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衣裳之偕行

作者:八荒|发布时间:2017-02-16 09:43|字数:3719

我们把温凊送回了学校,没有告诉她衣服上是血迹。反正她也脱不下来,还不如就让她觉得上面的痕迹是红酒。

这时候大学还没开学,几乎都没什么人。哈师大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南校区也就是温凊在的校区是老区,虽然不如江北的新校区大,但也横跨公交车两站地的距离,硕大的校园像是一个小城市,这时候更显僻静,前两天下的雪落在松树上,还能看到下面翠绿的松针,从瓮羔之后一直在忙,这时候突然很享受这种安静。

苏默把车停在路边,低头玩着手机,我坐在副驾驶上碰碰他:诶,你觉得温凊长得怎么样?

“挺好看的啊。”他摆弄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回答,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哦?难道你看上了?没看出来你平时跟个人似的,原来喜欢学生啊。”

我都没看他,说道:“不是,你觉不觉得她长得……有点怪。”

“怪?”

“嗯,我也说不出来具体是哪,按理说她长得确实挺漂亮的,但就是总觉得有点不协调。”我皱着眉头说道。

苏默斜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说道“没有啊,可能是这种古典美女比较少见。”

“或许吧。”我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但眼前又浮现出温凊的面孔,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出来,可能确实是我想多了吧。

“你对这事儿怎么看?”我问道。

“是灵吧。”

“灵?”

“嗯。”苏默启动车子,沿着校园小路开了起来,今天难得的开的很慢,看来他也很享受这种环境。

“《子不语》中说‘人学仙较异类学仙少五百年苦功。’所以人是万物之灵。人的感情是很容易影响物件的。”苏默说道:“如果这个人恰巧又把血液什么的弄到这件物品上,那这东西就很容易变成灵——如果执念足够深的话,甚至没血液也可以生灵。”

“嗯,温凊那件大氅上也有血迹,虽然洗了很多次,你的紫外线手电都几乎照不出来了,但按温凊说的,它之前上面的血迹可不少。”我说道“没准就是一件凶衣。”

“是啊,不过如果是器灵的话,必须要知道让它成灵那个人的执念是什么才行。灵是执念的产物,所以只要化解它的执念,灵就会自然消失,它也就变成一件普通的衣裳了。”苏默偏头笑了,道:“这就又是你的专业了。”

我点点头,道:“嗯,所谓的执念,大多都只是心结,心理的问题当然要靠我。”

“突然觉得咱俩搭档也挺互补的,你看你懂心理,我懂玄学,你有学问,我身手也不错,而且跟你这样的聪明人合作确实挺省心的。”苏默说道。

我知道他想让我加入志怪,这背后应该也有文叔的意思。我虽然对他们的工作好奇,但偶尔当个谈资也就够了,毕竟我还有份收入相当不错的工作,为世界默默付出做个无名英雄什么的,我思想觉悟还没那么高,但又想到了那个精通催眠的黑衣人和那抹如饮血的笑容,我又觉得好像在我觉得参与何晓芸那次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我和志怪栓在了一起,纷纷念头涌入心头,心里乱糟糟的没个头绪。

我看着苏默的侧脸,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洁白的阳光透过树荫撒在他的侧脸上,仿佛被光洗脸一般,如同一张铺开的宣纸,竟然让我心里也跟着安静了下来,那些繁乱的念头一时间都没有了,只是突然觉得他的睫毛又长又密很好看。

他眨了眨眼睛,我随着他睫毛闪动调整呼吸,心中默念一、二、三,给自己下了个清醒催眠的指令,内容是让自己今晚睡个好觉,笑笑收回目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苏默说着话已经开出了师大的校门,转过路口道上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两边的店铺节次鳞比,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喧嚣的城市。

“诶,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啊。”苏默扬了扬下巴,路边一家花店上果然已经打出了情人节的广告。

“跟咱们两条单身狗有什么关系么?”我不解的问道。

“额,没毛病……”苏默愣了下说道。

“接下来咱们去哪?”

“取个证。”

苏默七拐八拐开进一条背街的小路上,他把车停到路边,我跟着他走进了一家修表的小店里,店面虽然不大,却分为两个屋,里头的屋子上着锁,进门的一个屋里十分狭小,除了一张桌子以外几乎就没落脚的地方,墙上钉着很多钉子,上面挂着钥匙胚子,桌子上放着配钥匙的机器,后面坐着一个人,这人不到一米六,又干又瘦像个枣核,脑袋上只留了靑虚虚的一点发茬,正低头看手机呢,连进来了人都没发现。

苏默敲了敲桌子,叫道:“嘿!侯三,看什么呢,进来贼都不知道。”

侯三把视频暂停了,抬头看到苏默,挤出一个笑容,道:“苏哥,瞧你说的,我这店贼进来随便偷,能拿走什么啊?”

我扫视了一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苏默道:“弄好了么东西?”

“得嘞,就等您二位了。”他说着掏出一把钥匙,回过神去开里屋门。

我跟着苏默进了里面的房间,没想到他这小屋别有洞天,里面的屋子比外面大了不少,一面墙上卷着照证件照的幕布,旁边桌子上放了一台电脑和一台数码相机,另外一张桌子上随便的摆着一些工具,地上摞着一堆证书,我扫了一眼什么身份证、驾驶证、毕业证都有,我甚至看见桌角下面垫着一张结婚证。

“我突然知道你说的取证是什么意思了……”我说道。

“嘿嘿,知道了吧,那你猜是什么证?"

“切,你还考考我。”我摇摇头,他说的当然不是取证的字面意思,毕竟这个场景已经如此明显了,他要我说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看了眼侯三又看了眼苏默。

苏默满不在乎地说道:“自己人,没事儿。”

我听到他这么说,就知道侯三也是志怪的成员,也就不在意他了。

“你说解决灵就要知道它的执念,那件汉服上的血迹很多,它之前的主人很可能已经死了,就算没死,可以推测她很可能是师大的学生,但也不知道她是哪届的这么找也是大海捞针。想要找到她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问当初卖给温凊衣服那个人,可她本来就是在毕业生的地摊上买的,卖衣服那人现在应该已经毕业好几个月了,她当初也没留联系方式,想要找她可以说更困难。”

“不愧是八爷啊,这么快就想明白了,然后呢?”苏默说道

“这些我听到你说灵形成原因的时候就想到了。”我看了苏默一眼,接着说道:“当年汉服的主人既然很可能是死了,又可能是师大的学生,那这件事应该会见报,但校园命案毕竟不好听,所以学校很可能会通过后台运作,使得这件事影响范围降到最小,这也是我至今也想不起来有关汉服的命案报道的原因。基于这方面考虑,去图书馆找旧报纸得到的消息也不会完整,资料最准确的就是当年的案件记录,不过公安局也不是想进就进的……”

“除了公安局,还有一个地方保留的资料会相对完整,那就是……”苏默说道。

“哈师大的资料室。”我接道:“弄张学生证也不是不行,但资料室这种地方,没特殊理由还是不开放的,所以你想弄的应该是记者证吧。”

“嘿,真神了……”侯三翻箱倒柜回来之后,手里正好拿着两张记者证,其中一张已经印上了苏默的照片,另一张则是空白的。

“苏哥的照片我这有现成的,就直接弄好了,秦哥的照片还得现照一张。”

十分钟后,我俩各自拿着一张崭新的记者证离开了侯三的小店,上面印章水印什么的一应俱全,恐怕就算是电视台的人,一时半会都看不出真假。

“我一直觉得志怪是全国最优秀的办证组织。”苏默随手把证扔驾驶室里。

“除了取假名太随便了。”我看着我照片下秦默两个字说道,没错,苏默那张的名字是苏磊,只把我俩的名调换了一下,连字都没改。

“嗨,侯三就是懒,以后习惯就好了。咱是先吃饭还是先办事?我从早上到现在就喝了杯咖啡,前心贴后背了都。”

“先办事吧,我估计也快,办完事再吃饭心里也踏实。”

“嘿!你们摩羯座都是这么工作狂没情商吗?”苏默把方向盘砸的直响宣泄不满。

“你有意见么?”我冷静的瞥了他一眼。

他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档把摇的我眼花缭乱,一路上的转弯都一点也不减速,来的时候我们开了四十分钟,回来的时候,第十二分钟我已经站在了师大主楼的门口。

我想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他有意见。

他一言不发的往里走,我也只能无奈的跟在后面,一楼是个大厅,由于放假所以很空旷,一边荣誉墙上贴着今年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名单,一等奖学金的学生还有照片,我匆匆瞥了一眼,突然发现一个熟悉名字。

我拉住镜子的手腕,他一把甩开,没好气的道:“干嘛?

我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发,笑道:“好了,完事回去我请客。你看,温凊的照片。”

“真的?”苏默听到请客,气似乎消了点,走到荣誉墙下看了看“真的啊,没想到这妹子学习这么好,不过这脸怎么……”

“跟咱们见到的不一样。”我说道。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志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3187877 阅读此章节;

2020/1/25 0: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