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秒太长,长到让人心慌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19-10-02 08:09|字数:3153

何凯文预料的一点都没错,韩茉慈果然感冒了,38.5°持续烧了一整晚。

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心理防线一击即溃,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像现在的韩茉慈除了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之外,没有一点力气可以去做分散注意力的事情。

就连刷剧,她都难以支撑千斤重的眼皮。

在半梦半醒之间,她只潜意识不经意地说,“卓昂,我渴。”

不知是巧合,还是仅存的一点心有灵犀,此时,彭卓昂的确就站在门口。

他本来是有钥匙的,这次来,也正是为了还钥匙。

但他在门口站了大概有三五分钟的时间,钥匙在拇指和食指间搓了又搓,还是没有插进去。不光是韩茉慈,他也必须让自己彻头彻尾的与这段感情划清界限。

最后在沉重而缓慢的叹了口气之后,他还是选择按响门铃。

韩茉慈打开门,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在刚刚错叫了彭卓昂的名字后,她更觉得此时一定是还在做梦。

于是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彭卓昂,紧接着竟然把门就那么关上了。

彭卓昂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曾预想过她会哭得梨花带雨,可能还有哀求和埋怨,却没想到一向感情用事的韩茉慈重新见到自己居然会毫无反应!

这简直让他觉得好气又好笑,惊讶的长大了嘴,像是能从里面蹦出一百个问号。

本该是一边倒的局面,韩茉慈出其不意的态度,却让彭卓昂提起了兴趣。

他攥紧了拳头,刚想凿门,还没落到门上,又想想不太对,及时收手,耐着性子柔声细语地说,“茉慈,我有事找你。”

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彭卓昂站立的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挑了挑眉,又说,“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我们……”

他话说到一半,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还是一无所获。如果换做平时的韩茉慈,别说是开门,见到他这样,甚至还会一头扎进自己的怀里。

想到这,他甚至还有些怀念她一头碎碎的短发毛茸茸的样子。

“那我把钥匙放在门框上了,你记得拿吧。嗯……如果有什么事你随时找我。”

彭卓昂走了,走的时候心里莫名的还有点不情不愿的,几周前从这里搬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半分留恋,谁知今天是怎么了。

他心里构建出无数个猜想,唯一没有猜到的真相其实是韩茉慈在沙发上倒头又睡过去了,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真的有来过。

而他却在猜想中大浪淘沙,认定韩茉慈之所以能如此快速走出失恋的阴影,一定是有了新欢。

彭卓昂赌气地一声轻哼,满脸写着不快。当即就在路边摊喝起闷酒。

他本就没什么酒量,却偏贪杯,每次都把自己喝到不省人事才罢休。以前都是韩茉慈屁颠屁颠来给他收拾烂摊子,今天就是死恐怕他也只能横尸街头。

“韩茉慈,韩茉慈,真行啊你。”彭卓昂的脸被酒精洗礼后变得通红,眼神迷离,吐字都已经不清了,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

“老板,大侠套餐!”何凯文大手一挥,千里传音,得到老板心领神会,二人挤眉弄眼之间,他就落座在彭卓昂隔壁。

又是个酒鬼。

何凯文瞄了两眼彭卓昂,见他如此烂醉,本着江湖道义也要好心相劝一下,“哥们儿,喝差不多了,回去吧。”

彭卓昂一甩胳膊,还不领情,“要你管,我喝多了怎么了,哼,打个电话她韩茉慈一样来接我!”

韩茉慈?

何凯文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听到韩茉慈,从以为是相似的名字到确认就是她,也没有半点想要打听的欲望。只自顾自地吃着,心里想的都是对今天酱牛肉火候的夸赞。

但彭卓昂声音实在太大了,越说越来劲,后面近乎用喊的,何凯文想听不到都难。

“我妈说的对,她韩茉慈算什么,根本配不上我。要不是当年我刚分手,看在她暗恋我那么多年的份儿上,我能拿她将就?多少女孩喜欢我,你知道吗?”说着,彭卓昂凑近了何凯文,在他面前伸出食指比划了一的手势,“不是一个,不是一百个,是一个学校!”

喝多了吹牛的人有之,何凯文见怪不怪,只是自己与韩茉慈相识一场,听到她前男友这样轻贱她,也是觉得不堪入耳。

他对应着彭卓昂的食指,呼应了一个中指,二话不说扬长而去,可惜了桌子上剩下的半盘酱牛肉。

何凯文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看到马路中间围观了很多人,一旁还有交警在指挥着拥堵的交通。

从人群散出的人在他身边路过,七嘴八舌地说,“真吓人啊,满身是血,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救了。”

“也怪它主人,不拴个绳子,那狗哪会看红绿灯。我刚才可是看到了全过程,它飞快跑过去,撞它的车起码有五六十迈,实打实地撞上了,嘭的一声,哎呀。你没看见那挡风玻璃都碎了?幸好人没事。这事真说不准是车主赔狗,还是狗主赔车……”

何凯文一听是狗出车祸,二话不说直奔过去,大力拨开人群,只见一只哈士奇倒在血泊中,一旁是泣不成声的女孩。

“听我说,我是宠物医生。现在不要动它,避免二次伤害。”说着何凯文迅速试了试哈士奇的鼻息,“呼吸系统暂时看没问题,现在是抢救的黄金时期,我的宠物医院就在街对面。救不救?”

“救救救,呜呜呜,医生,求求你救救哈宝……我求求你,求求你……”

“你别急,谁能帮我跑一趟宠物医院取个担架?”

没人回应。

一直在看热闹的人们左顾右盼,站在前排的人直接越缩越靠后,慢慢的就走了很多人。

女孩坐在地上哭着拉着旁边一个人的裤脚,她的嗓子已经哭到沙哑,极力恳求着,“大叔求您行行好帮帮忙。”

路人大叔为难的说,“对不起啊,我这还得回家,我就是随便看一眼,真没时间。”说着就逃也似地躲走了。

漆黑的夜,被一盏盏红色的车尾灯点亮,川流不息的路口,充斥着路人的交谈,小摊贩的叫卖和警车的鸣笛声。

这世界从不会因为一个生命的来去而停止片刻,但一旦有人为此而心生悲悯,嘈杂之中也会提纯出安静,静到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上画着长大了的嘴巴。

一秒太长,长到让人心慌。

手术何凯文自己不可能完成,他需要一个助手,沾着血的手在按下手机按键的刹那,屏幕就被蹭得一片斑驳。他顾不上擦拭,紧紧贴在耳朵上。

顾医生的电话打了三遍,依然没有人接通。

冯医生仍在病假期间,唯一的希望就只有阿澈,幸好电话被适时接起,“喂,老大。”

“阿澈,车祸急救,快过来。”

“好!我现在就过去。不过我在哥们儿家打游戏,他家住得特远,怎么着也得……”

何凯文等不及他说完,就冲回宠物医院取担架。在狗主人和交警的协助下,总算是运回了医院。

然而等到进了医院,哈士奇就已经停止了呼吸。何凯文直接将它抬进手术室,争分夺秒做起心脏复苏。

他双手相叠,有节奏地在狗的胸前一下下按下再抬起,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进眼睛里,迷得他的眼球火辣辣的,可他根本腾不出手去擦汗,全力以赴在让一个生命起死回生。

这时,宠物医院有人进来,等候在外的狗主人激动地喊着,“医生,医生!帮忙的人来了。”

何凯文以为是阿澈,大喊一声,“这里!”

可谁料来人不是阿澈,而是气喘吁吁的韩茉慈。

“怎么是你?”

“阿澈打电话给我,说情况紧急,找我来帮忙。”

大病初愈,韩茉慈的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何凯文看得出她的虚弱,可眼下,也顾不得照顾她的感冒,先救命要紧。

只得说,“好,你来当我的手术助理。”

韩茉慈换上一身手术服,别说是做医生给别人做手术,就连她自己也是从来没进过手术室。听着脉搏机“嘀嘀嘀”的响,她紧张地直咽口水。

她进急救室的时候,哈士奇总算是恢复了心跳,呼吸也逐渐平稳。

没有何凯文的指示,她不敢轻举妄动,只细心地去帮忙何凯文擦汗。

手术台上的无影灯打在何凯文脸上,一丝不苟,沉着冷静。

“18号手术刀。”何凯文发号着施令,可韩茉慈哪里认得什么是18号,着急的把这一排长相各异的刀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

何凯文瞥了一眼,“左手边第二把。”

韩茉慈不敢有一丝怠慢,正要用手去拿,被何凯文叮嘱到,“等下,刀刃锋利,用手术钳取。再安装上刀柄。”

她迅速完成一系列操作,把刀递到何凯文手里,还想起电视剧里面的操作,有样学样地把刀转个面,留下刀柄给他。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我的铲屎官女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6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67/3344606 阅读此章节;

2024/6/19 21:5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