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后方医院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7-30 07:22|字数:2618

民国廿九年。初冬。

夷陵。点军坡。四周山丘环绕,林木参天。山间一片开阔的谷地上,全部搭建着黄绿色的军用帐篷,帐篷外,挂着白底红十字的标志;帐篷里,不时有打着绷带和拄着拐杖的军人进进出出。

一条蜿蜒的山间小路,将谷地与外界相连,在谷口处,有一个戒备森严的哨卡,哨卡旁有一个木质路牌,上面用墨笔写着:“国民革命军75军野战医院”。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引起了哨兵的警觉,两匹战马沿着小路飞驰而来,来到医院门口哨卡驻马前,两人翻身下马。

前面的是一位军官,国字脸,左脸颊的一道明显的伤疤,增添了几分战火岁月的风霜。他佩戴上校领章,挎着一只牛皮军用挎包,风纪扣严严实实。后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浓眉大眼,一脸英武之气。左右背着两支驳壳枪,胸前是一排牛皮子弹袋。

军官掏出证件递给带队的哨兵班长。班长打开证件一看:“国民革命军75军预备第4师师长傅正范”。

班长立即一个立正:“长官请!”

两个哨兵搬开驻马,傅正范却没有再上马,而是从马背上卸下一个军用背包,将马交给警卫员:“你在这里等我,让马饮点水,吃点草。”然后背着背包,通过哨卡,径直向野战医院里面走去。

沿途不断有护士搀扶着负伤的军人,或去检查换药,或做康复训练,看见傅正范,纷纷热情地上前敬礼。傅正范轻车熟路地来到一顶写着“护士中心站”的帐篷外,掀开帐篷门帘,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他退出帐篷,转身刚要离开,忽然后面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傅师长,您是来找秦护士长吧?她正在三涧溪边洗纱布呢。”

2

三涧溪就在野战医院后面。清澈的三涧溪水,此时被染的血红,无数忠诚的儿女,用自己的鲜血,护卫着这一片难得的安宁。

溪水旁高大的橘树上,系着一条条麻绳,绳子上面,一幅幅纱布、一条条绷带在日光下轻轻飘浮,宛如在水底招摇的水草。

一群穿着灰布军服的女兵,正在这一片纱布组成的丛林中穿行。

“婉媛!”傅正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婀娜身影,连忙高声呼喊。

那个身影也发现了傅正范,挥着手高喊:“姐夫!”像一个小鹿一样奔了过来。

此人正是75军后方医院护士长秦婉媛。高挑的身材,配合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小巧的鼻子高高耸起,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弯弯的眉毛下忽闪忽闪,显得楚楚怜爱。

秦婉媛奔到傅正范身边,一把搂着了他,将头埋在傅正范宽厚的胸前:“姐夫,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

傅正范被秦婉媛这个大胆的举动闹得手足无措,脸涨得通红:“婉媛,别别!旁边还有很多护士,你好歹也是护士长,别人看了笑话。”

“我才不管别人!”秦婉媛抬起头,双眼已经被一层泪花朦胧,“姐夫,我们从东北逃难入关以后,身边的亲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别瞎说!”傅正范轻轻地把怀中的秦邦媛推开,“你不是还有志扬吗?”

傅正范取下背着的背包,“这是志扬给你寄来的军邮,他不是还一直牵挂着你吗?”

秦婉媛接过沉甸甸的邮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奶糖,炼乳,还有极其难得的美国巧克力!她顿时高兴起来,“姐妹们快过来。”

刚才看到护士长在傅正范怀中发嗲的样子,所有的护士都自觉地背过身去,躲在一旁偷偷地发笑,听秦婉媛这么一喊,都知道又有好事,顿时向蝴蝶一般聚集了过来:“婉媛姐,有什么好吃的?”

“闭上眼睛,伸出手来!”秦婉媛说道。

顿时,在她周围,展开了一片手的花朵。

秦婉媛从军邮里抓出一大把奶糖,每个手掌上放上一颗:“一人一颗。”

然后秦婉媛将军邮袋交给一名护士:“小芳,你拿去伙房,今天中午给伤员改善伙食,煮牛奶巧克力粥。”

3

等护士都散去后,秦婉媛和傅正范两个人肩并肩,在三涧溪边缓缓走着。

“婉媛,你也太大方了!”傅正范看着身边妻妹单薄、疲惫的身体,心疼地说道:“这是志扬的空军特供,他舍不得吃,都给你留着,可你,全给了伤病员。”

“姐夫,我不是很好吗?”秦婉媛调皮地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然后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整理着那些正在晾晒的纱布:“但那些伤员,为国负伤,我们却不能好好照顾他们,就连这些纱布,都是换了洗、洗了换,实在太对不住他们了!”

“落后就要挨打!”傅正范苦笑了一声:“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外患内乱就没消停过。矿山没有开发,工业没有建立,军火全部依靠进口,尤其是飞机,不要说配件弹药,我们连航空汽油都要进口!空军弟兄们不仅得不到很好的训练,就连作战,还的想着如何节省汽油弹药,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志扬他们还在用少得可怜的飞机,拼死保护着中国的天空,守卫者我们陆军的脑瓜顶,这帮空军太了不起了!”

“志扬哥,他还好吗?”听到傅正范交口称赞高志扬,秦婉媛问道。

“婉媛你还不知道?”傅正范有几分诧异,“高志扬先是作为领航副主任率领中苏轰炸机群,摧毁了汉口王家墩机场,然后又协同击落了日本海军航空兵爆击之王奥田喜久司,两次被授宝鼎勋章,成为航空英雄。”

“想不到志扬哥这么有本领,”秦婉媛一扫刚才的愁云,明显开心起来,“那我要写封信向他祝贺祝贺。”

“婉媛,你太冷落志扬了!”傅正范摆出了姐夫的面孔,教训起秦婉媛来,“当年,你们姐妹和志扬身负国恨家仇,一同入关投军,彼此相交也快十年了,你和志扬青梅竹马,也该谈婚论嫁了。”

“兵荒马乱的,我们都是军人,哪有心思谈这些儿女情长?”秦婉媛幽幽说道,“等到哪天,把鬼子都赶出中国了,东北光复了,我们在考虑个人问题吧。”

“如果那天我还活着,我一定……”傅正范话还没说完,嘴巴突然被一双小手紧紧地捂住了。面前,是秦婉媛那张愤怒又慌张的脸:“姐夫,不准你胡说!”

“婉媛,这还真不是胡说,”傅正范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周边,发现没有旁人,小声地对秦婉媛说:“昨天我从军部开会回来,最新情报表明,日军第11军第3师团、第40师团都在向我75军防区靠拢,面对日军这两个精锐师团,军部要求我们做好打大战、恶战的思想准备,这些天预4师要全力往前线运送弹药,我会没时间过来看你了。”

秦婉媛紧咬着下唇,她尽量不使自己哭出来。

傅正范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还得赶回师部。”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军用挎包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勃朗宁小手枪,交给放在秦婉媛手上:“这是上次鄂西战役缴获的伪军将官手枪,小巧漂亮,但不适合我,我还是用驳壳枪更顺手。这把枪就留给你防身吧,”傅正范又从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这里有60发子弹,比利时原产的,现在不好弄了,省着点用。”

望着傅正范渐渐远去的背影,秦婉媛双手捧着手枪,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56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