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医院遭袭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8-06 11:21|字数:2593

“参谋长,我们送上来这么些弹药、物资怎么办?”傅正范环顾四周经过千辛万苦运上来的一箱箱军火和干粮,心疼地说道。

“能带走多少就算多少,拿不走的,就扔掉吧,”张功苦笑道,“谁让我们是穷国、弱国!没有空中掩护,我方火炮就不敢轻易开火,没有炮兵支援,光靠步兵凭着手中的步枪,怎么抵挡得住鬼子的一波bō冲击?一天血战下来,战斗减员就达百分之四十,好端端的一个主力军,就被打残了。”

“那预四师负责看管的军部仓库怎么办?”傅正范连忙问道。

为了守住陪都重庆的门户,军委会下了大本钱,给七十五军配备了最好的武器装备,在预四师防区的山洞里,囤积了不少军火和物资,其中一些进口武器极为昂贵。

“预四师回撤时,能带回多少就算多少,带不了就炸掉,不要落在鬼子手中就行。”张功抬起手腕,看了一下瑞士夜光表,“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正范兄快走吧!天一亮就是鬼子飞机的天下,对面鬼子也会开始进攻,到那时,只怕想撤都撤不下了。”

搜索连补充了一些干粮和弹药,就护送着张功匆匆离开了前沿阵地。刚走了一段路,张功似乎记起了什么,又返回来对傅正范说道:“正范兄,军部接到报告,有一支鬼子特工队,伪装成我军渗透了进来,专门攻击我军指挥机关、后勤补给和通讯联络,正范兄请千万当心!”

傅正范目送张功一行消失在大路尽头,然后下令:“警卫连负责断后,补给营全体士兵,带上给养,返回预四师。”

命令被不折不扣地执行了。

因为平日里,傅正范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的士兵,仓库里的每一发子弹、每一听罐头,都是孩子们从口中省下的粮食。这些原本朴实的夷陵山民,除了将一部分手榴弹、刺刀和罐头自用外,又重新挑上担子,沿原来的小路返回驻地。

傅正范肩膀上的担子没有了,但他心中的担子却更沉重了。一路上,他一边行军,一边思考中如何将预四师撤回后方,如何尽量保全自己看管的那些宝贵的军需物资。

太阳刚刚升起,傅正范就听到头顶传来“嗡嗡”的轰鸣声。

“蹲下,隐蔽!”傅正范知道是敌机临空,连忙喊道。

所有的士兵都放下了担子,蹲下了身子。紧张地望着天空。透过叶子缝隙,他们看到,十二架翅膀涂着红色圆圈的双引擎轰炸机,排成两列整齐的“人”字队形,从头顶呼啸飞过。

因为这是一条山间小路,树林茂密,灌木丛生,从空中很难发现傅正范的队伍。

待飞机远去,傅正范立即起身,带着队伍迅速预四师驻地赶去。昨天,因为没有注意防空,午饭时伙房炊烟被鬼子飞机发现,一顿炸弹和扫射,将整个师部全部摧毁,参谋长身负重伤,师部参谋、后勤人员也死伤惨重,电台完全被毁。这才导致撤退命令没法接到,自己冒失地上了前线。如果不是偶遇参谋长张功,恐怕自己要身陷重围。今天亲眼看到这么多日机,如果他们找不到前沿部队,定会对我后方狂轰滥炸。

傅正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一个垭口,突然,山后面传来连续的爆炸声,一团团烟雾腾上天空。

“陈营长,那是什么地方?”傅正范指着烟雾腾起的方向,问陈大贵。

陈大贵用手搭起凉棚,望了望:“师座,那应该是点军坡方向。”

傅正范的心顿时猛地一沉,他目前立即浮现出秦婉媛那单薄欣长的影子。

“陈营长,你带着补给营,立即返回师部,让副师长收拢部队,准备后撤。”傅正范从腰间拔出驳壳枪:“警卫连,跟我去点军坡。”

“师座,那里刚刚遭到轰炸,危险!”陈大贵提醒道。

“那里是军野战医院,有我们的伤员和军医,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傅正范边说,边带着警卫连冲了过去。

看着傅正范渐渐远去的背影,补给营的士兵呆呆地望着陈大贵:“五爷,该啥子办?”

陈大贵猛地一跺脚,双眼一蹬:“先人板板,问我啥子办?我知道啥子办!我只知道,没得师长,我们就要成炮灰喽!挑起担担,跟上师长。”

整个军野战医院,已成了一片血和火的海洋。

日军轰炸机群这次飞行带足了燃烧弹,本来是将七十五军的前沿阵地炸成一片火海,没料想低空掠过前沿阵地,却发现已是空无一人。轰炸机群四处搜寻一番,也没发现中国军队的踪迹。按照陆军航空兵飞行条例,飞机是绝对不能带弹返回机场的,带队长机正愁这些燃烧弹没地方扔,却发现前方连片白底红十字,在朝阳下显得格外夺目。

“目标!前方帐篷区,攻击!”带队长机命令道。

“队长阁下,那是支那军队的野战医院,按照《日内瓦条约》,医院不得攻击。”有个别飞行员在话筒里犹豫。

“八嘎!既然是野战医院,那就是军用目标。他们医治好伤员,不还是要上战场和帝国军队作战吗?”长机飞行员大骂,“对于弱国来说,国际准则不过就是一张废纸。随我攻击!”

飞机低空呼啸着掠过野战医院,无数重磅燃烧弹从天而降。

顷刻之间,手术室、重症监护室,还有医生护士值班室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无数身影在火光中跌跌撞撞,发出瘆人的哀嚎,再无力地瘫倒在滚烫的土地上,活活地化成一堆堆骨灰,随着旋起的火风,消散得无影无踪……

侥幸逃脱这场灭顶之灾的,只有秦婉媛和十几个护士,还有一起散步锻炼的十几名处于恢复期的伤员。

一早,秦婉媛想到包扎绷带严重不足,就带着几个护士,乘着早上难得的空闲,一起去溪边清洗血污的绷带。为了腾出床位给重伤员休息,一些能行动的轻伤员也纷纷离开帐篷,跟随护士来到溪边,一边呼吸新鲜空气,进行恢复性练习,一边帮着这些劳累的护士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在这时,日军机群突然临空了!伴随着阵阵巨响,医院帐篷区陷入一片火海,院长、所有的医生,还有昨天费尽千辛万苦抢救过来的重伤员,全都牺牲!

秦婉媛最先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她打满一桶溪水,双手提着,踉跄地向帐篷区跑去。

火焰呈龙卷风一样,席卷着一切!宛如通红的熔岩,热浪伴随着浓重的焦臭烟气,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看到火场外还有几个宪兵正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秦婉媛边哭边喊:“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快救火呀!”

几个宪兵如梦初醒,连忙接过秦婉媛手中的水桶,朝燃烧的帐篷泼了过去。

杯水车薪,起不到半点作用!

正当所有的人一筹莫展之际,通过隐隐的火光,对面来了一支部队。

这支部队穿着国民革命军灰色军服,手中端着清一色的上了刺刀的中正步枪,军容严整。为首的是一位矮小粗壮的中年军官,挎着驳壳枪,佩带着中校领章。只是,这支部队每个人脚上都一双奢侈的胶底翻毛皮鞋!

秦婉媛如同看到了救星,正准备迎上去。

“口令!”突然发现一支来历不明部队,宪兵出于本能,警觉地持枪拦了上去。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60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