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付费

作者:衔乐|发布时间:2023-12-28 07:28|字数:6272

是夜,在听见外面傅奕川安排的侍卫,接连倒下后,我便知道傅雪宁拍的人,来了。

窗上被人开了一个洞,迷烟窜了进来。

我咬碎太医一颗给我的清醒丹,装晕。

被人抗在布袋里,几个翻越后。

我听见了傅雪宁的声音。

“那贱人终于逮到了!”

“竟是被太子哥哥带走了,还安排在了京城外的山庄里。”

“这贱人真是好命,当初我找太子哥哥讨要那处山庄他都没给我。”

傅雪宁越想越气,猛地一脚踹向我心口。

我顺势醒来,唇齿间溢出鲜血。

在看见公主由于嫉恨而狰狞的脸色时,惶恐地在地上瑟缩起来。

心下却是冷嘲不已。

“也不知太子哥哥看中这贱人什么!看见本宫就抖若筛糠,全然没有本宫半点仪态。”

“就你还和本宫争宠,也配?”

傅雪宁捏着我的下巴,一巴掌扇了过来。

我瞧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脸,这就是阿娘心心念念的妹妹。

真是个好“妹妹”呢。

好着我对她早已无了那些亲缘之情,只剩下想将她拉下地狱的决心。

如今这些羞辱,只不过鞭策着我尽快施行自己的计划而已。

傅雪宁还想发难,一道慌忙地声音闯了进来。

是她身边的贴身侍女。

“公主,太子,太子殿下他来了!”

我眯起眼睛,瞥见傅雪宁狰狞的脸骤然惨淡下来,转而又是一片阴沉。

“他怎么来的这么快!这贱人他竟如此在意吗?”

傅雪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命人堵住我的嘴将我压去帷幕后的暗室中。

打开一条缝,让我亲眼看着她怎么和太子亲昵。

不过半盏茶时间,傅奕川就那么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质问道,

“晚娘是你绑走的吗?”

傅雪宁愣了一愣,转而拿起手帕拭泪,

“太子哥哥就这么想我吗?”

“当年太子哥哥可是许诺雪宁,从来不会对雪宁凶的。”

“如今哥哥为了一个不知道去哪的妾室,就跑来质问我,呜呜呜…”

谈及当年,太子的神色也缓和下来。

那人的情报曾说起过这件事,便是当年的太子并不受宠,甚至皇帝早已有令贵妃再生一个皇子,改令之意。

若不是贵妃早逝,如今的傅奕川能不能安坐储君之位都还另说。

其中,傅雪宁作为皇帝身边的暖心女儿,可没少给傅奕川说好话。

那时她才多大,不过三五岁的小儿而已。

却能让傅奕川认下这份恩情,对她颇为照顾。

我不敢深想,如此聪慧的傅雪宁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也不想知道那一个答案,哪怕我的心里早已有了推测。

“是太子哥哥错了,雪宁别哭了。”

“哥哥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鹿鸣楼的糕点,你快尝尝。”

傅奕川给身后的内侍递了个眼神,顺势接过他怀中的糕点。

温柔的投喂着傅雪宁,更是在他吃完一块后,轻轻擦拭着她的嘴角。

傅雪宁有意无意地扫过我的方向,露出嘲讽的笑容。

仿佛再告诉我,看,太子哥哥还是我的。

你永远也替代不了我。

无趣。

她在跟前享受着傅奕川的服侍,浑然不知他眼里的暗芒愈发黑沉。

有些恩情,用多了。

渐渐也没那么大效力了。

只会让人以为是威胁,徒增厌恶罢了。

傅雪宁有小心思,但不多。

更是在爱上一个男人后,便只剩下了争宠的俗套戏码。

傅奕川走了。

傅雪宁这才朝着暗室走了进来,她俾睨地看着我,宛如一只斗胜了的母狮。

“都说了,不要与本宫争。”

“你,算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我便抬头哈哈大笑起来,一改懦弱的模样,朝着傅雪宁挑衅起来。

“公主以为自己赢了吗?”

“可是公主啊,你永远得不到自己心爱之人。”

“但是我可以,毕竟太子殿下,可不是我的哥哥。”

哥哥二字,我咬的很重。

杀人就要诛心。

我直接粗鲁地撕扯开傅雪宁的遮羞布,将她龌龊的小心思袒露在人前。

侍卫和宫女纷纷低下脑袋,颤抖不已。

这还是第二次有人当面戳破傅雪宁的心思。

上一次那个挑衅傅雪宁的贵女,早就被她命人沉了塘。

傅雪宁对太子的不伦之心,即使众人都深知杜明,却都埋在了心底。

她也不出我所料,被我刺激地疯了起来。

“你说什么!贱人!贱人!”

傅雪宁不管不顾地和我撕扯在了一起,发髻散乱。

混乱中,我在傅雪宁脸上留下了三道鲜红的指甲痕迹。

先收点利息。

傅雪宁受疼一脚踹向我的肚子,那些反应过来的侍卫,就将我从傅雪宁身上扒拉开。

“你知道什么!我和太子哥哥本就不是同父…”

傅雪宁大抵是被气昏了头,竟是口不择言起来。

却被紧接着闯入的傅奕川吓到,兀自噤了声。

她还沉浸在去而复返的傅奕川身上,但我已经思考起来她后面的话。

不是同父异母的孩子。

我猜到了傅雪宁后面想要说什么。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

想到这个早就被我揣测到的答案,我还是心寒了又寒。

哪怕知道自己不是贵妃所出,依旧杀戮那些和自己颇为相似之人。

宁可错杀也不肯放过。

就怕自己的身世,有些许可能会被戳破而已。

那傅奕川对此,又知道多少呢?

毕竟在寻找那些和傅雪宁肖似的女子中,他可是立了大功。

“晚娘!”

他瞧见被侍卫钳制住的我,眼睛猩红。

“滚开!”

他一把挥退那些侍卫,却在看见我大腿根流淌下的刺目鲜血时,身形晃了晃。

“太医!太医!快来看看她!”

傅奕川的声音像只丧偶嚎叫的孤狼,凄惨而荒诞。

他打横抱起了我,就要带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傅雪宁忽然抱住了他的大腿,哭嚎道,

“雪宁,雪宁好疼。”

她指着自己的脸颊上,那三道红痕。

傅奕川身形一滞。

我连忙咳嗽起来,“殿下,让太医先给公主看看吧,毕竟我只是失去了一个孩子,但公主可是被抓伤了啊。”

我语气平淡而萧瑟。

彷如心死。

傅奕川的步伐瞬间坚定起来,踢开了公主。

但也命另一个太医即刻去医治公主。

傅奕川将我轻柔地放在床上,又焦急地呼唤着之前那位太医后,我便心满意足地晕了过去。

看,我终究是赌赢了不是吗?

筹码,要更大。

才更有胜算。

我不想出什么变数。

我要亲眼看着傅雪宁堕入地狱。

她在意的一切,我便尽数摧毁就好。

“太医,晚娘怎么样了?”

“回禀殿下,晚娘失血过多,需要好好调养,但孩子…”

“罢了,你在这里扎针,本宫先去看看药。”

两人交谈的声音响起,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太医这才发话道,

“别装了,我刚刚就给你施针过,想必你应当转醒了。}

我轻轻抬眼,对上一双有些隐怒的眸子,有些发愣。

可当我再看去时,那太医眼里依旧是一派平静如水。

“你可是对傅奕川动心了?”

他见我不说话,挑了挑眉说道。

意有所指地望向傅奕川去煎药的方向。

我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他若有意,那日早就闯进去了。”

“更何况,上次你替我看过身子,不就告诉过他我怀孕的消息吗?”

“不过是些自我感动的深情戏码罢了。”

是啊,傅奕川不可能不知道我身子的情况。

却还是想知道傅雪宁藏着的秘密,故意去而复返,躲在后面看了一出好戏。

又在见我落红时才慌忙进来,尽显深情姿态。

一来,傅雪宁因此事,肯定心虚余他,后面他再好差遣傅雪宁行事,便容易许多。

二来,我因英雄救美的戏码“感动”不已,对他死心塌地。

殊不知,我早就知道他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

因为那人,也就是威名赫赫的三皇子,快要从边关大捷回来了。

傅奕川若在还没定太子妃时,闹出什么外室子的风流韵事,难免对朝中的局势不利。

毕竟,三皇子的家族可是满门忠烈,而一个空有太子名头,却不得皇帝喜爱的孩子。

难免落后了些许。

“你清醒就好。”

“只是你当真不想先从这里出去吗?”

“三…主子快要回来了,后面的事,他自会安排。”

不知怎么,我清晰地看见太医的眼里闪过一丝喜意。

不是我的错觉。

“也罢,找个机会,我们这样…”

我凑近太医的耳边,将我的计划尽数吐露。

说完后,他的耳朵有些通红。

在傅奕川拿着药汤进来后,便告辞离开。

“晚娘,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傅奕川坐在我的床沿,搅动着碗中苦涩的药汤。

我恢复了古板无波的模样,死寂地看着被子。

在他递上一勺汤药后,更是痴呆地将药沿着嘴边吐露出来。

我像是被傅奕川的话触动了一番,开始含糊不清地呢喃着。

“孩子…孩子…若是殿下早来一些,若是…若是…”

后面的声音逐渐被我的呜咽声代替,我疯狂地揪住自己的头发。

傅奕川的眼眶蓦地红了。

“公主,公主为什么不放过我的孩儿…他,他有什么错,他还是个未出世的孩子,是我和殿下的第一个孩子…”

愧疚和心疼最好的发泄方式,就是转移自己的怒火。

傅奕川自然不会告诉我,一切都是他的谋划。

他只会将一切罪名,安在踹了我的傅雪宁身上。

“晚娘,你把药喝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嗫嚅了下嘴唇,眼里的神色逐渐坚定起来。

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待他走后,我将药汤一饮而尽。

里面的药材可都是好东西哩,不能浪费了。

“呦,你当真下定决心了。”

刚喝完,太医从房梁上落下身形。

我眯了眯眼,这人的武功倒是不错。

“你不必再试探,我从未动心。”

以后也不会。

傅奕川看似是替我出头,只不过是为了寻个由头,将傅雪宁好生敲打一番。

威胁她去做些事情罢了。

看来三皇子的回归,傅奕川倒真是急了。

太子京郊的别院失火。

等到赶来的人熄灭时,别院燃烧地只剩下废墟。

我带着兜帽,和太医站在房檐上,朝着匆匆赶回来的傅奕川遥遥望去。

见他像是疯了一般在废墟中,翻找着什么东西。

我眼神闪了闪,正准备转身离去。

被太医拦下,他贱贱地吹了声口哨,

“太子殿下还真是痴情人啊。”

“也比不上三皇子您手段通天。”

我镇定答道,太医身形晃了晃,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转而依旧笑着看着我。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武功高强的太医,说出去谁会相信。

另外他又能那么恰好地安排死刑犯的尸骨,用来代替我和他。

甚至故意给傅奕川留下三皇子出手的痕迹,让他后面的行事愈发急促起来。

手段滔天,工于心计之人。

只是个小小的太医?

我才不信。

想必边关的战事早已平定,他便提前溜了回来,准备收网了。

我和三皇子在霓裳阁的别院里呆了两月。

看着朝廷的那些虚虚实实的情报,有些头疼。

“你想不想,看一出好戏。”

一日,三皇子闯进我的屋子。

这几日,我和他也有些不打不相识。

我替他筛选情报中有用的信息,他往返于各大据点。

“你终于舍得回朝了?”

“不,是皇帝要嘎了。”

他笑着朝我晃了晃手指,“你那个妹妹,可真是个毒花啊。”

加上傅奕川迫切继位的心情,傅雪宁给皇帝的药剂可是加了两倍往上。

也是皇帝身子耐受得住,撑了这么久了才病倒。

三皇子班师回朝那日,宫中为他举行了庞大的盛宴。

我带上面纱,混迹在他身后的宫女中。

看见面上虽有愁色,但眉眼中竟是光彩的傅奕川。

有些好笑。

更是在看到毫不掩饰自己喜悦之情的傅雪宁,彻底弯了弯眉眼。

他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离自己想要的位置不过是临门一脚。

只要今夜能成功钳制住三皇子,便能高枕无忧。

请君入瓮的鸿门宴罢了。

“孤敬皇弟一杯。”

傅奕川索性不演了,笑意吟吟地将酒盏推到了三皇子面前。

“大胆!太子竟敢自称孤!”

三皇子身后的武将,立刻炸毛了起来。

可三皇子却显得十分淡定,他轻轻扫过那些悄悄站在傅奕川身后的官员,粲然一笑。

“皇兄这是料定父皇已驾崩了?”

傅奕川拍了拍手,皇帝身边的侍候太监就掏出了一道圣旨。

“上面写着父皇已感时日无多,自觉退位于孤。”

众人哗然,窸窸窣窣地交谈不已。

傅雪宁也站在了傅奕川身旁,揽住了他的胳膊,

“是啊,三皇兄还是尽快束手就擒吧,不然奕川哥哥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御林军渐渐朝这处聚集了过来。

却不料傅奕川竟是一把甩开了傅雪宁的手,把她推做在地上。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碰孤!”

眼里全然没有半分情意,傅雪宁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似乎不认识了眼前的人一般。

可我是知道她的惊诧的,毕竟昨日她可是在殿前好生与傅奕川温存了一番,将自己的身子也给了他。

餮足后,才将最后一颗毒药喂进了皇帝嘴里。

她大抵也想不到不过一夜,眼前的情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傅奕川!”

她羞恼地吼出了声,迎来的却是傅奕川的一个巴掌。

“真脏。”

傅奕川挥剑斩落下刚刚她抓过得衣袂,用脚碾入尘土里。

傅雪宁红了眼睛,垂下头,不知是认清了眼前的事实,还是彻底看清了自己所爱之人是个薄情郎。

“戏演完了吗?”

三皇子闲适地掏了掏耳朵,状似不经意地扫过我,这才命人将一人抬了过来。

众人大惊,连傅奕川亦是如此。

抬过来的那人,穿着龙袍,赫然就是傅奕川嘴里咽气了的先帝。

“逆臣!逆子!”

皇帝像是气急了,手指颤动不已,双眼更是通红得像要突兀出来一般。

“太子不忠不孝,竟敢毒杀孤,御林军听令,即刻…斩杀。”

可傅奕川只是最初惊诧了一下,瞬间就镇定了下来。

御林军并未动,他身后的众臣虽交头接耳,但也未有人挪动分毫。

见此,皇帝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在不甘中咽了气。

毕竟毒入心髓,三皇子那颗假死药也不过是吊住了他半口气而已。

“来人!将三皇子即刻斩杀!”

被三皇子戳穿了真面目,为避免夜长梦多,他直接拔尖朝着三皇子狠劈了过去。

“皇兄该不会以为,我什么都没准备,就来赴宴吧。”

“我又不是傻子。”

他吹了声口哨,轻松地接下傅奕川的剑。

那些密道中窜出的大军,瞬间就将整个皇宫都包围了起来。

在沙场中活下来的铁血将军,对付宫廷中三四两拳腿的软脚虾兵,自是没什么好说的。

“你,你不是驻军在军郊吗?”

傅奕川本想今夜生擒三皇子,威胁他臣服自己,将那批铁血士兵收入自己营下。

若不从,杀了便是。

却没想到,自己反倒是成了猎物。

三皇子这两月的奔走,可不是为了别的。

自然是多年的筹谋,将曾打探出来的皇宫密道,好生摸索了一番。

这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大军运到了皇宫里。

傅奕川被剑钳制在地上,吃了一口黑泥。

大臣和御林军也尽数缴械投降。

傅雪宁站了起来,朝着傅奕川走去。

三皇子正要有所动作,我拦住了他,

“哀莫大于心死,让她看清自己爱上什么样一个人,自然知道通了。”

而后,我便可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贱人,你敢利用我。”

她踹了傅奕川一脚,傅奕川恶狠狠地盯着他,两人对骂了起来。

争执中,傅雪宁完完整整将她和傅奕川毒害皇帝的经过,说了出来。

那些原本摇摆不定的臣子,瞬间坚定地看着三皇子。

倒是省了一些事。

而傅奕川也不甘示弱,将皇贵妃和皇帝的那些不伦之恋,包括傅雪宁的存疑身世,都给说了出来。

更是说傅雪宁不知廉耻地勾引他。

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众人唏嘘不已。

“压入牢中吧,我们的协议就算达成了。”

我和三皇子说道。

不曾想到,傅奕川竟是听到了,他慌张地看着我露出面纱外的眉眼。

一如当初我们相见的模样。

只不过这次,我在上,他在下。

“晚娘,救我。”

13

我先去见了傅雪宁。

她见我到来,也不惊讶,像是看淡了红尘一般。

“你来了。”

远离情情爱爱的傅雪宁,终于有了些许脑子,开始思考起一切事情的巧合处来。

“你是姐姐,是吗?”

“姐姐,救救我好不好。”

“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一脚将她踹在地上,用鞋子碾着她那张和我肖似七八分的脸来。

“你明明知道,自己不是贵妃所出,却要虐杀那些无辜的女子,企图掩盖真相。”

“也许你早就认出了阿娘,对吗?”

“只不过,你怕被拆穿,怕再也享受不了荣华富贵对吗?”

我瞥见傅雪宁脸上的心虚,正准备给她一个痛快。

“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姐姐,饶了我好不好。”

死不悔改,死不足惜。

我用匕首插进了傅雪宁的胸膛,避开了她的心脉。

又命人将她去和傅奕川作伴。

曾经被用在他们折辱致死的人身上的刑罚,都转移到了他们自己的身上。

他们,也该好好尝一尝那些人生前的滋味。

在我准备离京时,就听闻那两人被折磨得咽气了。

三皇子策马追来,朝我伸手,

“晚娘若是你愿意,我愿意许你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他眼神灼热地盯着我。

我拍开他伸出的手,笑道,

“我可不要给你当苦力,后会有期。”

我策马而出,天下之大,又何必束缚在那些宫廷的情情爱爱之中。

阿娘,我终于可以活成我自己想要的样子了。

     

手机同步首发古代其他小说《晚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99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990/8022808 阅读此章节;

2024/5/25 3:3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