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偷钱贼

作者:独饮人|发布时间:2017-02-22 11:26|字数:2370

秦殷抬头四处望了望,大概看到了护城河的方位,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算算,跟着那沈家大小姐也差不多有一炷香的时间了,那她也该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了。

  凉州西边的城门外有一条河,这条河没有名字,但因为围着县城,久而久之便被人们成为了护城河。

  河边小径弯曲而上,四周都是茂密生长的竹林,唯有靠近石桥旁的湿地竹林少些。

  秦殷朝着那边走去,站在石桥下,犹记得曾经年幼的自己,站在桥头等待着策马归来的父亲,终于等到自己大了些,能随军了,不过一次随军征战,便再无归来之日了。

  她把手里的花灯抬了起来,看着里面还在一晃一晃的烛光,灯身上写着父母二人的名字,她弯腰将花灯轻轻放在河面上,双手合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爹爹,女儿不忠,没有在凉州营内为了凉州的百姓而坚持到最后,反遭奸人所害,未能完成您的大志。

  娘亲,女儿不孝,没能在监牢中保护好您,亦没能亲手埋葬您的尸骨,只有女儿一人撑到了皇帝大赦天下的那天。

  爹娘,得上天垂怜,侥幸留我一条命,那我便一定要完成爹娘的夙愿。

  入京为官,成为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臣,为爹娘平反昭雪!

  秦殷这一世,定能做到。

  眼睛再度睁开,河水中的花灯已经慢慢地顺着水流飘远……

  刚准备收回目光,却见一身着黑衣的男子正在放着祈愿灯,灯稍稍比她买的大一些,好看一些。

  她好奇地想看清那灯上写得字,往前走了两步,下一瞬,那男子便警觉地转身,手握在了腰间的剑鞘上。

  “谁?”

  等到借着月光看清时,肖青云才怔了一会儿。

  眼前这个青丝如黛眉眼清丽的姑娘,竟有些眼熟……

  而秦殷却是看清了眼前这个男子的样貌,可不就是那天在西街遇到的也是一身黑衣的驾车的公子吗?

  “无意冒犯,只是我也刚巧在这里放了花灯。”秦殷习惯性地作了作揖,却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女儿身。

  袖口随着作揖的动作抬了起来,肖青云便看到了她放在腰间的那个花纹十分熟悉的钱袋,略微一思索,便厉声喝道:“你个小贼,偷了钱袋还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我面前,胆子倒是大得很。”

  钱袋?

  秦殷的目光往下,落在那花纹别致的钱袋上,伸手取了下来。

  “公子是说,这钱袋是你的?”

  肖青云冷哼一声,手仍然放在剑鞘上,只等着随时随地地拔剑出来似的。

  “正是。”

  秦殷明显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却也可以理解,颔首笑了笑,“公子误会了,方才在路上,我也被小贼劫了钱袋,去找他索要的时候,发现了他偷得另一个钱袋,也就是公子你的这个钱袋,所以就一并要了过来,准备上交给衙门,但今日天色已晚,衙门早已关门,本打算明日再上交,谁知道竟遇见了这钱袋的主人……”

  “没想到姑娘年岁不大,编起谎话来却是跟真的似的。”肖青云眼眸泛着冷光,并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瘦小的女子会找到小贼并把钱袋要回来,即便真的要回来了,又怎会不想私吞?这钱袋里的金石可不是小数目。

  秦殷本想好声好气解释一番,并将钱袋还给他,谁知他竟认为自己在编谎话,对她的敌意愈发的浓了。

  真是想叫冤都不知道同谁说!

  “公子不信我?”秦殷嘴角带笑,但语气明显冷了几分。

  肖青云冷冷一笑,“人赃俱获,你叫我如何信你?”

  秦殷反而笑容明朗了起来,将手收了回来,“那好,既然公子不信我,那我也不信公子了,你说你是这钱袋的主人,我看倒未必。”

  她笃定眼前这人并未认出自己是当天买香樟籽的人,也不用顾忌太多了。

  本想就将这钱袋还了,不求落得一声赞许,也只求能得一声谢谢,如今看来,恐怕就算她把这钱袋给了他,下场也恐怕是被押送至衙门。

  秦殷目光轻轻将他上下一扫,便清楚了此人一二。

  墨黑的衣袍即便在黑夜里也闪着华光,一定是上好的云丝绸,领口袖口均用金线勾勒着竹叶花纹,腰间的配饰不多,但单单那一个凝脂玉就能看出,此人身价非凡。

  这样的男子,非富即贵,权势更是不在话下。

  即便上了衙门,同他这样的人争,也落不到一个好下场。

  “若是公子能说得出这钱袋是何时所造,所造材料为何,里面的金石一共有多少,我便承认你是这钱袋的主人,将它归还于你,如若不然,那么我便只好上交衙门了。”

  言外之意是,你若说不出,这钱袋不论是不是你的,都得交给衙门来处置。

  肖青云被眼前这个看似其貌不扬,实则伶牙俐齿的姑娘给说得恼羞成怒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如今凉州城内人心已沦丧到如此境地,小贼都能以理据争,耍这种小聪明。

  如今看来,公子说得对,凉州的确该好好地整理一番了。

  见男子只是直勾勾看着她,半晌也不言语,秦殷勾唇淡笑,“怎的,公子说不出了吗?”

  话音刚落,秦殷便见眼前寒光一闪,方才还在男子腰间的剑已出鞘,直逼她喉间。

  “姑娘若是不讲理,就莫怪在下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剑身的寒气,秦殷分明能感受到,这剑身只要往前送上一分,她便会命丧于此。

  可剑已在眼前,她只能强装镇定,迎上他逼人的目光,“公子,说不出便恼羞成怒了吗?”

  因为这个姑娘,他们已在这里逗留的够久了,肖青云不想再多费时间,猛地收回手,隔空将剑身轻轻一抛,一个侧身便稳稳接住,直直刺向她的腰侧——

  秦殷足尖轻旋,裙裾掀起落叶无数,堪堪地躲过剑身,扬手之间,手肘击向男子胸前,奈何那男子剑术了得,闪神间,寒光便落在她的脸颊旁,她只能暂且一跃而起,踩在一旁的石头上,借力向后躲。

  然而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一下子力道没收住,竟狠狠地砸在身后的马车上。

  顿时,背部和肩膀处有如裂开了一般,疼痛不已。

  见这姑娘竟能躲开自己两招,肖青云更加认定这不是寻常小贼,看到她朝着马车的方向靠去,更是心头一惊,扬手便要落剑在这姑娘肩头……

  “住手!”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佞臣》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4/3187535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3:2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