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马桶水的味道

作者:薛漠北|发布时间:2017-04-17 11:59|字数:2468

  撒手没刚回寝室,累得趴在了桌子上。撒手没凭借自己不那么灵敏的嗅觉发现了林盏正在向他接近。

  “老四,你不会生气了吧?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啊。”

  撒手没立刻抬起头,否定道:“我没生气,我……我刚才尿急。”

  “你这尿得也太久了吧,下次哪里失火,你可以去救火了。”林盏并没有多想,听到撒手没没有生气之后,立刻和他开起玩笑,紧接着补充道,“我说我们老四不可能那么脆弱嘛。”

  “是啊,我一直很坚强。否则我也不会叫这个名字这么多年还不觉得自卑。”撒手没也补充道,“北京人民都没我坚强。”撒手没的言外之意是林盏的脚臭堪比毒气,不过林盏并没有听出来。

  林盏笑嘻嘻地爬回了自己的床,撒手没也简单地洗漱了一番,爬到了床上。

  今天这件事要不要说出去呢?如果被走进科学知道了,自己肯定会上电视吧?撒手没至今还记得走进科学的几期令人哭笑不得的“神秘奇闻”。

  比如有一家人的房子里有几万伏特的电,走进科学节目组研究了两集才发现是电笔坏了;监控摄像头发现神秘“飞棍”,走进科学栏目组研究后发现那是在监控摄像头前飞过的蛾子;有个总是吐血的男人被走进科学节目组研究后诊断出是牙龈出血。当然,除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内容之外,也有一些真正的未解之谜,只不过节目组研究几期之后,那些未解之谜仍旧没被解开罢了。

  消耗了过多体力的撒手没很快就有了睡意。

  撒手没睡着之后,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喂,手下,你给我听好了。”

  撒手没完全忘记了腿毛曾跟他进行过的对话:“你是谁啊?能把灯打开吗?”

  “我?我是机敏过人、足智多谋、高贵美丽、狂拽酷炫直接炸天的狼族后裔,用尽所有的美好词汇都无法形容我的与众不同,你也不需要知道更多,你只需要知道你以后就是我的手下了。”

  撒手没这才想起来,说话的是腿毛,是医院里那个有着暴力倾向女孩子的宠物狗。

  “我怎么又梦见你了。”撒手没问。

  “你不想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举止反常吗?”腿毛说。

  “举止反常……”撒手没念叨着这句话,突然想起自己身上的未解之谜了,难道……

  腿毛继续说:“没错!我的主人每天都会在那个时间带我去小区里遛弯,所以到了晚上九点我必须出去跑。”

  什么鬼?当时控制我双腿的就是你?撒手没突然很想把腿毛做成狗皮帽子。

  “哼哼,你为什么不说话?”腿毛问。

  听到这种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的真相,我不说话有什么问题吗?撒手没突然想吃狗肉火锅。

  “我看你是不信啊。我收你做手下,你不服气吗?”没等撒手没说话,腿毛接着说,“那我就要让你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没等撒手没说话,他直接从梦中惊醒过来。

  撒手没从床上坐了起来,抚摸着自己的胳膊。还好,没有长出奇怪的毛发。

  撒手没再次躺下,又坐了起来。

  他突然感觉口好渴。

  撒手没摸着黑爬下了床,准备找水杯喝水。他的水杯就放在寝室中央的的桌子上,但他下了床走到桌子前时却径直走了过去。

  什么情况?双腿又不受控制了?撒手没觉得这要比鬼压床还要恐怖,至少鬼压床只是梦魇,醒来就好了。他现在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千万不要再去跑步啊,撒手没在心中呐喊。

  撒手没路过桌子,直接向卫生间走去。

  什么鬼?都说狗改不了吃屎,难道……

  撒手没觉得后怕,幸亏寝室的卫生间每次有人上完厕所都会冲干净,有洁癖的叶万安绝对不允许卫生间有任何奇怪的东西。想到这儿,撒手没松了口气。

  不要紧张,深呼吸,也许腿毛只是想去卫生间洗脸……

  撒手没来到卫生间,直接越过洗手池。

  救命啊,我错啦,我做你的手下还不行吗?撒手没认怂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能让撒手没认怂的人,撒手没上次认怂还是在他小学时,他的刁蛮同桌拿着一块橡皮威胁他道歉,否则就把他最心爱的橡皮折断。为了救橡皮一命,撒手没只好乖乖道歉。

  撒手没万万没想到,他没有向那个要求他负责腿毛的医药费的女孩子屈服却要向腿毛屈服。不过这是不是说明了那个女孩子人不如狗?

  撒手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时间想这种事,他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马桶,紧紧地闭住了嘴巴。

  今天不会有人上厕所忘记了冲水吧?叶万安那个卫生监督员不会擅离职守了吧?

  近了……更近了……

  撒手没在心里不断祈求腿毛放过自己,他还发誓等腿毛出院给腿毛送一面锦旗,锦旗上就写“大慈大悲,救人苦难。”

  撒手没不断求饶,腿毛却一直不在服务区,无论撒手没怎么呼叫,对方都没有应答。

  撒手没打开马桶盖,双手颤抖地跟得了脑溢血的舍管大妈一样。

  看见干净的马桶之后,撒手没松了口气。

  等等,这口气松的也太早了吧?腿毛是只哈士奇,俗称二哈,谁知道它会控制撒手没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啊。

  撒手没看着马桶,仿佛他眼前的东西不是马桶,而是一个悬崖。悬崖下是湍急的河水,随时可能将撒手没淹没。

  撒手没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起了自己下床的目的。自己是因为口渴才想下床喝水,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啊?难道腿毛的意思是……

  撒手没看着马桶里的水,差点晕死过去。

  如果自己真的喝了马桶里的水,如果被其他室友知道,寝室里一定会流传起吃水不忘冲水人的“千古佳话”的。

  撒手没弯下腰,蹲在了马桶前。

  虽然叶万安每次都要用威猛先生除掉马桶的气味,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拒绝的啊。就算除掉了气味,本质上那还是马桶水而不是美年达啊!

  撒手没将双手扒在马桶上,将头凑了过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

  撒手没的脑海里此时响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旋律是怎么回事?

  “腿毛大哥腿毛老大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相信你啊。以后我每天定时定点出去带你跑步,绝对不委屈你还不行吗?放过我这一次吧。”撒手没垂死挣扎。

  不在服务区的腿毛完全没有听到撒手没的话,撒手没的头还在向马桶靠近。

  “完了。屎到淋头了。”撒手没绝望了。

  狗为什么会有喝马桶里水的习惯啊!为什么!

     

手机同步首发游戏小说《汪!我才不会输给女孩子呢》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3188980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4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