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以最奇特的方式相遇

作者:蒙莎|发布时间:2017-03-20 09:46|字数:6266

  “今天怎么一个人吃早餐?”

  开学第一天。负责古籍室的叶超看到尘心带着早餐直接到了图书馆的工作间,居然有些吃惊。

  “今天应该会很忙,我想早点过来。”

  叶超夸张地笑:“哇,看来我得好好奖励你,为了工作连男朋友都不要了!”

  尘心俏皮地笑笑。

  “对了……”叶超的语气忽然转了个调,“明之现在怎样?”

  尘心随口说:“挺好的呀!”忽然灵光一闪,猛然抬头:“叶老师,据我观察,许老师现在没有男朋友。”

  叶超板起脸,“胡说啥呢?我就是关心关心老同学。明之上学的时候就常常生病,现在一个人住在那么阴森潮湿的地方,我担心嘛。”

  尘心偷笑着把一只小笼包塞进嘴里。一顿大嚼之后,才郑重其事地说:“据我观察,许老师的身体很好,吃得下,睡得香!而且,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住了!”

  叶超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尘心故意卖了个关子,等他有些心神不宁地随手拿起一本书来假装在翻的时候才说:“她弟弟回来了。”

  叶超:“咳咳……”

  “我暑假里去收拾的书其实就是她弟弟从美国运回来的。我看她弟弟是打算在国内长住,所以你呀,就不用没事瞎担心了!”

  叶超瞪她一眼:“吃饱了就做事!”

  尘心迅速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对了叶老师,我换了手机号,你存一下吧。”

  整个早上,尘心都在考虑一个问题。

  为什么她要在别人面前刻意保持着“自己和刘海宁依然是男女朋友”的假象?

  明明是她自己先提出的要分手。明明在那之后就没有再说过话见过面。明明决绝得连手机号都换了新的。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堂堂正正地告诉别人——我们已经散了?

  尘心开始反省自己。

  是因为心里还有残留的挽回的希望?还是因为觉得分手是件丢人的事所以不想说出口?

  不,不,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走回头路;她这个人的价值,也并非因为这段感情而存在。

  下班的时候尘心和叶超一起搭电梯下楼。电梯门缓缓合上的时候,她向叶超说:“叶老师,我和刘海宁分手了。以后别再提他。”

  尘心的声音如同无声下降的电梯那样平稳。叶超愣住,仿佛是在思考着应该说点什么安慰她。然而电梯在四楼停了下来。几个夹着书的学生涌进来,他们各自退到电梯一角,没有再说话。

  直到这一刻,尘心才恍然大悟。

  她不愿意说,是不愿意看到别人同情的目光,听到别人廉价的安慰。

  她决定顺其自然。

  中午永远是饭堂最热闹最拥挤的时候。尘心站在打饭窗口前长长的队伍中无聊张望,突然发现——前面隔着三四个人站着的可不就是刘海宁?

  尘心的第一反应是抬脚要走。但是下一秒,她把脚放回了远处。

  虽然手心已经渗出了汗,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对她说:学校就这么点儿大,他们就算分了手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碰着了就躲,那得躲到什么时候?

  她昂起头,镇定而缓慢地向前。

  她看到刘海宁打包了两个盒饭,装在塑料袋里拎走了。

  他没有回头,也没看到她。

  尘心故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怎么吃得下。她把自己的坏胃口归咎于饭堂的饭菜实在太难吃,往嘴里塞东西只不过是在胡乱应付自己的胃。坐了一会儿,有个女生端着餐盘过来问她:“这里有人吗?”

  尘心摇摇头。女生在她对面坐下,用不确定的口吻叫:“心姐?”

  抬起头,尘心才发觉坐在对面的是同学院低她一个年级的王安娜。她打起精神微笑:“什么时候回的学校?”

  “昨晚。心姐,新发型真好看!”王安娜说着伸手替她理了理鬓角,“不过以前的头发也留了很久吧?一下子剪掉太可惜了。”

  尘心不经意地说:“夏天太热,图书馆里还都是灰尘,剪掉了舒服。”

  王安娜嘻嘻笑:“心姐,你的脸本来就显瘦,剪了头发以后好像一下子变小了,像个高中生!”

  尘心笑笑,低下头去扒饭。

  头发是在整理书房工作开始之后的第三天去剪的。以前工作的时候她习惯把过肩的长发盘起来。那天早上她起床盘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麻烦。

  从海洋研究所回学校的路上,尘心在路边随便找了家小理发店。理发师只用了二十分钟就把她变了个新样。第二天许明之见了她,愣是足足看了半分钟才把她认出来。

  “上帝啊,原来我请了个帅哥啊!”

  尘心几乎笑晕过去。

  其实,只是想和过去的自己告别。

  她的人生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

  “对了心姐,我刚才在门口看到有人发传单,好多人在看,也不知道在发什么,我们待会儿去看看吧!”

  尘心怕闹,换了以前是绝不会去凑这种热闹的。现在她简直是故意要和自己过不去似的,不但和王安娜下到了饭堂门口去看究竟出了什么事,还用力挤到跟前拿了一张传单。

  到了前面才知道为什么场面会这样火爆。

  首先,正在发传单的是两个穿红色旗袍足蹬十厘米高跟鞋的礼仪小姐。

  其次,她们发的传单,只有女生能拿。

  再次,她们发的是传单其实是一份选美比赛的广告。

  最后,这场选美比赛的发起人是本校大三的一个男生,他发起这场比赛的目的是为了“把本校最美的女生找出来当女朋友”。

  上面的宣传语看得尘心和王安娜目瞪口呆。

  “G大的女同学们!你自信拥有最美的脸蛋、最火辣的身材、最优雅的气质吗?来吧!参加校花选拔大赛,争夺冠军,成为我的女朋友吧!

  我,既是G大大三学生,也是G市著名企业家的独子。少爷我有钱有貌,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是公认的帅哥,我爸爸更是本省富豪榜上排名前十的企业家。我想不用再多说,你也能知道成为我的女朋友之后你可以得到什么啦。另外我不光是家里有钱哦,我还是很有品位的!我平时很喜欢看书,比如《金瓶梅》,我也很喜欢看电影,比如《无极》。我虽然交过十几个女朋友,但是还是很专一的!只要你够美,我就会保证对你从一而终!就算我最后变心了,我也保证会付你一笔优厚的分手费,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通过我和我家的人脉,当你毕业走上社会的时候,至少可以比别人少奋斗二十年!

  怎么样?动心了吗?那就在本周日(9月5日)之前把你的个人简历和一张无PS全身照寄到以下邮箱,本少爷等着你哦!”

  “死变态!”王安娜气得鼻子都歪了,“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这样嚣张?他他他把我们学校的女生当成什么了?!”

  周围的同学也都议论纷纷。尘心拿起那传单又看了一遍,拉起王安娜的手,“咱们走。”

  “心姐,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至少应该先问清楚这个所谓的有钱人少爷究竟是什么人然后泼他一盆洗脚水?”

  尘心笑:“我觉得现在还是先把发传单的人赶走比较重要。”

  她们跑到最近的一处保卫室叫了保安。

  礼仪小姐们果然拿不出校内宣传活动的许可来,马上就被赶走了。

  看着散落一地的粉红色传单,和暴跳如雷的王安娜不一样,尘心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无聊。

  其实她自己也闲得慌。特别是到了晚上,那种整个生命被抽空了一半的感觉就特别的明显。工作,学习,再怎么忙也总有什么都不用做的时候。她还没有真正习惯下来,所以常常会觉得手足无措。

  她现在明白了。下决心要把一个人忘记是一回事,自己能不能做得到却是另一回事。

  虽然宿舍因为同学们的归来而变得无比热闹,她却觉得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收拾包的时候,一张粉红色的传单掉了出来。

  把这张传单带回来的时候,她想的是:这张纸质量不错,可以在泡方便面的时候用来垫饭盒。

  无聊之至的尘心居然把上面的广告又看了一遍,然后她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捉弄一把那个狂妄的家伙?

  她打开电脑,写了这样一段文字。

  “你好啊有钱的少爷,看了你的广告,我决定参加你的校花选拔比赛。我有着深邃的五官,健美的身材和高贵的气质,你只要看一眼我的照片,你就会知道我绝对符合你对女友的要求!我不但外表出众,我还出生于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虽然你家暴发户的背景是有点儿配不上我,但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我家里人是绝对不会阻挠的!最后,建议你还是不要举行什么选美比赛了,别的女生都不如我和你般配,因为——整个学校只有我和你是同类!就这样吧,祝你开学愉快!”

  尘心一口气打完这封信,然后上网搜了一只正在龇牙咧嘴的大猩猩的照片附上,一起寄了出去。

  那个家伙,她想,看到那只大猩猩的的时候一定会气得摔键盘吧。

  想象一把那家伙气得暴跳如雷的样子,她就乐开了花。

  把邮件发送出去之后,尘心习惯地打开G大的BBS看看同学们都在讨论啥。不出所料,论坛首页已经被“校花大赛”的相关帖子占领了。尘心随手点进了一个投票贴:

  “富二代公开选校花当女友,你怎么看?(可多选)”

  下面的几个选项很是令尘心啼笑皆非。

  “该富二代是真诚地想找一个女朋友。”

  “只是一次无聊的炒作,很快我们就能看到富二代家工厂生产的商品广告。”

  “该富二代脑子被驴踢了。”

  “该富二代其实是在反讽当今高校里拜金主义蔓延的现象。”

  “该富二代是在侮辱本校女生的人格。”

  尘心想都不想,就选了第三个和第五个。把页面往下一拉,没想到下面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是女生,你会去参加这次校花选拔大赛么?”

  下面有四个选项。

  “会,因为我很丑,我想去恶心一下那个富二代。”

  “会,因为我很美,我想当富二代的女友。”

  “不会,因为我很美,天鹅怎么能给癞蛤蟆吃?”

  “不会,因为我姿色平平,去了也没希望。”

  要看投票结果就必须先投票。尘心想了想,选第三。

  投票结果出现,尘心拍桌大笑。

  所有人都选了第三项。另外三项的投票率是0。

  “尘心你笑什么呢?”

  室友沈洁从她身后经过,往她的电脑屏幕上瞥了一眼,忽然也笑了,“哎呀,你也投票了?大家都投了第三项呢!”

  尘心伸个懒腰,“是啊,咱们团结一致,气死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有钱?有钱很了不起么?”

  尘心说着,迅速地敲了一段话作为回帖:

  “俗话说没有钱万万不能,但钱绝非万能。钱可以用来招徕生意伙伴,但买不到朋友。钱可以招募员工,但买不到忠诚。钱可以买药,但买不到健康。钱可以买学历,但买不到学识。钱可以买到礼物,但买不到家人的和睦。钱可以买到特殊服务,但是买不到爱情。富二代,当你把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全部建立在金钱之上,你就是条不知廉耻的、穷得只剩下钱的可怜虫,我可怜你!

  PS:你还是自己退学吧,我想本校的任何一个人,以后都不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们的校友!”

  “噗哈哈哈说得好!败类!”沈洁伏在尘心身后看她打完,“我就奇怪呢,我们学校校风一直都不错的,怎么会出这么个极品——对了对了,有个事儿,差点忘了提醒你。”

  尘心回头,“怎么了?”

  沈洁用力地梳着自己刚刚洗过的头发:“我们四年一共要修12个任选课的学分,你看看修够了没有,如果还不够的话这个学期得抓紧了,拖到下学期更麻烦。那个,学校的选课系统也开了,你现在就可以选。”

  尘心打个响指:“收到!”

  说到任选课,尘心不禁又开始头疼。

  她和刘海宁并不在同一个学院。刘海宁读物理,她读英语;他们唯一的一起上课的机会,就是全校任选课。

  刘海宁对任选课兴趣全无。尘心选什么他就学什么。大一的时候还愿意去听一听,上了大二就开始整天逃课——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尘心说了也不听,到了期末还得帮他写作业。尘心清楚地记得自己还差3个学分,而刘海宁还差5个学分,因为他上个学期还挂了两门。

  鼠标的光标从长长的选课单上滑过。滑到每一门课程上面,都下不了决心按下去。

  不知道这个学期他会学什么呢。

  正犹豫的时候,尘心忽然怔住。

  “海洋环境科学”。

  他们学校居然有这样一门任选课?她以前从来都没留意过。

  瞬间联想到的是许慎之的书房里像小山一样堆积着的和海洋环境相关的书籍。她用最快的速度按下了“选修本门课程”,仿佛生怕这门课会瞬间满员似的。点进去以后她便松了口气。页面显示的“已选修人数”是“1”。

  她是第一个。

  这门课的主讲老师是资源环境学院的张鸿副教授,尘心当然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人。她对这门课究竟要学什么也完全没概念。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其实她也说不明白。

  仿佛在学完这门课之后,她和许慎之的书房之间就多了一点点隐秘的联系,聊以安慰她那颗正在为不能再去那间书房而遗憾的心。

  阳光把梧桐树浓密的树叶照得透亮的下午。微风把白色的窗帘掀起一角。窗外的鸟叫和蝉鸣不时地穿墙而入。厚的薄的带着樟脑味的书。空白处被漂亮的字写得满满的《幽梦影》。

  尘心清楚地记得她在那里时的每个画面,她甚至记得许慎之在那些书上写下的句句批注。这些,都是她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可以用“美好”来形容的回忆。

  “海洋环境科学”上课的时间是每周二的下午。教务处大概没指望会有多少人选修这门课,只安排了一间普通的小教室。尘心去到那里的时候,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径直走到最里面,在最后排的角落里坐好。阳光从窗口斜照进来,座位和桌子都有烫得有些灼人,但是她不想挪走。

  灼人的触感,反而可以让她找到些许的真实。

  但是也把她晒得不住犯困。

  看看表,发现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尘心决定趴在桌上眯一会儿。迷糊中听到教室的前门在响,有人大步进来。

  “这么早。”

  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语调却带着点顽皮的惊奇。

  尘心茫然抬起头。她看到有个人站在讲台上,正低着头在包里翻找什么。

  五官深邃而又线条流畅的脸庞,比平常人略黑一点的肤色,精神十足的短发,黑框眼镜,纯白T恤,牛仔裤——张鸿副教授?

  肯定不是。在G大,能戴上“副教授”帽子的老师都至少在往五十岁奔。

  大概是先到教室给老师们把多媒体设备打开准备好的管理员吧。

  尘心没有再理他,趴下继续睡。

  迷迷糊糊地又睡了一会儿,她听到陆续听到有人进来,又听到有几个人用试探的口吻叫“老师好”。讲台上有人答应。张副教授来了?

  实在不想动弹。她决定睡到上课铃响的时候再起来。

  可惜天不遂人愿。有个女生戳了戳她:“请问这里有人坐么?”

  “没。”她闭着眼睛说。

  “嘘——起来啦!老师来了!”女生在她身边坐下,兴奋地轻声叫她。

  “嗯。”尘心百般不情愿地揉了揉眼睛。

  “老师好帅嗷嗷……”女生用发花痴的口吻低声叫道。

  咦?

  怎么——

  那个管理员还没走?

  尘心等了许久的上课铃终于响了。

  “管理员”终于站直了身体,嘴角微陷,似笑非笑。他用犀利的目光把整间教室扫了一遍,用不高却十足清楚的声音说:“我们现在上课。首先我要先代张鸿老师向大家道个歉。张老师因为突发心肌炎住院,这个学期没办法来给大家上课了。”

  教室里炸了锅。“嗡嗡”的低语声响成一片。

  尘心直接呆成了一根木头。

  她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所以这个学期的海洋环境科学,由我来给大家上。”

  “哇嗷——”尘心身边的女生捂着嘴尖叫出声。教室里安静了瞬间,然后爆出一阵夹带着敲桌声的哄笑。哄笑中有几个人浑水摸鱼地叫:“耶!”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说着拿起一支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许慎之。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曾喜欢你的我》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2/3188116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