败了。

  “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我爹亲生的,我甚至觉得我是我吴舅舅的女儿!”

  朱长晏看着满屋子凌乱的档案摆设:“其实以前我也这么怀疑,不过现在看来,伯父和你还是有不少共同点的。”

  “比如?”

  “比如自己的东西,都不太喜欢别人动。”

  “那也不能弄得这么乱啊!”

  纪嫤知彻底无语了,以这样的情况,他们就真的只能等到纪南风从皇宫回来再说了。

  朱长晏软声安慰着:“这件事情虽然着急,但已经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只要紧紧地盯着户部尚书秦正保,就不会出差错。”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比如谢允之的案子,这也太巧了,还有……”

  纪嫤知没有办法去阐述她此刻的内心,只是线索交织在一起,成了一团乱麻,她现在并不是毫无头绪,只是屡不清楚而已。

  朱长晏揉了揉纪嫤知的头发,笑着说:“好了,我回去看看父亲那里有没有线索。”

  “还劳烦你送我一趟,其实当时谢伯父都跟我说了我爹被皇上留下去了,只是这一路我想着案子,竟然忘了。”

  朱长晏笑了笑,说:“没事,下次我再来也是一样。”

  “那我送你。”

  “恩。”

  朱长晏上马车前想到了什么,说道:“阿妧和太子爷的婚事将近,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她自小的性子沉静,这块玉是上品,送给她雕琢个小玩意罢。”

  纪嫤知接过朱长晏手中的玉,说道:“我知道这个,姐姐素来喜欢玉,不喜欢金银,晏哥哥有心了。”

  “案子的事情不必操之过急,我问过父亲之后会让战飞给你传信。”

  战飞是朱长晏的贴身暗卫,这在京城富贵人家都是常有的护身符,纪嫤知说道:“这案子背后牵扯不小,晏哥哥你才要小心,战飞要在你身边守着,有什么事情都留在明日说。”

  “好。”

  纪嫤知送过朱长晏,就朝府内走去。

  纪妧知的性格与她并不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沉静性子。

  院子里扑鼻清香,让人觉得似是空谷幽兰般心仪。

  “姐!”

  纪妧知正在画卷上勾勒着一个轮廓,见纪嫤知进来了,笑了笑:“过来。”

  纪妧知是天生的美人胚子,生的面若桃花,眉眼柔和,尤其是皮肤白皙,身段也轻盈的很,穿着一身莲花做底纹的鹅黄色裙子,显得高贵优雅,一颦一笑都足以勾人心魄,也难怪当时画师见到纪妧知一面后,就疯魔了。

  纪嫤知觉得,这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而她不过是捡来的野猴子。

  “姐,这是刚才晏哥哥送给你的新婚贺礼,你看看喜不喜欢?”

  纪妧知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说:“替我谢谢晏哥哥。”

  “其实姐你自己去谢谢不就好了,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什么时候生分过?”

  纪妧知温和的笑着,眉眼越发柔和:“即将是太子爷的侧妃,做事总要注意分寸,虽然咱们一起长大,可是男女有别,不可越矩,你们是未来夫妻,自然不用过多忌讳。”

  纪嫤知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那幅画上,看着倒有几分眼熟:“姐姐画的是什么?”

  纪妧知看着那画卷上的男子轮廓,说:“是太子爷。”

  纪嫤知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在太子府上,见到的那个太子爷朱见深,一只手搂着一个宫女的朱见深。

  就算是背影俊朗,可是她对这个未来太子爷姐夫已经充满了厌恶。

  “姐,这个太子爷的名声不好。”

  “我知道。”

  纪妧知看着那画卷上的轮廓,说:“还记不记得那年进宫,皇上给太子爷选妃?”

  “我记得,当时表姐被皇上看中,最后成了太子妃,不过我看表姐在太子府过的并不顺心如意,那太子府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表姐那样的人在里面都过的小心翼翼,姐姐要是进去了,那……”

  “阿嫤,我是真心喜欢太子。”

  纪嫤知看着自家姐姐真挚而认真的眼睛,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姐姐露出这样的神情了。

  纪妧知说道:“当时我不想成为太子爷的妃子,所以故意穿了一件不起眼的衣服,中途烦闷,去御花园的时候,见到了他,他那么孤独地坐在凉亭里,问我是不是不想成为他的妃子,我没敢说话,他说,他也不想做这个太子,也根本不想娶这里面任何一个女子为妻,我从没见到过这么孤寂的人,所以后来皇上又为我和太子指婚,我的心里其实是高兴的。”

  纪嫤知惊愕的看着纪妧知,她从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段缘分在里面。

  “可是姐,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宫女,比他大十七岁的宫女!你怎能喜欢这么一个男人啊……他就是个渣滓,他为了一个宫女还冷落表姐,他……”

  纪妧知看着她,笑着说:“阿嫤,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或许就像是当时的画师,对纪妧知一见钟情,从前纪嫤知以为那画师只是倾倒于姐姐的美貌,可是当纪妧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纪嫤知突然恍然大悟,好看的皮囊又岂止是一个?那画师之所以疯魔,是因为此后,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有姐姐一个人。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大明女探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3335100 阅读此章节;

2022/5/19 23: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