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大战突发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8-01 06:02|字数:2668

自从傅正范走后,秦婉媛的内心就被莫名的恐惧和无助的担心交织着,作为野战医院的护士,秦婉媛看惯了生死,早已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但她心中却对傅正范牵挂不已,她知道自己的姐夫号称“拼命三郎”,战场上身先士卒,以至于浑身伤痕累累,九死一生。在秦婉媛心中,姐夫已经成了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她真的害怕失去他!

为了避免自己每天提心吊胆,秦婉媛只有通过没日没夜的加班,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当夜深人静、所有的人都进入甜美梦乡的时候,却是秦婉媛最为煎熬的时候,尽管身体极为疲乏,但她却难以入睡,只得睁着眼睛,在胡思乱想之中,捱到黎明。

几天过后,医生和护士们吃惊地发现,原来美丽开朗的护士长几天不见,变得郁郁寡欢起来,人也清减了很多。以至于院长以“注意力不集中会造成医疗事故”为由,强令秦婉媛暂时离开护理岗位,回帐篷安静休息,并按照病号标准,每天给秦婉媛提供营养餐。

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切平静如初,伤员入院人数没有明显增加,反而是出院归队的伤员增加了不少,野战医院竟有一丝难得的悠闲。

傅正范的预言没有兑现!秦婉媛慢慢从牵肠挂肚中解脱出来,又恢复了护士长的干练和沉稳,带着一帮姐妹们重新投入护理工作中去。

直到三个月后。

一个安宁祥和的早上,秦婉媛还是带着一帮护士姐妹在溪边洗纱布。突然!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从远方传来,声音由小到大,仿佛有一群野蜂盘旋在头顶。

还没等秦婉媛搞清楚声音来自何方,突然,点军坡顶上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空袭警报!”秦婉媛心头一沉,她明白了那嗡嗡声是敌机即将临空的声音,想到帐篷里还有那么多行动不便的重伤员,她急忙扔下木盆,撒腿就往病房跑。

整个病区已经陷入一片忙乱。护士有的抬着担架、有的扶着伤员,甚至伤员之间也相互协作,纷纷往山坡边防空洞躲避。

敌机很快呼啸而至。

“卧倒!快卧倒!”秦婉媛边高举双手,边高声指挥。

来不及躲入山洞的伤员和护士,连忙卧倒在地。

伴随着一阵撕裂空气的尖啸,一队日本轰炸机带着一阵疾风从头上飞过!飞机飞得很低,卧在地上的秦婉媛侧过头,都能看得清座舱里的日军飞行员。

不知是鲜艳红十字赋予的国际公约的保护,还是日本飞机不屑于轰炸医院这样低价值目标,机群只是示威地低空飞过,然后扬长而去。

“小秦,快腾出病房,准备血浆、麻药,准备接受重伤员。”医院院长是留学日本帝国大学的博士,他知道日本飞机如此招摇而过,前方肯定发生了激战。

钱院长的预感完全正确。

正当秦婉媛她们忙着收拾病床、准备手术室的时候,前方的伤员下来了。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和潮水一样,一下就涌入了成百上千。而且后送到军医院的伤员都是经过前沿卫生员、团救护所和师医院三级筛选的,全是危重伤员,破片伤、震荡伤、复合伤……,这是与死神战斗,抢救工作争分夺秒!

很快,三个手术帐篷就已经人满为患,所有的军医,包括钱院长本人,都在手术台上争分夺秒抢救伤员。

野战医院所在的整个点军坡陷入一片乱哄哄。无论是伤员还是担架员,只要看到穿着白大褂、戴着红十字袖章的,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如同见到救星,牢牢地抓着不肯松手:

“医生,这是我们的长官,部队不能没有指挥,你先救他!”

“护士,这是我们的英雄,一定要把他救活!!”

“长官,求您了,他为了救我们全连弟兄,舍身炸了鬼子的坦克,您救活了他,您就是我们全连的大菩萨!”

所有的人都知道,送到这里的伤员,就已经躺在了棺材边沿上,生死就在一瞬间,早一分钟抢救,就多一份生还的可能。

但这些都是为国负伤的勇士,先救谁后救谁,谁该生谁改死?医院里所有的人,都没办法作出决定。

维持秩序的宪兵在这沸腾的人海之中,犹如一片片孤独的叶子,诚然,他们手中有枪,有依法惩治的权利,但面对这些九死一生的伤员,他们不敢也不忍干预,唯恐激起兵变,只能退缩守在手术室门口,不让手术医生受到影响。

没有了宪兵,外面的情况更加复杂,不同部队的输送人员为了自己的负伤战友能够早一步得到医治,夹塞、拥挤,不惜大打出手,甚至枪口相向。担架员声嘶力竭的叫喊和伤员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混乱中更有几分嘈杂。

至于那些年轻的女护士,更是害怕到了极点。75军虽然是浙军元老部队,打过不少恶战硬战,但军野战医院确是一个新组建的单位,很多护士才从护理学校毕业不久,第一次看到如此多血肉模糊、断手缺腿的伤员,经历这么惨烈的情景,很多人一下子无法适应,觉得手足无措,哭了起来。

哭声、叫喊声、怒骂声和哀嚎声混杂在一起,整个军野战医院变得和前方战场一样。

3

正在手术室做手术的钱院长刚从一名重伤员胸腔取出一片弹片,闻听外面的嘈杂声放下手术刀,冲出手术帐篷,看到眼前情景,他拉下口罩,从门口宪兵手上劈手夺过步枪,推弹上膛:“啪!”一声清脆的枪响。

如同施了魔法,所有的人都定格了,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

只有钱院长一个人在咆哮:“这里是菜市场吗?你们是逃散的溃兵吗?你们还是不是革命军人?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有怒气上战场朝鬼子发泄去,对自己同志耍什么威风!”

刚才一个个凶悍的担架队员经钱院长这么一顿大骂,顿时都变成草鸡了,再也不吭声。

“你们宪兵全都是死人啊!”钱院长将手中的中正步枪推到宪兵的怀里,“这是军队医院,又是在战争期间,不服从命令听指挥者,杀无赦!”

宪兵也低着头,主动过去疏导担架队伍。

骂完宪兵,钱院长将凶狠的眼神移向秦婉媛:“秦护士长,对伤员进行分类,按照‘黑、红、黄、绿’分类你也忘了吗?”

秦婉媛涨红了脸,她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伤员集中下来,更没料到很多护士还不适应这种血腥场面,很多人在一旁瑟瑟发抖。

骂完这些,钱院长脸色和缓了些:“伤员弟兄们,你们都是好样的,都是为国流血的英雄,我保证,你们都会得到公平的对待,精心的救治。”

既然院长这么表态,所有的护送人员默默放下担架,整齐排列好,依依不舍和伤员告别。

也许,这就是生离死别!

“你们都不要走!”钱院长朝着单价队员的背影,又是一声大喊。

护送人员转过头来,一脸茫然。

“抢救伤员急需血浆,希望你们能为这些伤员献点血再离开。”钱院长说道,“秦护士长,你去安排一下。”然后,钱院长戴上口罩,转身进入帐篷,再次投入到紧张的抢救伤员的手术中。

那些护送队员正在为不能为受伤的弟兄做点什么而深感悔恨,听说需要血液,个个都挽起了袖子,争先恐后地挤了上来。

“大家请排成队,小张小李,你们几个负责验血抽血。”秦婉媛将几个还在浑身颤抖的护士安排去抽血,带着其他护士投身到伤员的分类之中。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57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