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衣裳之痕迹

作者:八荒|发布时间:2017-02-13 12:47|字数:3176

  我虽然不能像苏默那样说出她穿的是什么汉服,但我也知道汉服,所以过了初始的惊艳之后,也就没什么别的感觉了,而咖啡厅中的其他人也一样,在温凊坐下之后,大多数人都把视线收了回去,只有个别人目光还流连在她身上,我想这根她的颜值也有关系。毕竟,现在像她这种古典美女已经很少见了。

  苏默更是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现。

  “不错啊,你还了解汉服。”我说道

  “道袍也是汉服的一种。”他解释了一句,接着对温凊说道:“这人多眼杂,咱们换个别的地方吧,秦磊那有个工作室,环境还不错。”刚才我们已经互相自我介绍过了。

  我说道:“我觉得在这也不错,人家姑娘刚来,就别折腾了。”

  温凊摇摇头,说道:“嗯,没关系,就在这吧,今天太冷了,我也不想再出去了。”她冲我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听同学说,你们专门解决怪事,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才……"

  苏默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满的都是询问,而我只对他报以微笑。一个长相不错的姑娘,跟两个素未相识的男人见面,心理肯定是有戒备情绪的,自然不可能跟着去私人地方,我猜这也是她选择在公共场所见面的原因。

  苏默说道:“我看你穿汉服很合适呀,怎么就受不了了呢。”

  姑娘脸突然一红,低头躲过苏默的视线说道:“我已经一周没洗澡了……”

  “咳……"

  苏默用咳嗽掩饰尴尬。

  我问道:“既然脱不下来,你为什么不把它扯碎呢,毁件衣服总比现在这样好吧。”

  温凊摇摇头说:“毁不掉的。”

  “毁不掉?”

  “嗯,我发现脱不下来的第二天就想把直接把它扯坏,但我用尽力气也根本扯不坏,我以为它只是质量太好,就拿了一把剪刀……”

  “难道剪不断?”我问道。

  “不,剪断了。”她说道这里语气竟然流露出恐惧“我把它剪的稀碎,扔了出去,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可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穿在了我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

  “嗯,只要我的注意力离开身上,哪怕只有一瞬间,他就会重新出现在我的身上。”

  “那你不能一直盯着身上吗?”苏默问道。

  “人总是要睡觉的。”我提醒道。

  “不只是睡觉,哪怕只眨眨眼睛,它就会出现。”

  温凊的声音里依旧带着恐惧,如果说之前还只是让她觉得费解和麻烦的话,这种情况就远远超出她的认知了,而人的一切恐惧都来源于未知,尤其当未知的事物缠在你的身上,那种恐惧恐怕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

  不过,苏默听了他的话,神奇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惊讶,反而皱着眉头抿紧嘴唇,好像觉得这事情挺麻烦的样子。

  “能说说具体怎么回事么?”苏默接着说道。

  我虽然很好奇,但并没有说什么,有时候倾听比询问更重要。

  “你们真的相信我?”温凊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放心,我本身就是一个心理医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见过。”

  苏默说道:“我们专业就是处理这种事情的,我保证我见过比你经历的更离奇的事情,妹子先点个东西喝吧,也整理下思路。”

  她听到这么说,明显送了口气,嘴角不自知的露出一个弧度,眼神中的戒备也放下了一些。

  她点了一杯抹茶,才喝了一口,就迫不及待地说道:“我是师大的学生,高中的时候就喜欢汉服,大学有了生活费,所以自己有时候也会买来穿,你们知道汉服复兴吧?”

  我点点头,说道:“听说过,是汉族传统服饰的再次兴起吧——想必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嗯,对。自从民国以来,西装传入中国,直到现在,我们的所有服饰几乎都是西式的,而我们却遗忘了自己的传统服装。”她说道汉服,眼睛亮晶晶的,倾诉欲望十分强烈,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你想想,除了汉族之外,其他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服饰,到了传统节日的时候,她们都可以穿本民族的衣服,而我们呢?”

  我回想了一下,好像国庆阅兵的时候,各个少数民族确实穿的都是传统服装,而汉族除了军装就是中山装,中山装也是民国时候设计出来的,确实不能算传统服装,我无言以对,只能沉默。

  “这也是复兴汉服者的主张啦,文化认同度先从衣裳找起嘛。”苏默笑着对温凊说。

  她点点头:“对,以前在我也会在网上买汉服,也都没出过什么事,这件大氅我倒不是在网上买的,而是今年开学的时候,有很多大四的学哥学姐摆摊清理不要的东西,我看到有个学姐再卖这件大氅,颜色很好看而且形制也很考究,关键卖很便宜,我就买了下来。”

  “开学的时候就买了,难道这件大氅已经在你身上几个月了?”苏默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不对,如果她应该只穿了不到两周。”

  温凊点点头,苏默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小声跟苏默说道:“你要是三个月不洗澡,肯定不是这个状态……”

  虽然我刻意小声,但温凊就坐在我旁边,不可能没听到,我甚至看到她偷偷地抽了抽鼻子,仿佛是担心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其实她至少看上去并不脏,看得出她每天也都有想办法保持卫生,至少像脸和手这种露在外面的地方,都很干净。

  温凊小声道:“嗯,我是上周三穿上的,从那以后,就脱不下来了。”

  “既然你很喜欢这件衣服,为什么买了之后一直没穿呢?”我问道。

  “诶,说道这个就生气。”温凊说道:“我买的那天有事着急,买的时候也没仔细看,回去才发现,前襟上有很大一片污渍,看上去已经很久了,颜色都快跟大氅一样了,不过如果就那么穿出去的话,还是会很容易被发现的呀。”

  “所以我就想把它洗干净再穿,可是送了几次干洗店,都没洗掉,那片陈年污渍相当顽固,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件大氅,我有时间就送干洗店,直到最近才几乎看不出来了,尽管天气已经冷了,我还是想穿上试试,没想到竟然就脱不下来了。”

  我在她说道污渍的时候,就注意观察她衣服的前襟,因为她说是很大一片,我想怎么也会留下点痕迹,果然看到了一条比其他地方颜色略有不同的线,看上去像是干涸的液体留下的。

  “你能不能比一下,那些污渍是什么形状的,都在哪有?”

  “很多地方啊,我都怀疑买的时候我瞎了。”她现在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还有点小娇嗔,接着说道:“主要是胸前这一片,还有袖子下面也有一些,下摆上也有一点点,真不知道它以前的主人怎么弄的,这么好看的大氅不知道爱护。”

  她一边说一边在身上比划着那些污渍的形状,她跟这些污渍斗争了几个月,印象格外清晰,甚至一滴污渍在什么地方都能说出来。

  “滴落型液体和溅射性液体。”在她说完的时候,我紧跟着说道。

  “什么意思?”苏默问道。

  “这是两种液体痕迹的状态,简单说滴落型就是液体从一个面流下来形成的痕迹,而溅射型通常是液体撞到一个物体表面上之后,向四边喷溅留下的痕迹,通常都是中间椭圆形,然后往四边炸,通常来说,如果溅射型血迹没有及时清理,都或多或少会有滴落型痕迹留下。”我端起咖啡杯说道:“举个例子,我现在用咖啡泼你一身,就会留下类似的痕迹。”

  苏默不着痕迹地把椅子往后面挪了挪,道:“我现在有了一个猜想。”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知道他跟我想的一样,暗色血迹,跟大氅颜色一样,量很足又是喷溅型,难以清洗,这个推理并不难。

  “它之前的主人被人泼了一身红酒?”温凊天真地问道。

  我们俩都哑然失笑,我问苏默:“你带手电了么?”

  苏默说道:“带了”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他的工具箱。

  “诶,什么手电?”温凊问道。

  “没事,妹子别紧张。”苏默说着拿出一支手电打开,蓝色的光照在温凊的身上,前襟浮现出一条细小发亮的线,像是蜿蜒的蚯蚓一般。

  我俩对视了一眼,证实了彼此的猜测。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志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3187876 阅读此章节;

2020/1/25 0:3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