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帝最乐于给人惊奇

作者:蒙莎|发布时间:2017-03-20 09:49|字数:5480

  第一名,苏尘心。

  尘心险些一头从床上栽下去。

  这是她今天遇到的最诡异最不可思议的事了。

  在这个所谓的“校花选拔大赛”出现之后,她是以最直接最激烈的态度地反对的人。她向来对这种带有歧视女性意味的活动深恶痛绝:这个比赛的潜台词不就是在说“你们女生统统都是拜金主义者”么?

  但是她居然成了这个所谓的校花选拔大赛的第一名。

  莫大的讽刺。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手心不停地出汗。她匆匆忙忙地翻下去。她看到自己的名字旁边清楚地写着自己的年纪专业和所属的班级,而配的照片是那只大猩猩,文字的“自我介绍”就是她写来讽刺“富二代”是大猩猩的那段话。

  她明白了。

  原来刚才梁杏婷说的“出奇制胜”是这个意思。

  现在,大家大概都认为她是为了引起“富二代”的注意,用独特的个性压倒别的美女们,才会用一张大猩猩的照片代表自己报名吧?

  上帝。尘心在暗中呼唤,你知道我从来都没那么想过!

  我真的只是想气气那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家伙,为什么现在却搞成了这样?

  他是在报复。这个念头闪过脑海之后,尘心恍然大悟。

  她骂他是大猩猩。他绝对是在报复。

  宿舍里寂静无声,仿佛大家都在等着尘心看完那个网页,然后作出或得意或狂喜的反应。

  可惜,尘心现在只想撞墙。

  她深吸一口气,把手机递还给黄丽瑶,低声说:“谢谢。”

  黄丽瑶点点头,顺手关了那个网页,担心地说:“你自己当心吧。”

  尘心还了手机,立刻翻身从上铺爬下,穿上拖鞋走到斜对面下铺的方倩床前,大声问:“方倩,睡了没?”

  方倩的床上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尘心知道她一定还没睡,索性一把拉开了她的床帐,伸手拍了拍:“方倩,方倩!”

  方倩一声尖叫:“啊——”

  尘心抓住她的手,“方倩,是我。”

  方倩猛地坐起来,扯掉了耳朵里塞着的耳塞,气呼呼地说:“你干什么呀你,你吓死我了!”

  “你今天不是有事要找我么?现在我回来了,说吧,什么事?”

  方倩顿时心虚地否认:“没……没有啊……”

  尘心气鼓鼓地冲回自己书桌边,拿起手机,翻出白天时的通话记录:“方倩,你看好,这个电话是你给我打的,今天下午三点十六分,也就是第一节课下课之后不久,你说你有事想找我,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主教学楼307,然后你说你马上过来找我——你别跟我说你全都忘了!”

  方倩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有事找你——不过后来我临时解决了,就,就没去找。对不起哈,我想等你回来就跟你说——”

  尘心打断她,追问:“那你倒是说呀,你找我有什么事?”

  方倩挠了挠一头因为躺着听音乐而被压得蓬松杂乱的头发,“我,我,哦对了,我我以为我把图书馆的一本书丢了——我就想问问你怎么办,后来,后来书又找回来了,所以……所以没有去找你……”

  尘心哼笑:“原来是这样。这种问题在电话里问不行么?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当面说?”

  方倩:“呃……我……”

  尘心提高声音:“你说呀!”

  黄丽瑶在后面“嘘”了一声,“尘心,小点儿声,大家都睡了!”

  尘心压低声音,咬牙重复:“你说呀!你为什一定要找我当面说?”

  方倩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尘心抱着胳膊冷笑:“你根本就不是想找我。你是帮别人找我,对不对?”

  方倩扭过头去,重重地在床上躺下,拉起毛巾被把自己整个都遮住了,摆明了是不想再搭理尘心。但这也说明了尘心的猜测是正确的。方倩的电话前脚刚打过来,那个嚣张的家伙后脚就找到了307教室威胁她。要说这中间一点联系都没有,鬼才相信!

  尘心没那么容易放弃,她索性坐在了方倩的床沿上,“方倩,我没怪你说了要找我又没找我,我现在只想知道今天找我的那个人是谁。你告诉我。我们一起住了两年了,论交情难道连别外头的人都比不上么?”

  方倩闷不做声,尘心索性脱了鞋子坐到她旁边去:“好啊,你不说,大家都别想睡了!”

  她在那里坐了一会儿,方倩终于无可奈何,“秦翰。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三年级二班。他……和我是高中同学,这次比赛,就是他发起的。”

  尘心笑笑:“谢谢。”说着非常利索地翻身下床,爬回自己床上去。方倩撑着额头坐了起来,“尘心,你听我说,我,他找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以为他是你的朋友……”

  尘心做个“不必多说”的手势,“行,行,我明白。”

  想起方倩下午给她打电话时的语气,分明带着些许的幸灾乐祸。

  然而她放缓了口气,“这件事都是我不好,和你,没关系。谢谢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谢谢。”

  “你明白就好。”方倩说着长长吁了口气,语气变得乖巧可人:“那,我睡了。”

  尘心听得出来,她还是在幸灾乐祸,而且这幸灾乐祸里面还多了点智商上的优越感。刚才那两句话的潜台词是:我随便说说你就信了,真是个二货。

  尘心不想再和她纠缠,就没有再出声。

  但是从此多了个心眼。

  无论是在宿舍里也好,在外面也好,随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随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给她个“惊喜”。

  直到类似饭堂被人在背后夹上大猩猩照片之类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尘心才听说了一件事:原来在学校里被恶意捉弄的不只她一个。

  和她一样每天被到处捉弄的人还有十九个人,具体地说,是十九个女生。

  “金紫荆杯校花选拔大赛”的“海选”里入围的另外十九个女生。

  因为,她们的被捉弄是其实比赛的第二轮。

  “一个高素质的校花,不但要拥有靓丽的外表和过人的气质,还必须有处变不惊、随机应变的本领。本次大赛的第二个环节,就是测试入选者的应变能力和抗打击能力。只有在各种不利的环境中依然能应付自如的人,才能在未来风诡云谲的商业世界中助丈夫一臂之力!

  因此,在本大赛第二环节进行的时间段(9月8日起,结束时间未定)内,本校的同学都可以参与到大赛中来。具体做法是:每个同学都可以随时为二十位入围者提供意想不到的‘惊奇’,然后拍下该入围者面对‘惊奇’的表现,上传到官网论坛。大赛委员会将评选出最有创意的十个‘惊奇’并为创造者颁奖!”

  “校花选拔大赛”官网的公告如是说。

  尘心在看到这个公告的时候,好奇地点进了那个所谓的官网论坛。

  然后她气得险些把电脑摔在地上。

  论坛里人气最高的帖子,赫然是:

  “一号选手苏尘心洒泪饭堂,神秘帅哥温柔相伴。”

  尘心抖着手点开那个帖子,页面刚打开,就看到一张巨大的、自己正在用纸巾捂着鼻子哭泣的照片。

  眼睛发红,表情扭曲,两行眼泪闪闪发光。尘心发誓,这是她自己这辈子最丑的一张照片。

  看角度,这照片应该就是在自己对面拍的,可她自己居然一点都不记得对面曾经有人对着她拍照了。可见这些人准备得多么充分,也可知他们是多么地卑鄙无耻。

  气到了极点的时候,尘心反而镇定下来。她还要看看这些人还拍到了些什么。果然在后面的帖子里翻到了这样的内容:“一号选手苏尘心淡定倒掉有毛毛虫的汤”,“一号选手苏尘心鞋带断裂光脚走回宿舍”,“一号选手苏尘心面对储物柜内的骷髅模型大惊失色”……

  果然都是这些人!

  毛毛虫应该是他们在饭堂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放进她的碗里的。断了鞋带的鞋子么,她那天仔细检查过,她的鞋带是在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之后,才在走路的时候断掉的。有机会下手的只有她宿舍里的人。至于图书馆储物柜里的那只骷髅头——它真是把她吓得魂飞魄散,就只能是在图书馆一起工作的人干的好事了,因为别的同学不可能知道她平时惯用的储物柜是哪一个。

  一时间,整个学校的人都变成了她的敌人。

  而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她选择战斗。

  在第N次被惊吓之后,尘心在“大赛官网”的BBS用“苏尘心”的名字注册了一个账号。

  她要让那些人知道,她绝非逆来顺受的胆小鬼。

  尘心的帖子的标题是:“苏尘心告秦翰书。”

  “秦翰同学,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误会,我想在这里做一个声明。希望在我的声明发表之后,我和我周围同学的生活,不会再受到你所谓的‘大赛’的干扰。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我发给你的邮件和大猩猩的照片,用意在于讽刺你,嘲笑你,而不是报名参加你的什么比赛。因为如果我真的想报名,就不会选择发一个‘匿名信+非本人照片’邮件给你。而你居然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把我的信当成了报名信,我只能认为你在智商和阅读理解能力上均有缺陷。

  第二,我必须向你坦白,学校BBS上骂你的帖子是我发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找人查一查发帖的IP地址和我宿舍的IP是不是一样的。我想这点事情对家财万贯的你来说只是个小CASE啦。我不怕你知道,因为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用最大的声音表达我对你的厌恶和鄙视。你不但不懂得尊重别人,也不懂得尊重你自己。你不用为有很多人报名参加你的比赛而得意,因为更多的人是抱着围观一只猴子的态度在围观你。

  第三,在我遭受到了种种打扰和捉弄之后,我不能不作出这样的猜测,你其实看懂了我的讽刺和嘲弄,你也知道发帖骂你的人是我——前面我说过,查IP对你来说只是件小事。你很生气,所以你通过我的邮箱和IP找到了我的真实身份,并把我放到了海选第一名的位置。因为你想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你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我只能说,你不但情商智商都有缺陷,你还极度地卑鄙无耻。

  第四,你的卑鄙无耻不但体现在你报复我这件事上,还体现在你的匿名发起比赛上。直到我发这个贴为止,大家都只知道这个所谓的‘比赛’的发起人是个所谓的‘富二代’。至于这个‘富二代’的真实身份,大家则一无所知。你藏在发传单的礼仪小姐身后,你藏在所谓的大赛委员会身后,你藏在这个漂亮的官网后面,别说照片,就连名字都不敢透露。这只能说明你胆小,你自卑,你不敢面对大众的评判,因为他们一定会说,校花给你当女朋友,那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但是你别忘了,这是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如果我下定了决心要把你挖出来,你就一定藏不住。各位围观的同学,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大家,发起这次所谓‘校花选拔大赛’的所谓‘富二代’,大名叫秦翰,是本校工商管理专业大三学生,大家可以继续追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出身富贵。

  最后,我发表这个声明的最终目的,是告诉大家:我苏尘心从未想过竞选什么校花,我的名字会出现在所谓的入围名单上,纯粹是个误会。本人自发表声明之日起,和此次大赛再没有任何关系。请大家停止对我的捉弄和打搅。秦翰,苏尘心祝你开学愉快。”

  尘心把帖子发出去之后,心想自己不能在学校的宿舍再住下去了。回家也不行。家太远,坐最早的一趟公交到学校也要迟到。想来想去,只能到外面租房子了。

  她先是上网去找租房的广告,结果是兴冲冲地去,垂头丧气地下线。学校旁边的房子永远不缺租客,她找了半天,找到的空房要么是不安全的小阁楼,要么是男生招合租的广告。

  也许可以试试找在外面租房的女同学合租?

  想到这里,她立刻想到了何宝琼。

  何宝琼是学院里和她同级的同学,在学法语。因为尘心在图书馆工作的便利,何宝琼常常托尘心帮她预留想借的书。尘心曾经听她提起过,她住不惯学校的宿舍,所以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

  不知道何宝琼愿不愿意收留她?

  尘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先试一试,于是翻出他们学院的通讯录,拨通了何宝琼的电话。

  “宝琼你好,”电话接通之后,不等那边出声尘心就抢先叫道,“我是尘心。”

  “尘心?”

  尘心能理解为什么何宝琼的声音会带着诧异。平时她要借书的时候总是她先给尘心打电话,尘心却从不会主动找她。

  何宝琼立刻反应过来,“哦,哦,找我有事吗?”

  语气并不算友好,甚至还可以说是带着点莫名其妙的敌意。

  尘心有求于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忙问:“宝琼,你现在住着的那个地方,还有空房间出租吗?”

  “不知道。”何宝琼简直是不暇思索说出来的。

  “那——宝琼,你上下楼的时候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附近有没有招租的广告什么的——我,我想搬出去住。”

  “哦。好啊。”懒洋洋的声音,明摆着是在敷衍。

  尘心有些失望,但还是认真地说:“宝琼,谢谢。”

  何宝琼显然已经不耐烦,说了声“没事”就挂了电话。尘心有些纳闷。何宝琼每次叫她留的书她都留下了,而且何宝琼平时也对她挺好的,到图书馆的时候也会给她带点零食之类的。为什么这次何宝琼的态度会变得这样奇怪?

  她纳闷着,继续打开学校BBS找找看有没有招租合租的广告。校内的老师有时候也会把空房间租给学生住,这些广告都贴在校园网上。当然校内的房子租金也是最贵的。没头没脑地找了半个小时,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何宝琼。

  “尘心。”

  “宝琼,是我,是我!”

  何宝琼开门见山,“和我一起住的人要搬走,你可以过来接着住。这是个两居室的房子,房租我们两个分摊,水电网络也是两个人分摊。每个月大概是——”

  “好,好!太好了!”尘心抱着手机几乎跳起来,“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过去?”

  “今天就可以。对了,你没养什么小动物吧?”

  尘心嘟起嘴:“我养了一只……仙人球!哈哈哈谢谢,我马上就收拾东西!”说着对着手机话筒重重地亲了一口,“宝琼,谢谢!”

  “想不到你文笔不错啊。”何宝琼突然笑着说。

  尘心再度错愕,何宝琼什么时候见过她写的东西呀?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曾喜欢你的我》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22/3188118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