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中华田园人的凝视

作者:薛漠北|发布时间:2017-04-17 11:26|字数:2138

  “老四!你干啥呢?”随着一股味道的接近,撒手没听到了一个惊讶的声音,撒手没从没觉得林盏的声音这样动听。以前每次林盏唱歌撒手没都要捂住耳朵,此时此刻,撒手没觉得自己错了。下次林盏唱薛凯琪的歌他再也不说薛凯琪听了想打人薛凯琪听了想退出歌坛了。

  “快快快,扶我起来。”撒手没如获大赦。

  “等一下。”林盏说完跑回床边,拿起手机对着撒手没拍了一张照片,才将撒手没扶了起来,“你是不是偷偷喝闷酒了,怎么趴在马桶上吐呢。”

  撒手没看了一眼干干净净的马桶,狂点头:“对对对,我是喝酒了,我正准备吐结果没吐出来。”

  “你为啥要喝闷酒,还是跟我生气呢吧?”

  “真没有,我就是……想喝。”

  林盏将撒手没扶到床边:“我怎么没闻到酒味呢?”

  撒手没想不出来借口了,幸亏林盏没有深究,将撒手没扶到床上之后就去卫生间放水。

  撒手没希望自己赶紧睡着,这样即使他会在梦里看见腿毛,也比被腿毛控制强。如果他再梦见腿毛,一定要问问腿毛还有什么习惯。

  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撒手没反倒精神了。一直到天亮,他始终没有睡着,第二天寝室里的其他人都醒来时,撒手没的眼睛上已经多了两个黑眼圈。

  就算再困,今天也不能逃课。今天上午的第一节课是方便面的课,这也是撒手没唯一一门没有压力就可以及格的课程,方便面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出勤率高,期末考试必定及格。

  这个老师之所以叫方便面是因为她总是把头发烫成方便面形状。撒手没喜欢叫她老坛酸菜方便面,这时撒手没对她的专属称呼,关于这个外号的来历,有一个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长话短说就是有一天撒手没坐电梯时遇到了方便面,他站在电梯内部,方便面则站在电梯口。撒手没打哈欠时,方便面突然甩了一下头,紧接着撒手没就品尝到了给他造成了无法计算的心理阴影的味道。从此以后,老坛酸菜方便面成了撒手没对其的专属称呼。

  撒手没整个寝室全体出动,他们坐电梯时敲好碰到了方便面,这一次方便面破天荒了换了个发型。方便面将头发绑成两个小丸子,一把年纪还装嫩。

  见方便面没有散开头发的撒手没放松了警惕,一晚没睡得他打了个哈欠,方便面说时迟那时快,立刻一歪头,将头顶上的发髻塞进了撒手没的嘴里。

  撒手没站在方便面后面,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心说老师你是预谋已久了吧?为什么每次碰到你你都要让我尝尝你的头发是什么味道啊!

  更令撒手没像不到的是方便面比他还不开心,她摸着自己的头发,像是护住宝贝一样护住了她的发髻,白了撒手没一眼嘟囔道:“有病,咬我头发。”

  撒手没瞪大眼睛,他看了看其他室友,似乎只有他听到了这句话。

  出了电梯之后,撒手没和其他人直接向教室跑去。撒手没暗中发誓,下次就算迟到也不要跟方便面坐一辆电梯了。

  到了教室坐好之后,撒手没总是感觉浑身不舒服,人有一种奇特的能力,当有人盯着你看时,你会有所感知,现在撒手没就感觉到有人正盯着他看。

  撒手没扭动脖子环顾四周,终于在教室角落里发现了一双放射出杀气目光的眼睛。盯着撒手没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班长刘航宇。刘航宇从大一时就一直热衷将头发熨得笔直飘逸,他长长的头发总是贴在头皮上,每次向上甩头发,头发又会掉下来。撒手没觉得班长的发型就是一个车祸现场。刘航宇的衣着穿着也很土气,撒手没总是怀疑刘航宇是葬爱家族的高材生,整个葬爱家族凑齐学费送他来到商业大学读书。因为刘航宇土里土气的样子,更因为刘航宇开学时做自我介绍时说城市套路深,他喜欢农村,撒手没习惯叫他中华田园人。

  中华田园人刘航宇今天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头上戴着一定黑色的帽子,更令人崩溃的是刘航宇的帽子上还有粉色的亮片,这让撒手没怀疑他是一个修炼了五百年刚刚修成人形就跑下山炒作的乌鸦精。刘航宇盯着撒手没的眼神十分奇怪,这让撒手没浑身不自在。

  下课之后,中华田园人刘航宇离开座位,慢慢向撒手没走来。

  撒手没故意趴在桌子上装睡。

  “起来呀小撒,我知道你没睡。”

  撒手没不为所动。

  “你以为自己是睡美人吗?是不是要王子的亲亲才能起来?”

  撒手没誓死顽抗。

  “看来我是个王子的秘密今天瞒不住了。”

  撒手没立刻向踩了电门一样坐了起来,他假装搜眼睛:“什么事啊班长?我昨晚没睡好,你看我的黑眼圈。”

  “哼,你以为你这样就算时尚吗?学我画眼影吗?”撒手没这才发现刘航宇画着淡淡的眼影。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班长?”撒手没问。

  中华田园人刘航宇露出一副质问的表情:“你什么时候得罪铁钢学姐了?”

  什么铁钢学姐?是人类吗?

  见撒手没没明白他的话,刘航宇补充道:“大二的油气储运专业的学姐,王铁钢。”

  听了刘航宇的话,撒手没觉得更奇怪了:“你能不能说全名,别说外号。”

  “她全名就叫王铁钢,她给我发微信,问我撒手没是不是我们班的同学,难道她说撒手没不是你吗?”刘航宇补充道,“她还说是个叫狗名字的男生欠她钱,不是你还有谁。”

  撒手没火冒三丈,中华田园人这是要和他互相伤害的意思吗?

  “我才没欠任何人钱,你搞错了吧?”撒手没正要趴到桌子上不理刘航宇。

  刘航宇突然指着后门叫了起来:“学姐来了。”

     

手机同步首发游戏小说《汪!我才不会输给女孩子呢》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38/3188981 阅读此章节;

2024/7/15 22:4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