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借笔之恩

作者:独饮人|发布时间:2017-02-21 12:04|字数:2488

夜幕渐渐降临,因为花灯节的关系,凉州城的主街道也比平日里热闹些,缤纷多彩的花灯沿街都可以看到。

  秦殷走在街道上,一直保持着双手环胸的姿势,因为胸口处不仅有自己的钱袋,还有一个装满了金石的钱袋,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当然要时刻警醒着。

  虽然她身上有两个钱袋,但有一个终究不是她的,她得尽快还给衙门的衙役才是。

  疾步朝着凉州衙门的方向走去,而正前方的一对母女,却让她停下了脚步。

  “娘,买一个那个小兔子的花灯给爹爹好不好?”小丫头撒娇似地拉着娘亲的手,一摇一晃,头顶上的两个小揪揪也跟着一摇一晃的。

  “家里已经有花灯了,买那么多做什么?”娘亲的语气有几分责怪,拉着小丫头想走,“快些回家吧,你爹爹还等着咱们回去吃饭呢。”

  小丫头没有买到想买的,委屈地嘟着嘴跟着娘亲离开了。

  而她怔怔的看着她们,就像看着从前的自己一样。

  在她还年幼时,每逢花灯节,也是这么牵着娘亲的手逛着凉州城,看到好看的花灯就以要买给爹爹的名义骗到手,那个时候总以为自己的小聪明能躲过娘亲的眼睛。

  而如今看来,这意图却是那么的明显。

  但如今,她想买花灯,却不知该送给谁了……

  “姑娘,可是要买花灯?”

  一旁小贩的声音让她一下子回了神,她定睛看了一眼挂在架子上的花灯,最终还是开口道:“拿一个祈愿灯吧。”

  花灯分为两种,一种是装饰用的,也是用来挂在屋中求平安的。

  还有一种就是祈愿灯,写上病重或已逝的人的名字,放在河水中,为他们祈福的。

  秦殷付了钱,拿着祈愿灯看了一眼天上刚出现的月亮,现在再去衙门也晚了,恐怕今日花灯节,衙役们也回家的早罢。

  这般想着,秦殷便调了方向,朝着护城河的方向走了去。

  还没走出主街道,便听得身后一阵喧哗声,她站定了脚步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了那绯红的衣裙,在人群中格外凸显。

  人群中她一眼看到沈乔,而沈乔也一眼便看到了她,隔着人群伸手对她打了个招呼。

  秦殷点头笑了笑,转身继续走。

  沈乔见状,咬了咬唇,对一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便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她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请留步,我家小姐请你过去一叙。”

  秦殷刚想开口拒绝,但想到那天的借笔之恩,还是跟着她走了过去。

  见她走了过去,沈乔的脸色这才稍稍放晴了一些。

  “那日你走得急,还未问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呢?”沈乔歪着头看她,明丽的大眼里带了一丝探究。

  身旁的两个丫鬟很自然地给二人让出了一条道,跟在她身边最近的,也就是刚才拦住她的那个看起来很机灵的丫头,应该就是沈乔最为信任的一等丫鬟了。

  秦殷把目光收了回来,颔首一笑,“秦殷,早年……父母就仙逝了。”

  沈乔看到了她放在身后的祈愿灯,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看着秦殷淡定从容的模样,生出了逗弄的心思,于是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那这花灯节上,更要好好玩玩了!”

  她话语间的兴味很浓,秦殷听了只是笑笑,不动神色地把手抽了出来,和她保持了距离。

  不是她不喜欢与人亲近,而是她察觉出沈乔有目的的亲近,这让她不能苟同,便保持距离为好。

  看到秦殷的动作,沈乔面露不悦,嘟囔道:“你这人怎的如此不识趣?”

  秦殷笑笑,不言语。

  二人一行走着,却除了沈乔时不时兴致来了和一旁的丫鬟说几句话,站在一旁的秦殷形同摆设。

  不远处,正有一群人围着猜灯谜,热闹得很。

  沈乔拉起秦殷的手就要往那边走去,秦殷却再次下意识地把手缩了回去。

  从小到大,从未与人亲近,她的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完全是生理上与心理上对外排斥的写照。

  但这种反应在沈乔看来,就是厌恶她的反应。

  沈乔脸上的神情骤冷,她停下脚步,直勾勾的看着秦殷,“秦殷,你可真的算得上没教养,你爹妈是不是没有教过你,什么叫……与人为善?”

  秦殷的身子蓦地一下僵硬了,她听得出沈乔嘲讽的语气,也清楚刚才的动作可能对沈乔造成了一定的心理上的不愉悦,但这……并不能成为她攻击她的借口。

  秦殷想着往后在学府中还会相见,并不想与她多作纠缠,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舌尖的颤抖,“秦殷还有事在身,便先行离开了。”

  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秦殷你给我站住!”

  沈乔柳眉一竖,明丽的小脸上平添了几抹厉色。

  不过一句话,便将沈乔骨子里的刁蛮暴露无遗。

  “就算是为了报那借笔之恩,你也该陪我一逛的不是吗?你只顾着找理由离开,却不顾及我的感受,这就是你秦殷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沈乔声音不算大,却足以让周边的人以及几步开外的秦殷听得一清二楚。

  借笔之恩。

  没错,她怎么可以这么冲动,那日若是没有沈乔的慷慨相助,别说做考卷了,就连考题都可能无法见到。

  这般思忖着,她便将刚才的傲气和怒气一起吞了下去,殷转过身来,走到了沈乔的身边,面上带了一抹浅笑,“沈小姐说的是,若是把你当做恩人,那秦殷理应作陪,那笔秦殷借了一炷香的功夫,那今日便陪沈小姐一炷香的功夫,可好?”

  这一番话,说的倒是谦卑有礼。

  沈乔一肚子脾气无处可发,便轻笑一声道:“倒也行。”

  秦殷不再言语,和沈乔的贴身丫鬟一人走在她的一侧,路过的人谁也不曾注意到这一抹绯红旁边的那一点青。

  一路上,不少公子都拿着美丽的花灯献给沈乔,沈乔也不做作的笑着接纳,不一会儿,身旁的三个丫鬟手里都拿满了花灯。

  而反观秦殷的手上,却空空如也。

  沈乔看了秦殷一眼,冷笑一声道:“你也倒是沉得住气,我本以为那日你答题是有哪位公子哥提前告知了你答案,所以你才如此又快又好,如今看来,倒像是走了狗屎运。”

  又快……又好?

  秦殷思量着,却只是笑了笑,不答话。

  这样的态度惹得沈乔心头又是一阵火,她刻意走快了些,把秦殷遥遥的落在身后,昂着头,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然而街道上人来人往,常有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很快,秦殷就找不见沈乔了,站在原地看了半晌,最后低头轻叹一声。

  那沈乔,何苦要和她较劲。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佞臣》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3187534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3: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