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的良心不痛吗1

作者:苏禾|发布时间:2018-05-16 03:44|字数:2428

  迷迷糊糊中,有两个声音一直在尉迟迟耳朵边打架。

  “你是第一天当警察的菜鸟吗?居然让手无寸铁的线人冲在一线,难道你不知道这就是让她去送死!”

  “别说那么难听,这是意外,意外懂不懂?我也不想的,谁知道他们会下手那么快,我以为……”

  “你以为?你凭什么以为?你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他们的脑袋长在你脖子上?5年了,你也算得上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怎么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你不犯错误你来啊。”

  “纳税人养的可不是我。”

  “你这就没意思了哈,你以为我就不头疼?我们所长还等着我给他个交代,你说我怎么交代?再说了,人是你送到我手上的,你难道不知道她有多脱线?从不按理出牌,随时状况百出。”

  “她不脱线我会交到你手上?难道你也脱线……”

  等尉迟迟终于分辨出这两个声音是谁,而且他们口中脱线的人正是她时,再也没办法淡定装睡。

  不耐烦的睁开眼:“你们就不能换个地方说话?”

  见她醒了,陆铭显然松了口气:“你可终于醒了,再不醒我就要成为历史的罪人,被钉死在警察的耻辱柱上了。”

  虽然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轻微脑震荡。不过之前人没醒过来,他那口气就一直吊着,连医生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昏迷不醒,眼下看她醒了,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尉迟迟撑着手坐起来:“能不醒吗?死人都能被你们给弄诈尸了,我可还是个大活人呢。”

  许衍站在原地没动,只拿一双眼斜过来,话里带刺:“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个活人啊。”

  尉迟迟无语望天,请问这个路人甲为什么在这里?

  小偷那一棒子怕是把她打傻了吧,不然为什么会觉得许衍说的那些话是在关心她?

  许衍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关心她,他只是一早听陆铭说尉迟迟要和他们一起行动,就知道她要搞事情。可想着陆铭也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一定能控制住现场,所以就算心神不宁也忍住没去。

  那句话怎么说的?心会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到楼下。想着既然来了那就去看看吧,毕竟他的钱包还在这里也免得再跑一趟派出所,结果一上楼就看见让他魂飞魄散的一幕。

  现在想来还阵阵后怕,好在小偷手上是木棍,要是刀子……许衍不敢想。

  尉迟迟本人却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自觉,反而神情激动的问陆铭:“播了吗播了吗?”

  陆铭点点头,朝许衍投去一个我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

  许衍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一句:“你是不是该关心关心你那破掉的脑袋。”

  尉迟迟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这不没事么。”

  那不以为意的样子,看得许衍恨不得上前两步把她掐死。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忍耐力这么低,如此轻易就能被激起怒意,只能强行自我催眠:她是病人,是病人,病人……

  可哪有这样生龙活虎的病人?催眠无效的许衍转身拂袖而去,离开时房门摔得震天响,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着才会出现在这里。

  那额角跳动的青筋连陆铭看了都有些不落忍。认识许衍多年,还从来不知道他是多管闲事的人,结果万年管一回吧,别人还不领情。老实说当许衍冲出来时,他都觉得是自己眼花了,出现幻觉。

  见许衍走了,问尉迟迟:“你就不想问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尉迟迟摇摇头,眼睛随之一亮:“快给我说说,什么时候播出的?在哪个台?是不是整点新闻滚动播出?我上镜吗?是不是特英雄?对了,我现在能不能看看?还有还有,电视台那边有没有打电话找我?”

  陆铭被她丢来的一堆问号砸得晕头转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期待的眼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好在他早有准备,拿过旁边的笔记本点开,递到她面前:“你先自己看吧。”

  尉迟迟忙不迭的点头,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接过笔记本,视频正好放到女孩儿和小平头接头的画面。

  这段是民警用手机偷拍的,很清晰,连女孩儿眼角下的泪痣都看得一清二楚。接着场景变换,画面暗了下来,镜头晃动中尉迟迟看见自己的背影远远跑在前面,很快露出她的侧脸。

  来了来了,马上就到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候。

  尉迟迟不得不庆幸自己聪明,幸亏那个时候她回头给了个正脸,否则就这半边脸谁能认出来啊,所以这一棒子真是没白挨。

  1,2,3……画面中的姑娘终于转过脸来,尉迟迟的喜悦刹那僵在唇边,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那张打满马赛克的脸:“这是什么鬼?”

  “保护措施,保护措施。”陆铭干笑道。

  譬如晴天一场暴雨,尉迟迟从云端跌落到地狱,怒不可遏的拿起笔记本就向陆铭砸过去:“我豁出命去就换来这堆鬼都不认识的马赛克!这特么就是你答应我的上电视!”

  陆铭伸接住笔记本,一边打着哈哈:“怎么就不是上电视了,看衣服看身型,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你。”

  他不说还好,一说尉迟迟彻底失去理智,跳下床来抓起一切能够抓到的东西朝他扔去:“那你去找啊,你倒是找个熟人来给我看看啊。”

  她不是没体会过到嘴的鸭子飞了是什么感受,光许衍就从她嘴里夺食过三次,可从未有哪一次像这样无法接受。当时她不知道危险吗?知道,可她不在乎,然而她没想到用命换来的机会,却是成全了别人。

  陆铭左闪右避:“诶诶……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小心伤口裂开……”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房间如台风过境,一片狼藉。

  尉迟迟追着陆铭砸:“你告诉我怎么不激动?你明明知道我跑前跑后为什么,豁出命去又是图什么。你现在让我不要激动?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就好比你想吃西瓜,于是选种培育栽植,精心呵护,看着它发芽开花结出果子,最后一点点长大。

  好了,成熟了,终于可以吃了,别人却吧嗒一口吞他肚子里去了。

  这真是,真是哔了汪了。

  陆铭猜到她会生气,可没想到她会这么生气,也有点恼了:“你够了啊,至于嘛,我们不也是为你好,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最后一个杯子摔到地上啪的一声变成碎片,尉迟迟再也支撑不了,身型一晃在满地狼藉中蹲了下去,抱着腿把头深埋进膝盖里。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天天都有人追我》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16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161/3225853 阅读此章节;

2020/5/30 16:5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