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瓣玫瑰 生存法则 2

作者:柠檬羽嫣|发布时间:2021-03-18 03:35|字数:2586

  许是因为白天的争执,这一晚苏归晓并没有睡好,破碎的梦境里又浮现起了当初的事情,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差五分钟六点。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母亲的视频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苏归晓略一叹气,起身去屋外接起了电话。 

  画面里,室内的光线不算明亮,母亲还躺在床上,脸上透着些许疲惫,大概也是刚醒,母亲问她:“起了?今天是什么班?” 

  沈宝英知道苏归晓日常六点起,一般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但从她略显犹豫不安的神情中,苏归晓猜到了:“白班,妈,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沈宝英长叹了一口气,默默说道:“我梦见你爸走那天了……” 

  这或许就是血缘和家人吧,会有这样默契的巧合。 

  苏归晓低头,也几不可闻地轻叹气,再开口的时候用尽可能积极的语气道:“妈,你别多想了,再休息休息,注意身体。” 

  沈宝英并不想让负面情绪影响苏归晓,只是梦里失去至亲的痛苦过于清晰,她在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就已经拨通了女儿的电话,此时看到女儿好好地出现在屏幕里,心也就定了一大半,又恢复了平日里轻松乐观的样子。 

  “你要是真关心我,就赶紧找个男朋友回来,别天天就知道手术手术的,你已经离三十没有几年了,三十五就高龄产妇了,到时候遭罪的是你,你是学医的你还不知道吗?” 

  听到亲妈的话,苏归晓顿时有些头疼:“妈,我努力学做手术不也是想治好我爸当年得的那种病吗?你想想是不是也挺有意义的?再说找男朋友也要讲缘分,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嘛。” 

  沈宝英认真道:“你现在学手术治好你爸的那种病对你爸也没什么意义了,但你要是孤家寡人每天过得都不开心,你爸知道了可是会难过的!我也早晚是要离开你的,你要早点建立你自己的家庭,二十多岁正好的年纪,多出去转转享受享受生活,别天天把自己困在手术室里,人生苦短,要懂得珍惜!” 

  苏父的猝然离世让苏归晓和沈宝英的人生观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苏归晓立志刻苦努力要成为最优秀的医生、做别人做不了的手术,而沈宝英却醒悟了人生苦短,只盼她及时行乐。 

  奈何劝不动,根本劝不动。 

  苏归晓含糊地应着“知道了”,可从她的表情中,沈宝英知道自己又是白说。 

  挂断电话,苏归晓又是一叹气,她将自己的全部押上,尚且不一定获得一个和其他男同学平等竞争的机会,又哪里敢奢求什么享受生活? 

  她能够理解母亲的心情和担忧,她毕竟已经二十七了,别说同龄的其他行业的人,就是她的博士同学们,也有不少已经结婚甚至有孩子了——但大多是男生。 

  对于他们而言,结婚生子不过是朋友圈里的一张结婚照,妻子病床边抱着孩子的一张全家福;而对于选择在读研读博期间生子的女生而言,要面临的却是留级、延毕,有的甚至再没能完成学业,最后直接退学。 

  想到这里,苏归晓愈发清醒了几分,回屋拿好东西去梳洗,随后小心翼翼地用遮瑕盖住黑眼圈,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她疲惫的痕迹。 

  苏归晓对周启南所说的下一台脑干手术并没有让她等太久——急诊又收入了一名更为严重的动静脉畸形破裂患者。 

  周启南同时通知了苏归晓和韩晓天做上台准备,话说得也很直白:“等小苏坚持不住的时候,至少还有小韩把活干完。” 

  虽然明白周启南依旧不看好自己,但苏归晓也并不想费心多去争辩什么,只想手术台上见真章,却没想到意外突生。 

  苏归晓在这个关口来了月经。 

  从早上起,她就觉得小腹隐隐有些坠痛,连带着腰也有些酸,可掐指一算经期还有几天,她也就没有当回事,只当是熬夜熬得身体有些疲乏。此时看来,她当真是大意了,许是因为最近熬夜比较多,经期变得不规律,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了。 

  苏归晓因为体质问题,来月经的第一天会有强烈的痛经,再加上她刚才喝了半瓶凉水,她在心里只来得及暗叫一声“糟糕”,小腹的痛感已经越来越明显。 

  此时距离手术的麻醉准备完成还有半个多小时,她必须在这段时间解决好自己的问题,这个跟台机会是她硬要破除性别偏见争取来的,如果真的因为这样特殊的女性原因在这个时候放弃,那真是没有比这更打脸的,此后她也没有立场再去争取什么。 

  翻找出止痛药匆忙服下,因为痛经,苏归晓的额头已经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她走到手术室休息区的椅子处坐下。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咬紧牙关静静地忍耐着,默默计算着时间。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太对,手术室的护士长陈涵路过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多问了一句:“归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归晓抬头,冲着陈涵勉强地笑了一下:“没事,只是痛经,已经吃药了。” 

  陈涵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你现在这儿歇歇,不行就回去休息吧。” 

  苏归晓应了一声,只是说:“没事。”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有事,她并不想自己的狼狈状态被传出去,不想让这件事成为她需要被照顾的证据。 

  却没想到,陈涵刚走,就有一个苏归晓此刻并不想见到的人站到了她面前。 

  韩晓天。 

  他显然听到了刚才她和陈涵的对话,此刻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得意中透着关切,关切中透着同情,同情中透着笃定,最后他站在那里,对着椅子上的她居高临下地说出了那一句:“都这个样子了,别坚持了,回去休息吧!” 

  苏归晓看着他,坚定地回应:“我没事,不需要。” 

  韩晓天料定她会这么说,哂笑了一声,抬头看向墙上的电子表:“你们这些女生真是……还有五分钟手术开始,看你这个样子走到手术间都费劲,还要站十几个小时,别现在逞强说没事,回头倒在里面,让我抬你出来。” 

  韩晓天话里的轻视太过明显,苏归晓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我不是逞强说没事,而是根据医学得出的结论,我在两点三十六分进到这里之前已经吃了止痛药对乙酰氨基酚,对乙酰氨基酚主要通过胃肠道吸收,半衰期是3~4小时,血浆峰值通常会在30~120分钟内出现,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一般是30分钟起效,也就是……” 

  苏归晓说着,抬头看向了墙上的表,刚刚好,三点零六,她牵唇,看向韩晓天:“也就是现在。” 

  她轻舒气,腹部的疼痛相较于之前已经好转了许多,虽然还有丝丝隐痛,但这些,韩晓天不必知道。 

  她抬起手,十指微动,飞快地将口罩的带子系好,再抬头时已经挺直了身板,头微微地扬起,依旧是平日里那个清冷果决的苏归晓。 

  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她微偏头,对韩晓天道:“我们走吧。”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柳叶刀与野玫瑰》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6784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67843/7570515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