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惊喜来得太突然2

作者:苏禾|发布时间:2018-05-15 04:43|字数:2571

  有一天,当你睁开眼,发现自己孤身一人躺在荒郊野外,没钱没证件,连记忆都没有,你会怎么办?是隐姓埋名找回身世,还是就此遗忘重新开始?

  尉迟迟两个都没选,她选三:走进大众视线,让人来找她。

  毛主席教导我们,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所以她决定借用人民的力量。

  然而她想借还得看群众同不同意。在这个动不动就信息泄露,所谓全民集体裸奔的年代,作为一名位卑言轻命如纸薄的路人甲乙丙丁,想要别人关注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看了看自己的脸,佳人称不上,最多只能算清秀,靠脸成名是无望了,只能靠实力。可她连自己是谁,在哪里生活,做过什么通通都不知道,能有什么实力?最后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做好事!

  试想下,在人情冷漠世风日下的今天,有一个人不畏邪恶势力在危险时刻挺身而出,多么有主角光环!多么值得大书特书!

  剩下就是做什么的问题。

  扶老婆婆过马路吧,太平常,要是不小心遇到碰瓷的反而还要惹麻烦;去抓破坏社会和谐的危险分子吧,一是不容易遇得上,二是就算遇得上她也不是对手哇,别名还没出小命丢了,那就真成了糊涂鬼了。

  思来想去还是抓小偷靠谱,实在是小偷太多,她才来不到十天就被偷了三次。一次公交车上,一次菜市场,还有一次就是看热闹的时候——不然她也不知道还能这样操作,一个人假装被偷,另一个人再趁大家围拢过来时下手。

  十几天的冷风没白吹,经过观察,她发现了3个单打独斗流动作案的小偷,还有一拨固定在几个知名步行街作案的小偷团伙。抓一个哪有抓一群壮观,所以她把目标对准了锦西路上的这拨人,结果没想到,最后是她被送到了派出所。

  想到这里,尉迟迟不由得108次默念:珍爱生命,远离许衍。

  好在人生还是值得期待的,比如眼下,峰回路转后,让她梦寐以求的机会摆在了面前。

  在尉迟迟竭力向陆铭证实自己脑子没坏,没被驴踢更没被门夹以后,陆铭征求了领导的意见,最后同意了她的要求。

  不仅同意了,他还告诉尉迟迟:“要是证实你说的是真的,那伙人是窝长期盗窃的犯罪团伙,出警时我们会通知电视台一起行动。”

  这大概就是被500万砸中的感觉?

  尉迟迟仿佛已经看到了眼前镁光灯此起彼伏地闪个不停,广播电视互联网,她来了!

  为了抓住这块从天而降的馅儿饼,尉迟迟豁出去了。

  不仅带着民警找到他们的藏身地,还不眠不休和他们一起去蹲点,甚至在出发开始行动时,第一个跳上车。那敬业的样子,让旁边的民警看了都自叹弗如。

  只有了解内情的陆铭摇了摇头,这是想出风头想疯了,浑然不知没有小命儿一切风光都白搭。

  那天他问尉迟迟为什么想上电视,尉迟迟想也不想丢给他两个字——出名。不过领导问起来时他却什么都没说,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出于什么心理,只是暗暗告诫待会儿一定要盯紧她。

  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为了对付这波大鱼,派出所几乎倾巢出动。民警分成两拨,一拨和电视台的记者一起蹲守在贼窝附近;另一拨跟着小偷,确保他们回到住处后,两方人马汇合,一起动手。

  这也是尉迟迟建议的,在大街上动手场面不好控制,一不小心还容易伤及无辜。陆铭再次对她刮目相看,没想到她还挺有经验,完全不知道这是尉迟迟多么沉痛的领悟。

  天擦黑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落在脸上更添凉意。

  一行人中大约只有尉迟迟感觉不到冷,从车上下来时连雨衣都没穿,头也不回的往前冲,小脸红红的,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因为兴奋。

  陆铭上前两步拉住她:“一会儿你别进去了,和张哥守在窗户下面,免得他们狗急跳墙。”

  这伙人住在临街二楼,跳个窗什么的不要太容易。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怕小偷被激怒,非暴力不合作,伤到她就不好了。

  几天朝夕相处下来,他发现尉迟迟其实是个挺好的姑娘,除了想上电视想疯了外几乎没有缺点。既不矫揉造作,也不拐弯抹角,更别说还很能吃苦耐劳,非要找点毛病出来,能吃算不算?

  尉迟迟看了一眼旁边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他们呢?”

  陆铭心说这还用问么,当然是和他们一起进去,不然怎么拍摄抓捕现场呢。

  尉迟迟一看他的眼神秒懂,啥也不说挣脱他的手就往前冲。

  陆铭哭笑不得的跟上去,揶揄道:“你放心,答应让你上电视就会让你上电视,等全部小偷抓捕归案,让你站在他们前面接受采访,不是更风光?”

  尉迟迟脚步一顿回过头来,陆铭以为她答应了,没想到她眼睛眨巴眨巴,问他:“我的头发没乱吧?”

  陆铭被雷得外焦里嫩,有片刻恍惚觉得自己不是去贼窝,而是去选美现场。

  确实是去抓小偷,可对尉迟迟来说这一刻小偷其实跟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因为有警察在。至于她么,摄像机在旁,一旦录像播出,这就是亲人见她的第一面,形象自然比什么都重要。

  这几天尉迟迟在派出所看了许多的现场抓捕视频,知道拍摄时镜头会率先对准去敲门的人,画面停顿三秒,然后镜头会随着破门而入开始晃动。所以整段视频看下来,敲门的人才是主角。

  尉迟迟说什么都不能放过这个唯一的机会,不顾陆铭和其他人反对,死死的霸着门边第一个位置不放。

  抓捕现场因为谁去敲门而闹起来,传出去会笑掉大牙。没办法,陆铭眼神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就让尉迟迟上。

  陆铭点头的同时,摄像机转了过来。

  那一刻,尉迟迟的心跳忽然加快,就好像她的亲人们全都在看着她。

  说不紧张是假的,她深吸一口气后抬手敲门:“有人在吗?你家的气表读数异常,需要核实,麻烦开下门。”

  现在早已不是随便说查气表别人就会开门的年代,他们先前确实在物管那里发现了这家人一个月的用气量几乎比普通家庭多出一半。

  “来了来了。”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听见脚步声,把手转动的声音。

  房门打开的瞬间,尉迟迟像之前在脑子里演练过无数遍那样,猛然回头看着镜头,然后笑了。

  只是他们是不是也太夸张了点,虽然她临时给自己加了一点点戏,也用不着这么吃惊的看着她吧?她看着那一张张由震惊到惊吓的脸,忽然后脖一片温热。

她下意识伸手去摸,指尖一片殷红。

  人群忽然被分开,一张清俊舒朗的脸闯入眼帘,最后定格在他俯下身来的瞬间。

  尉迟迟在惊怒交加的视线中满足的闭上了眼。

  真好啊,许衍,你再也不能搞破坏。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天天都有人追我》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16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161/3225545 阅读此章节;

2020/2/24 18:4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