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危情降临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8-07 11:27|字数:2837

只见对面为首的“中校”并不答话,满面笑容地快步走来,正当宪兵准备再度警告时,只见那位“中校”闪电般地从身后亮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倏地抹向离他最近宪兵的脖子。

“中校”后面的几个士兵也快步冲向前来,亮出手中的刺刀,准确地刺向中国宪兵的咽喉!

宪兵睁着迷茫无神的眼睛,瞬间瘫倒在地上,鲜血和喷泉一样溅射到空中,空气中顿时充满浓重的血腥气。

眼前的这一幕,让秦婉媛惊呆了!她捂着嘴巴惊恐地看着这一切,和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中校”狞笑着一步步朝自己逼来,快到自己跟前时,秦婉媛猛然醒悟,她转过身,高举双手边跑边大喊:“姐妹们,是鬼子,快跑!”

一个鬼子下士举枪瞄准秦婉媛,刚准备扣动枪机,却被“中校”猛地抬起了枪头,“啪!”子弹呼啸着射向空中。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鬼子下士的脸上:“八嘎!抓活的!”

十几个护士和伤员,正抬着水桶,端着水盆向这边赶,突然发现秦婉媛高叫着朝她们跑来,后面是一群明晃晃的刺刀,又突然听到枪响,她们知道前面情况邮编,立即扔下水桶、水盆,搀扶着伤员,拼命往回跑。

然而,四周都是峭壁悬崖,他们无路可逃!

鬼子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秦婉媛带着护士和伤员,被一圈明晃晃的刺刀逼着,一步一步望点军坡顶退去。

即使在这样的危难关头,护士们还是尽着自己的职责,将伤员护在自己身后;但身后的伤员又顽强地站了出来,用残缺的军人身躯保护着娇弱的女人。他们就这样相互扶持着、相互保护着,一步一步,退到了点军坡顶。

坡顶阴面,是一个硕大的深坑,如同张开狰狞大口的妖魔,等待着牺牲者自投罗网。

这,就是野战医院用来埋葬不治伤员的千人坑!

“姐妹们,弟兄们,我们宁死也不做鬼子的俘虏!听我口令,我们一起往山下跳!”秦婉媛含泪说道。

“护士长,我们听你的!”后面传来哽咽但坚定的回应声。

“姐妹们,挽起手来!”秦婉媛张开双臂,说道。就在她伸开手臂一刹那,她的手碰到腰前一个硬硬的东西,秦婉媛突然想起,那是傅正范送给他的勃朗宁手枪!

宁死也要杀几个鬼子!秦婉媛心里一动,她猛地掏出手枪,对着面前的鬼子狠狠地一扣扳机。

看到秦婉媛掏出手枪,已经到眼前的一圈鬼子,倏地一下,迅速退了下去。

但是——枪没响!

鬼子们发现对面的女护士居然不知道射击前要拉开枪栓上顶膛火,于是哄笑着着再次逼了上来。这十几位年轻貌美的女护士,已经让他们yù huō焚身。

秦婉媛绝望地双手握枪,闭上眼前,两根食指抱着枪机护圈,狠狠地搂了下去。

“啪啪!”奇迹般地,手中的枪连续响了!无意中,秦婉媛启动了勃朗宁手枪应急射击功能。

很快,秦婉媛就将弹匣里的子弹全部倾泻而出。

最前面的几个鬼子应声倒地。

后面的“中校”一看,立即目露凶光,“死了死了地!”

两三个鬼子举着刺刀,狠狠地向秦婉媛胸前扎来!

秦婉媛再次扣动枪机,只有撞针的空响,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刺刀的冷锋即将触及到自己的皮肤时,秦婉媛突然耳畔响起两声清脆的枪响,接着又听到一连串的爆炸声。那是熟悉的国造木柄手榴弹的脆响!

秦婉媛没有感觉到身体疼痛和意识消失。她睁开眼睛一看,刚才那个要刺杀自己的两个鬼子已倒在自己的脚上,每个太阳穴一个弹孔,正在往外汩汩冒血。

而在鬼子后面,无数的火光闪起,面前的鬼子也纷纷中弹到底。

“姐妹们,趴下!”秦婉媛叫道。

她看得清楚,一支五十人左右的手枪队边投弹边射击,从左边冲杀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自己的姐夫傅正范。他手持两把驳壳枪,左右开弓,弹无虚发。

很快,手枪队和鬼子特攻队搅在一起。面对着鬼子贴身白刃战,手枪队刚开始还能一枪一个,但随着驳壳枪弹匣子弹打光,却根本没有换弹匣的机会,有的队员只得捡起了鬼子的步枪,有的却只能徒手相博!

面对着训练有素的鬼子,这无疑是自杀!尽管警卫连和鬼子特工队拼死相搏,但终究寡不敌众,眼看着傅正范带的人数越来越少,秦婉媛心急如焚。

后面又传来一阵呐喊!数百名拿着绑着刺刀扁担的民工冲了过来,和鬼子拼杀在一起。但挥舞着扁担的民夫,对战鬼子的刺刀,还是明显处于劣势!

陈大贵挥舞着扁担,连续打倒面前的两个鬼子,他偷眼一看,鬼子越聚越多,于是大喊一声:“伙计们,亮家伙!”

不约而同,民夫中有几十个精壮汉子,闻声从扁担中,变戏法般地抽出了一把把长刀!

这些长刀在上陈大贵他们手中。似乎有了灵性,就那么简单的几招,或刺或劈,鬼子纷纷中刀倒地。

警卫连官兵利用这难得机会,迅速换上弹匣,再次将弹雨泼向鬼子。而点兵坡顶上的伤员,也拾起鬼子扔下的步枪,居高临下,向鬼子瞄准射击。

鬼子被三面夹击,终于不敌,交替掩护着,狼狈向山外逃窜。

傅正范却无心追赶。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带着这些护士和伤员赶回预四师,赶在鬼子大队人马合围之前,带领全师官兵撤退到后方。

“我不走!”秦婉媛眼泪汪汪地看着还在燃烧的营地:“院长他们为国牺牲了,我不忍心看着他们曝尸荒野。”

看着眼前倔强的妻妹,傅正范不由得心底一颤:当年,在南京保卫战中,他同样为战地医院护士的妻子,就是为了留下照顾伤员被冲入医院的鬼子兽兵掠去,受尽凌辱而死。想不到眼前这个妻妹,又是和她姐姐一样的执拗性格。

不能让悲剧重演!傅正范下定决心:“陈大贵,你带着一营负责灭火,警卫连,负责周边警戒,发现有人可以先开枪。”傅正范命令道。

警卫连还剩下五十多人,他们捡起鬼子遗弃的中正步枪,占据着各个要点,密切注视着周围一举一动。

陈大贵将几百名壮汉排成两队,从溪边一直到营地,轮流传送水桶水盆。溪水在手臂组成的传送带上流动着,营地的大火被渐渐浇灭。

进入火场,忍着刺鼻的焦臭,秦婉媛来到中央手术室的位置,寻找着院长的遗体。

但什么也没有找到!被烈焰烧得变形红黑的钢制手术台下,只有一副金边眼镜框,还有一把熏得焦黑的手术刀。

陈大贵带着民夫,将还能辨认的焦尸默默地集中起来,包括刚刚牺牲的宪兵和几十名预四师的战友,一起抬到了点军坡后山的“千人坑”。

对于重伤不治的伤员,医院一开始还能用白布裹一下,一人一个土坑掩埋,坑里还垫一点稻草,放一点石灰,立一座墓牌。昨天开始,随着大量伤员来到,重伤不治的伤员直线上升,医院就顾不过来了,只得在点军坡后山临时挖一个大坑,将所有牺牲的官兵都埋在一起。

秦婉媛将手术刀和眼镜框用布包好,放在坑的正中央,就让这位仁心的院长,在天国在照顾这些伤员吧!

陈大贵带领民夫掩埋好烈士遗体后,已是时过晌午。

警卫排排长匆匆过来:“师座,有小股敌人向这边移动而来。”

六师和十三师后撤后,现在的点军坡不再是后方而成了前沿,傅正范带着这么一支战斗力低下的部队,自然不敢和日军精锐正面抗衡。

三十六策,走为上策。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61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3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