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在作奸犯科上的心意相通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19-04-03 06:00|字数:1076

翌日,钦天监书院开学伊始。

杨主簿任讲会先生,论其书本知识比南洛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读史而考及于月日干支,小事也,然亦难事也。预知日月,毕求朔闰,毕明推步。”

在南羡鱼抖腿的一刻钟后,凌皓初就断定她定是同道中人,二话不说攥了宣纸就朝她丢去。

杨主簿岂非没看见,只是这两个学生,一个是监正独女,一个是监副嫡子,哪个是他一个手下人管得了的,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摇头晃脑又念得更大声些,“盖其事甚小,为之则难。不知推步者,欲为之而不能为;知推步者,能为之而不屑为也……”

南羡鱼和凌皓初隔着几人远,在作奸犯科这件事上却是心意相通。

南羡鱼以一记酷暑昏厥抢占先机,杨主簿成人之美点名让凌皓初帮忙带至太医院,二人动作行云流水,不加多时便奔赴进和煦秋风里。

“小老弟有前途!”

“羡鱼姐够胆识!”

二人商业互吹一番后,沿着墙根溜达。即便家里是朝中做官,可凌皓初一个孩子,自然此前也没有进宫的机会,和南羡鱼无二致的瞧哪哪新鲜。

“皓初你看那是什么?”南羡鱼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高塔,在平楼之中很是出挑,正逢阳光大好,将那塔顶琉璃片照耀得甚是璀璨,大有波光粼粼之美。

而凌皓初在此等雅兴上可没赶上南羡鱼的品鉴,正巧前方有一人身影。凌皓初稍作分辨,便猜出一二,所答非所问地嘟囔着,“我看那像林大人。”

南羡鱼专注于那高塔,不解其意,还以为这是拟人化的形容词,横竖看了半天,“什么大人小人的,我怎么没看出来有人形。”

这是凌皓初第一次从一个女子口中听到的对林渊如此评价。

要知道这两年前高中的新科状元不假时日就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工部尚书,单凭这一点就够让人五体投地了。更何况他面如冠玉,望之俨然,所见女子无不为其茶饭不思,寤寐思服。

凌皓初冷静的分析了一下,南羡鱼多半是傻的。

就在二人驴唇不对马嘴地对话时,林渊听到说话声便往这边看来,至此一眼,正好对上凌皓初眼神,四目相对之下更觉其神明爽俊,哪怕他是个男子都不禁脸红。

他拉了拉南羡鱼的袖子,“羡鱼姐,怎么办,他看过来了。”

被这一扯,南羡鱼才把目光从高塔处收回,方得知原来凌皓初说的另有其人。

“糟了,我们会不会被发现?”凌皓初越被林渊盯着越紧张,“这可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被逐出宫去?”

南羡鱼虽不知这把凌皓初吓得半死的人是什么来头,但她决不允许自己就这么被发现。

开什么玩笑,王宫她还没逛全呢。

于是她临危不乱,小声问凌皓初,“有勺吗?”

“勺?”

“赶紧的!”

凌皓初默默掏出一只银质小勺,不情不愿的递到南羡鱼手里,“我本想去御膳房尝尝咸淡的。”

     

手机同步首发废材逆袭小说《钦天监里有咸鱼》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3340017 阅读此章节;

2020/8/10 17: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