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付费

作者:衔乐|发布时间:2023-11-30 10:52|字数:7020

她回来了?

9

那贼人竟是换了副样貌,再度回到了宇文啸面前。

可我此时也顾不上纠缠。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且我早已知道那贼人因为系统限制,无法将一切的真相诉说给他人。

不然她会暴毙当场。

这也是我,最大的底气。

我假装未察觉的模样,留下一个愤怒的背影,径直离去。

宇文啸和我经常会面的地方,无非就是那几处。

今天出游的地点,正是我特意选的。

我挥退跟着我的众人。

不让他们跟着我去哥哥的府邸。

曾经门庭若市的太子府,如今萧瑟不已。

一时间,酸苦的情感交织。

我鼻尖一酸。

我那温润如玉的兄长,为了我的名声着想。

曾多次“不经意”地邀请我和司沐川,来此处赏花。

他总是默默为我打点好一切。

就连我那支亲卫,也是他从江湖搜集来的能人异士。

只为护我此生周全。

哥哥从未想过他会死在“我”的手上。

当初暗卫来禀告哥哥身亡的消息时。

那人用着我的身子,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还朝着宇文啸不满道,

“这点小事都要禀告?”

那可是对我呵护备至的哥哥啊!

那人享受着我身份带来的便捷,却丝毫没有因为逼死了哥哥而感到羞愧。

每每想到此,我都恨不得送那两人下地狱。

她来了也好。

就怕她不来。

我不知道攻略是什么意思。

但那系统说的好感度,我还是能揣测一二的。

这段时间,我对司沐川的袒护。

对前朝的干涉。

对宇文啸的排斥。

无疑是打了他的脸。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因为醉酒就拉着一人行周公之礼。

宇文啸,是自大而骄傲的。

本来我只是揣测那人会不会再度出现?

今天看到那贵女。

我便都理解了。

咯噔——

静谧的院子突然发出了声音。

我目送着偷跟上来的侍女逃窜的背影。

勾起了嘴角。

10

我取下玉佩。

这便是那可以调动亲卫的虎符。

接着找到府内一处暗道,来到了只有我们三人知道的桃花坞内。

粉色的花瓣在空中飞扬。

可当初赏鉴的人,早已不知踪影。

物是人非的哀戚,萦绕在我心头。

“快了……就快了。”

等亲卫和沐川召集的暗部集合好,就有了和宇文啸一战之力。

我将玉佩深埋在了桃花树下。

不日,自会有人取走。

做好一切后,我转身准备离去。

桃花坞内却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

粉色的桃花瓣,瞬间将我的视线吹得都迷离了起来。

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了自己和哥哥,还有司沐川在花下饮酌的场景。

岁月静好。

再抬眼时,风止了。

花瓣也沉落了下来。

那些幻影,消失了。

“哥哥……我和沐川,很快就要得偿所愿了。”

最终我没忍住喉间的哽咽,泣不成声。

只是这次,再也没了可以安慰我的人。

11

被侍卫找到时,我双目通红。

宇文啸得知后,立马就赶了过来。

“曦儿,你怎的……”

他抬手就要抱我,被我冷冷挥开。

“我不叫曦儿,我有自己的名字,我是孟绾舟。”

说完我也不去看宇文啸的脸色,而是直接对上那贵女的双眼。

“她才是你的曦儿。”

我指着面前大惊失色的贵女,嘲讽不已。

她明显慌乱了起来,望着我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奴家岂敢与贵妃相提并论,奴家名喜儿,绝非曦儿呐!”

喜儿在地上颤抖不止,像是生怕我要与她争论一二。

“曦儿,别胡闹!”

宇文啸望向我的目光,已经有些不悦。

但却丝毫没有被我的言语影响到。

真可笑,他一贯多疑。

如今我说出了真相,他反倒是不信了。

只当我是争风吃醋说出的混账话。

“也罢,你起来吧。”

喜儿面色一喜,就要起身。

却被我接下来说的话,弄得怔愣在了原地。

“既然陛下这么喜爱你,那你就随本宫回宫吧。”

12

我把喜儿带回了自己的寝宫。

命人看着她朝着乾清宫的方向磕满一百个响头。

她不甘地望向我。

宫女一时间也踌躇了起来。

竟是没想到这人刚和宇文啸碰面不久,就有了这么大的魅力?

“怎么?本宫使唤不动你们了吗!”

我朝着那宫女吼了起来,吩咐着侍卫将那不听话的宫女带了下去。

杀鸡儆猴。

一时间,便再也没有和我唱反调的人。

喜儿被侍卫强迫着按压着头颅。

“本宫亲自来!”

一下,两下,三下……

我的手指掐进了喜儿的皮肉中,死死看着她愤恨的双眼。

“你以为你赢了吗?他终究会是我的!”

喜儿不甘地叫嚣着。

我假装没听见这些话,只是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

“呵。”我冷冷一笑。

痴迷于情爱的女人,需要倚仗男人的狗仗人势的东西。

或许在她看来,我马上就要成为世间最尊贵的女子。

有什么放不下的。

她压根不会懂我真正的想法。

我不稀罕宇文啸的爱。

我只想他死。

喜儿早已磕满一百下。

再也吐不出叫嚣的话语。

我却还未停止手上的动作。

只是望着乾清宫的方向。

喜儿哪怕把头磕破。

我也只不过是收点利息罢了。

我知道,现下我还不能对她做些什么。

因为跟在我身边的宫女,在我要处罚喜儿的时候,忽然不见了踪影。

“娘娘,皇上唤您过去。”

她带着宇文啸身边的太监,匆匆赶来。

我朝着她冷冷一笑。

她的头低的更低了,生怕我会像对待喜儿一般对待她。

可我清楚地知道。

拔出一个宇文啸的探子,后面指不定还要安排多少个。

没有必要。

“走吧。”

我扔下擦手的帕子,坐上了轿辇。

心下琢磨着一会儿要在宇文啸面前唱着的大戏。

13

“曦儿今天去了太子府?”

宇文啸没有批复奏折,而是伫立在门口。

显然已经等候我多时。

他很聪明,并没有提及我惩治喜儿一事。

但他不提,不代表我不会提。

喜儿,是一个极好的借口。

我刚踏下轿子,就望向宇文啸,通红了双眼,适时地退后几步。

“夫君竟然派人跟随我?”

我装作痛心不已的模样,继续说道。

“也是,陛下如今得了新欢,哪还能记得臣妾?喜儿和当初那贵女一样,都是前朝塞给陛下

的新秀,以后还会有更多,是臣妾逾矩了。”

我转身就要走,却被宇文啸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双眼猩红,眼神中犹疑和疼惜来回交织。

我知道,他急需一个理由。

一个我去太子府的理由。

若给不出,哪怕他不会直接发落我。

也会降罪于沐川。

于是,我叹息了一声,仿佛被伤透了心。

“如今我在前朝自不会有什么母家亲族,他们欺负我背后无人也是应当的。”

这句话无疑是给宇文啸提了一个醒。

我帮扶他上位,却导致自己母国被灭。

自然背后无人可用。

如今他也薄情,忘记了我曾经的付出。

所以我去当初呵护我之人的府邸伤怀,也是情有可原。

宇文啸的心神显然被我挑拨地动荡了起来,他柔情地唤着我“曦儿……”。

想要为自己解释些什么。

我却像是突然发疯了一般,攥紧手中的钗子,狠狠地扎进了宇文啸的胸口。

他的衣衫血色弥漫开。

脸上大惊不已,完全没料到我会突然变脸。

但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打落了我手中的凶器。

染血的金钗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宇文啸带着怒意的咆哮,朝我裹挟而来。

“放肆!孤是不是太宠你了!”

我却直勾勾地看着他胸前染血的袍子。

真可惜,没再刺深一点。

这样,沐川就不用费尽心思,网罗一切可用之人了。

我恰到好处地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一秒。

我似乎看见了宇文啸惊惶失措的脸。

14

等我醒来,宇文啸早已等候在床榻。

他胸口的伤痕,显然已经处理过,看不清任何沾血的迹象。

而底下更是跪拜着一人。

正是喜儿。

她头上的伤痕却似乎没有处理过。

陈旧的血痕遍布在脸颊上,看起来十分渗人。

唯有那双眼睛依旧不甘愤恨地望着我。

我心情莫名好了些许。

结果转头却听见宇文啸捂着我的手,轻声道:

“曦儿,我们有孩子了。”

他的眼睛盛满了毫不掩饰的欢喜。

另一只手更是不经意地抚摸上了我的腹部。

“孩子?”

我装作懵懂的模样。

脸上的欣喜一闪而过。

但瞬间又沉下了眉眼。

我抽出手,淡淡道。

“可怜的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我说的也是实话。

怀孕这件事,我早已知晓。

没提前打掉他的唯一理由。

不过是想给刺杀宇文啸这件事,留一道免死金牌。

而现在,这道免死金牌发挥了作用。

“说的什么胡话!孤封你为后,看谁还敢说你是非!”

我“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着满心欢喜的宇文啸。

仿佛之前的刺杀,只是我和他之间的小情趣。

轻轻地,就给揭过了。

宇文啸见我愣住,以为我是高兴傻了。

他大手一挥,就命令宫人下去督办。

不日,便举办封后大典。

我暗自思忖着。

此举,倒是可以将所有的计划提前。

15

宇文啸嘱咐我好好休息。

又命人送来了琳琅满目的珍贵药材,说是给我补身子。

哪怕离去,他也没分半个眼神给喜儿。

喜儿嫉恨地望着我。

我淡淡啜饮了一口莲子羹,这才打发了众人。

房门重新合上,喜儿顿时站立了起来,嫉妒地质问着我:

“你既然有了孩子,为何还要挑事,好好陪着宇文啸荣华一生不好吗?”

多么理所应当的语气。

仿佛我如今的一切还要感谢她的施舍一般。

可我本就是一国公主。

这些本就是我应该拥有的。

如今被这个占了我身子的人搅得一团糟,她还在此大放厥词?

我气得有些坐不住,也站起身走到她跟前。

她现在这具身子,比我小大半个头。

姿色倒也能算个小家碧玉。

“现在倒是不装了?你这个卑鄙的小偷。”

我鄙夷道,掩下心头迸发的杀意。

接着凑近喜儿的耳边,继续补刀道。

“有本事你和宇文啸摊牌啊,告诉他,你才是他心心念念的曦儿。”

“我都帮你到这儿了,可是他却不信呢。”

越说下去,我的眼神愈发阴鸷。

怒气也越来越控制不住。

猛地狠踹了喜儿一脚后,我呐呐道:

“毁掉他人一世的感觉,如何?”

看着她的眼神由愤恨变得惊魂不定起来。

我莫名心情好了些许。

有苦难言,有话难说的感觉也该她体会一下了。

将她留在寝宫,我正准备命宫人进来,喜儿猛地拦住了我:

“不管你想做什么,你若伤害宇文啸,我定不放过你!”

若不是知道她对宇文啸并无多少真情。

我还真会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

当然,是在地下。

我眼神一寒,朝着外面的宫人吩咐道,

“来人!将她拉下去杖责五十!”

蠢货,也不想想如今自己是什么身份。

看不清形势就跑来叫嚣。

不长记性!

16

当夜,一道身影突然窜进了我的寝宫。

我立马翻身下床。

“你不要命了!”

宇文啸才刚走不久,万一他去而复返……

我不敢想。

来人正是司沐川。

看着我毫不掩饰的关切模样,他失神了片刻。

“我只是提醒你,别自作主张,今日一事,你实在太鲁莽了!”

他冷冷说道。

但眼神里流露出的担忧,做不了假。

“没关系。”

我轻笑着望着他,一如从前。

“都已准备就绪,你且再等等。”

很快。

很快,我就能为父兄亲族们报仇。

很快,我就可以得到解脱……

经孩子一事,宇文啸对我的荣宠比以前愈盛。

每每下朝都要过来看我,与我温存一二。

害得我只能吩咐沐川那边的暗部,减少交集,在封后宴上做好准备。

“明日便是曦儿的封后宴了,今日孤便留宿在曦儿这里吧。”

宇文啸一反常态,非要留宿在我的寝宫。

要知道自从我怀孕以来,他就没碰过我。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一寒。

可还没等我再推脱什么。

他已经摸索上了床榻,轻拍着我僵硬的身子。

“睡吧,曦儿,孤不碰你。”

一夜漫长。

但好在这种屈辱没有太久。

我很快熬到了宴会上。

随着宇文啸落座。

席下表演的众人,拿出了浑身解数。

只为在今天博一个好彩头。

我看得神情恹恹。

直到一人翩身而至,上台舞起了剑舞。

我才一改疲态,神采奕奕了起来。

那剑舞翩若惊鸿,剑法奥妙不已。

连宇文啸都为其喝彩,在其间吩咐公公给那人派去了许多赏赐。

可我知道。

这是沐川的安排。

因为那人耍的剑舞,正是司沐川的成名绝学。

只是他当上将军后,就鲜少在外人面前展露。

唯有我们几个亲近之人有幸见过。

我看得不禁眼眶湿润。

快了,就快了。

17

一舞毕,那人在地上跪拜接赏。

宇文啸显然也很欣赏这剑舞,竟吩咐那人朝前拜见。

“不知你是否愿入我朝,教习剑术?”

宇文啸朝他抛出了橄榄枝。

可那人只是冷冷一笑,突然发难。

他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刃。

直逼宇文啸的喉咙。

“陛下小心!”

那被我扔入凤鸾殿柴房的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

看到这幕,她更是没多想。

直接为宇文啸挡住了这一击。

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襟。

“来人呐!护驾!”

尖细的嗓音响起,宇文啸的护卫和沐川的暗部瞬间纠缠在一起。

茶盏翻腾,众人骚动。

宇文啸却没管地上的喜儿,而是遥遥望了我一眼。

没有恼怒,没有哀伤。

仿佛这一切他早已料到一般。

我被他看得有些莫名。

但此时的我早就被司沐川接到了身边。

被一众旧部牢牢护着,远离打斗。

又见到远处的狼烟升起。

一切的结果,已有定数。

18

“谢谢沐川,药很好。”

我服下了打胎药,身下血流不止。

但我的眼睛却熠熠生辉。

似乎回到了从前那般无忧无虑的光景。

司沐川瞟向我的眼神十分复杂,他绷紧了脸。

“你……”

他欲言又止。

“没关系,他即便生下来也不会快乐。”

司沐川被我说得表情一滞。

他想落荒而逃,却被我扯住了衣袂。

被他动作一带,我直接从床榻跌坐到了地上。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司沐川大惊,冷硬的神情再也绷不住。

他直接将我抱了起来,轻轻放在床上。

可我的手,依旧抓着他的衣袂,未曾放开。

仿佛不得到那个答案,不罢休一般。

“沐川,现下你可信我了?”

半晌,他微微颔首。

我抱紧了司沐川,感受着熟悉的体温传来。

一切的委屈和辛酸,似乎有了一个宣泄口。

我不管不顾地大哭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我被那人强占身子的委屈。

没有人知道,亲眼看见自己的国家覆灭,亲人自戕的痛苦。

冤枉,无从说道。

“哭吧,我在。”

“还好你回来了。”

司沐川轻拍着我的背,像以前一般哄着我。

19

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在那次宴会中逃了出去。

“若是放任不管,以后定成大乱。”

司沐川底下的将士慌乱不已。

但沐川却是十分地淡定,仿佛胜券在握。

他命人给宇文啸捎去了一封信。

那信上写道,我已将孩子流掉。

我对此分外不解。

宇文啸经宫宴一事,定是恨透了我。

如此一刺激,就不怕他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可司沐川只是笑而不语。

不久,就传来宇文啸亲自将喜儿凌迟,又自刎在了边城的消息。

我不懂,也无法理解。

但好在他剩下的残兵败将,已经不足为惧。

司沐川收拢了旧部和我的亲卫。

将那些残存势力尽数扫荡。

又是一年桃花开,我与司沐川回到了桃花坞。

看着纷飞的花朵。

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

21

宇文啸番外

我是部落之王并不看重的孩子。

我的兄弟们,都恨不得我早些死去。

在我们部族,抢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至于怎么抢到,并不重要。

我本以为我会死在那个冬日。

因为兄弟陷害,我被追杀。

狼狈逃窜。

身边的忠仆,早因我断送了最后一丝生机。

或许,我那凶蛮的阿父说得对。

我这种低贱之人,不配活着。

哪怕街口新开了一家施粥铺,我这孱弱的身子,也抢不过那些贪食的乞丐。

每次拿到的东西,都会被他们哄抢一空。

我以为,我要死了。

可上方的风雪,却突然被人遮掩住了一隅。

一道红色的身影,闯入了我的眼帘。

是那施粥铺的小童。

她正拿着一碗热腾腾的粥,递给了我。

“喏,给你,每次看到你都被人抢去了吃食,那些大坏蛋,就该打走他们,快吃吧,别饿着

啦,以后要赶紧吃完知道了吗?”

她笑靥如花,说着不谙世事的天真话语。

后来,她就被一个穿着精致的男童接走了。

只是,那男童看我的眼神,隐隐有些不愉。

不久,我就被人找到,塞了几块饼子赶出了城。

呵,这种小威胁可比我那些兄弟们,手段轻柔多了。

我也知道了那女童的身份,竟是当朝千恩万宠的小公主。

后来,我一路弑兄杀父,成了部落最尊贵的王。

我向王朝求亲,却被拒绝。

他们鄙夷我的出身,说我不自量力。

那小公主更是一早就和那将军之子,赐了婚。

我想,是不是我成为最尊贵的人,她就肯嫁给我。

令我想不到的是,后来她竟主动找上了我。

我虽是奇怪她的所作所为与我打听到的全然不同。

但如今的眉眼,和儿时看着的一样。

虽然我总感觉少了些东西。

但我愿意纵容着她。

哪怕我在她的要求下,夺了王位。

哪怕她后来,突然变了性子。

甚至联系上了司沐川,密谋要置我于死地。

我都是烧毁了密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至,又有一人带着她当初给我的熟悉感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

一个无稽的猜测,浮现在我的脑海。

所以,宫变后,我带走了那人。

在我的连番酷刑下,她招了。

但当她说出真相的时候,身体炸成了一团血雾。

对外我说将那人凌迟处死。

没等我从换魂的事实中缓过来,我又收到了司沐川的消息。

一如当年那般。

她是恨我的,不然也不会打掉我们的孩子。

我终究是伤害了她。

我已经造成了这一切,再也没有资格和她坦明我的心意。

而我们……也都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全文完。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只愿此生共白头》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97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972/8022204 阅读此章节;

2024/5/25 4: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