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前线失陷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8-04 05:00|字数:2676

此时的傅正范,正和预四师的其他官兵一样,肩上挑着沉甸甸的担子,急匆匆奔走在通往前沿的蜿蜒崎岖山路上。

面对着空中日军的狂轰滥炸和地面日军两个精锐师团的夹击,负责防守夷陵防线的七十五军苦苦支撑了一天,损失极为惨重,告急电报如雪片般地飞往江防指挥部和重庆军委会,前线急需补充弹药和兵员员,还有大量伤员需要后送治疗。

作为后勤保障的预四师责无傍贷。重庆军委会和江防指挥部就将这副重担交在傅正范的肩膀上。

由于制空权被日军牢牢掌握,国军又极其缺乏防空火力,战事最紧张的白天,还是后勤补给线遭到日机打猎般的精确轰炸,只要发现目标,成群结队的日本战机就会飞临上空,对运输队进行低空扫射。甚至追随着运输队的路线,查找到了预四师师部和后勤洞窟,并将师部炸成一片火海,傅正范的警卫员和副官都身负重伤。正好当时傅正范亲自在洞窟仓库里,和士兵一起搬运弹药,才侥幸躲过一劫。

白天的补给线基本被摧毁,预四师只有利用夜色掩护,悄悄地将弹药补给送上前沿。按照以往作战经验,傅正范知道,开战前日军的炮兵就已将通往前沿的主要通道标定了射击诸元,即使是晚上,运输队也有可能遭到鬼子冷炮的袭击,傅正范丝毫不敢大意,故决定亲自带队上前线。

所幸的是,预四师征召的大多数是川东鄂西本地的山民,不少是打柴的农户猎户,熟悉一些隐秘的山间小路。其中一个营长陈大贵自告奋勇,主动找到傅正范,希望带路从一条隐秘小道往七十五军最突出部——第六师十七团阵地运送补给。

傅正范大喜过望,亲自带着一个补给营,在师部残存的警卫连护送下,摸黑出发。

预四师是一支暂编部队,除了军官和一些伤愈归队的老兵打过仗外,绝大多数士兵就是每天从事背送弹药粮食,挖掘战壕沟堑和抬运伤员烈士等繁重体力工作。与其说是士兵,倒不如叫做苦力更合适。

五百多名苦力每个人肩上都挑着一条扁担,扁担两头,不是弹药就是粮食,足有百八十斤,除此之外,一些苦力还背着担架,准备后撤伤员。大部队沿着一条灌木丛生的偏僻山路,前往第六师前沿阵地运送补给。在预四师师部没有被轰炸之前,傅正范得到的情报就是第六师防御阵地战事最为激烈,损失也最为惨重,补给需求也最为迫切。

从前半夜走到后半夜,汗水和露水打湿了每个人军服。前面的火光越来越亮,也就意味着离前线越来越近。

傅正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但接近前沿,傅正范的感觉就越异样!

阵地周边竟然没有警戒哨,发现运输队上来也没人前来接应,甚至一路上连盘问口令也没有。

等补给队摸入战壕,傅正范吃惊发现,战壕里已是空无一人!他脑子顿时“嗡”地一下,前沿部队撤离怎么也不通知预四师一声?自己带着这几百名几乎没有武装的苦力,上到前沿阵地不是白白送死?

苦力们放下担子,来不及揉一揉红肿的肩膀,捶一捶酸胀的腰背,都齐刷刷地将眼光投向傅正范。看到师长和自己在一起,他们似乎有了主心骨。

没有丝毫犹豫,傅正范放下扁担,从腰间拔出驳壳枪:“警卫连,立即负责前沿警戒,陈营长,将我们带来的手榴弹和刺刀立即分发下去,将士兵组织起来,做好战斗准备!”

纵然预四师只是一个后勤补给部队,但傅正范从来没放松过正规军事训练,抓住每一丝空隙时间,对士兵进行了“射击、投弹、刺杀和土工作业”四项军事技能训练。经过傅正范平日里严格调教,这支预备队倒有几分主力部队的样子:遇事不慌,命令执行坚决。

这次他们运送的补给中,主要是枪弹和手榴弹,因为这是作战消耗做多的物资。考虑到战损,傅正范还带来了一百把中正式步枪刺刀。十几分钟后,每个苦力都分得了十枚巩造手榴弹,腰间、胸前都挂得满满的,正副班长都配发了刺刀,火力足以应对一个波次的日军进攻。

“陈营长你留下警戒,警卫排,跟我沿战壕搜寻,注意搜索伤员和残余的枪支弹药。”既然上了前沿阵地,傅正范就要一探究竟。

战壕里坑坑洼洼的,散发着刺鼻的硝烟味和血腥味,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弹坑。四下凌乱地散布着空余弹药箱,带血的绑带、残破的军服以及断裂的枪托,拧弯的刺刀,这一切都无声地诉说着白天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惨烈的血战!

没有遗留伤员,没有发现遗体,没有抛弃武器,前沿部队应该是有序撤退。

突然,傅正范发现前面火光中出现了几个人影。“有情况!”他一挥手,警卫连立即散开,手中的驳壳枪枪套抵在肩部,枪口死死指着前方。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傅正范一行,立即展开了战斗队形,有人喊道:“口令!”

“抗战!回令。”傅正范喊道。

“必胜!”对方回答。

“自己人!”傅正范起身:“我是预四师,你是哪一部分的?”

“正范兄!”对面的来人听出了傅正范的声音,连忙沿着战壕走了过来。

来到面前,傅正范借着火光认出了来人竟是七十五军参谋长张功,自己黄埔一期的同班同学。

在这前沿战壕遇见熟人,两人都非常激动,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参谋长,前沿部队呢?”傅正范问道。

“这次鬼子来者不善,配备了大量的飞机重炮,一天下来,第六师、第十三师的两个主力团就被打残了,伤亡大半,失去了战斗力。重庆军委会命令七十五军放弃宜昌,撤回到石牌、三斗坪一线构筑新的防线,利用地形,延缓日军的进攻。”张功说道。

“怎么我们没接到撤退命令?”傅正范大吃一惊,反问道。他清楚如果前方的第六师和第十三师后撤至三斗坪,那么,位于后方的预四师,反而成了突出前沿,暴露在日军兵锋面前。

“这次敌机对我七十五军各级指挥机关进行了精确轰炸,导致我军指挥系统完全瘫痪,只能靠通讯兵步行传递情报。奇怪,你们一路过来,怎么没和撤退的队伍相遇?”张功也很奇怪。

“我担心前沿急需弹药给养,找了当地熟悉情况的向导,抄小路过来的。”傅正范问道,“参谋长你怎么出现在前沿?”

“军长怕有些部队没接到命令,让我带上搜索连,到前沿再看看。正好遇到了正范兄,你现在随我,马上沿大路追赶大部队还来得及。”张功说道。

“这不可能!预四师大部还在驻地,我这里只有区区数百人,我不能丢下部队,只管自己逃走!”傅正范坚定的说,“长官逃脱,军心必散,军心一散,士兵就会成为日军屠刀下待宰的羔羊。淞沪抗战、南京保卫战我们都有惨痛教训。事关几千将士的性命,我一定要赶回部队,去组织有序撤退。”

“都说正范兄爱兵如子,今日闻兄之言,弟方知所言非虚!”张功感叹地说,“七十五军还算是老底子浙军部队,是校长的嫡系,战功卓著。但此战与日军精锐相遇,还是弊端丛生。个别部队长官,日机几轮轰炸后就吓得屁滚尿流,抛下正在作战的部队,只顾自己逃命,造成前沿阵地漏洞百出。如果七十五军各级长官都有正范兄这等坚定意志,我军又何必要连夜仓惶撤退!”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59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