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扭转危局

作者:衲语禅心|发布时间:2017-08-10 10:13|字数:2817

在傅正范的坚持下,电文以最简洁的方式发送了出去。

等待回电的过程,既焦虑又漫长。

临时师部内,除了电讯员戴着耳机准备抄收电报,其他的人,都放下手头工作,将忐忑的目光聚焦在傅正范身上。

傅正范来回踱着步,努力猜想着回电的内容。尽管国难当头,但国军高层,依然腐败成风,高级将领之间,更是争功委过。这次七十五军一战即溃,势必会被各方指责。有了送上门的替罪羊,军部当然不会放过。自己的命运,轻则撤职查办,重则军法处置。傅正范留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他停下了脚步:“王副师长,将部队集合起来,我有话对大家说。”

随着高亢的集合号声,临时师部外操场上,站满了预四师的官兵。

傅正范看着眼前一张张朴实憨厚的脸庞,想趁着自己还是预四师师长的身份,对这些民夫弟兄说几句肺腑之言:“弟兄们!你们都知道了,七十五军全线后撤,我预四师现在身处重围,四周都是敌人,是我傅正范陷大家于绝境,我对不起大家!”傅正范深深鞠了一躬,接着说道,“傅某已向军部请罪,所有责任我一人担当!大家都是本地乡民,如果你们想脱离部队,我绝不强留,请到王副师长这里报名,师部会足额发放军饷;不想脱离部队,会有新长官带大家退到后方。何处何从,请各位自便!”

傅正范的这番话,如同油锅里溅入了水滴,下面数千官兵顿时沸腾起来:

“师长,你不能走!我们没见过这么体恤士兵的好长官!”

“师长,小鬼子已经打入我们家乡了,我们父老妻儿都在这里,还能往哪里退?”

“我们不退,师长也别走,我们是军人,发枪,我们和鬼子拼了!”

下面怨愤声、担忧声和激昂声此起彼伏,看到大家情绪如此激动,傅正范深感意外,扯着嗓子想安抚解释,但他的声音早被淹没的一波bō声浪之中。

正当傅正范不知所措之际,从人群之中,走出了陈大贵。他来到傅正范前面,举手敬礼:“师座,能否让属下说上几句?”

“陈营长请!”傅正范知道陈大贵的这些民夫中威望很高,正求之不得。

陈大贵转身面对着下面鼎沸的人群,喊了一声:“弟兄们静一静,能否听我陈大贵说上几句?”

虽然声调不高,但声音却发至丹田,穿透力极强。

沸腾的人群渐渐平静了下来。

陈大贵高声说道:“弟兄们,你们以前见没见过从来不打骂士兵的长官?”

“没有!”下面齐声回答。

“弟兄们,你们以前见没见过拿自己军饷补贴士兵伙食的长官?”

“没有!!”

“弟兄们,你们以前见没见过和士兵同吃同住、一起挑担子上前线的长官?”

“没有!!!”

“但现在我们这里就有一位!就是我们的傅师长!弟兄们,有这样的好长官,我们该怎么办!”

“跟着他,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惜!”下面齐声回答。

此时,很多人的脸上,热泪在奔流。

陈大贵看到时机成熟,继续说道:“弟兄们,如果有人抢了你的粮食,该怎么办!”

“和他拼了!”

“弟兄们,如果有人烧了你的祖屋,该怎么办!!”

“和他拼了!!”

“弟兄们,如果有人杀了你的父母孩子,强暴了你的妻子姐妹,该怎么办!!”

“和他拼了!!!”

“现在,日本鬼子就在烧我们的房子、抢我们的粮食,杀我们的亲人,祸害我们的妻子姐妹,该怎么办!”

“拼!拼!!拼!!!”这不是在呐喊,而是在嘶吼,阵阵声波,将树叶都震得簌簌往下掉。

陈大贵转身面向傅正范,单腿跪地,双手抱拳:“川东哥老会宜昌分舵舵把子、预四师第十团一营营长陈大贵,率全体弟兄,恳请傅师长留下,带领弟兄们一起打鬼子!”

“呼啦啦!”下面人群中,几百人跪了下来:“请师长留下!”

“呼啦啦!!”几千人全部都跪下:“请师长留下!!!”

傅正范已是泪流满面。

抗战以来,国军节节抵抗,节节失利,虽然有种种原因,但士气低落、畏惧厌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今天,他终于从这帮川东“棒棒”身上,看到了中华男儿的血性,作为黄埔雪子,职业军人,傅正范顿时豪气盈胸:“弟兄们!请起来!我傅正范何德何能,能得到弟兄们如此信任!承蒙弟兄们厚爱,我决定留下,和弟兄们一起保卫家园,保卫陪都,保卫中华!傅某对天起誓:如果傅某有三心二意,必定粉身碎骨,死无葬生之地。”

“发枪!发枪!发枪!”下面的弟兄在喊。

“副师长,打开江防司令部仓库,发枪!”说道。

“这?没有上峰的命令,不合适吧?”王中柱有几分犹豫。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负全部责任,开仓发枪!”

此时,远在五十里外的三斗坪。七十五军临时军部。

参谋长张功正背着手烦躁地在窗前踱来踱去,一封电报夹在手指间。

电报内容就是傅正范自请处分,并要求军部派人接管预四师。

对张功来说,这两件事都是烫手山芋:

尽管傅正范将预四师孤悬敌后的责任全部背上,但张功知道,预四师和军野战医院没有及时撤退,关键原因还是军部通知不及时、撤退方案不完善所致,而这一切,最大的责任人就在参谋长;况且,傅正范当机立断,主动救援军野战医院,应该予以褒奖才是;作为傅正范的同班同学,张功对傅正范舍身忘死、爱兵如子的情操心中也是非常敬重,从个人情感上,也不忍心处理。最为棘手的是,如果处理了傅正范,有谁愿意冒死跨过火线,去带领这支身陷敌后的弱旅后撤?

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通讯主任又拿了一份电报过来:“参座,预四师又发来一份电报。”

“放在那边吧!”张功烦躁地说,“这个傅正范,就这么急于撂挑子,连给我考虑的时间都不给吗?”

“参座,”通讯主任眼中有几分湿润,“电文您还是先看看吧!”

张功劈手夺过电文纸,扫了几眼,他愣住了:

“国民革命军七十五军并转长江上游江防司令部:

日寇叩关,民族危急,宜昌陷落,陪都震动。然革命军人,以身报国,川东子弟,誓死保家。虽孤悬敌后,但脚踩神州大地,背靠中华百姓,傅正范等预四师全体官兵愿竭尽至诚,效命疆场,扬我国威,挫彼寇焰。但预四师人少枪缺,能否打开府库,发放枪支,征召青年,武装国民,陷敌汪洋,还我山河。肃电奉闻,敬候明教。”

张功不由得眼睛一亮!

宜昌一战,七十五军两个精锐满编师只坚持了一天,就全线崩溃,导致川东门户夷陵落入敌手。尽管撤退命令得到了统帅部的首肯,但军中也有不少风言风语,被总裁誉为“忠实将军”的军长周岩也灰头土脸,完全没有了往日嫡系的威风。如果傅正范能带领预四师在敌后坚持下来,至少证明七十五军还在前方战斗,多少会为七十五军挽回一些颜面。

想到这里,张功对通讯主任说道:“以七十五军的名义,将此电文转发给重庆统帅部和长江上游江防司令部,并抄送在重庆述职的军座。”张功说道。

通讯主任下去后,张功将傅正范的前一封电报撕得粉碎,扔进废纸篓。他兴奋地一击手掌:“正范兄,谢谢你!你这一步棋,将七十五军的危局全部盘活了。”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死士》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954/192163 阅读此章节;

2019/6/17 9: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