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姐姐是要碰瓷吗?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19-04-04 06:00|字数:1048

果不其然,林渊见此二人形迹可疑,忖度片刻便向其走来。

南羡鱼顺势蹲在了地上,用余光来检测目标之人。

凌皓初站在一旁略有结巴的问,“姐,姐姐是要碰瓷吗?”

“碰瓷个屁,你见过谁离二里地就开始碰瓷的,快蹲下。”

凌皓初虽然不知南羡鱼此举何意,但也别无他法,只有学着南羡鱼的样子埋头看地。

待那黑影越来越近,直至把其二人都给笼罩之时,南羡鱼不慌不忙地把凌皓初提供的小银勺端端正正地摆在地上,还有模有样地说,“皓初你看,杓东指,天下皆春;斗杓南指,天下皆夏;斗杓西指,天下皆秋;斗杓北指,天下皆冬。”

凌皓初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地跌落在地上的小银勺里,听着南羡鱼胡言乱语自觉错信了她。

恍惚间又觉头顶凉气不绝于缕,寒气逼人。

南羡鱼大言不惭地围绕着小银勺讲演着“司南”定理,倒是没有半分胆怯。

林渊本不善言语,只是实在看不过去这黄口小儿的荒唐词,倒吸了一口气,无奈地纠正道,“姑娘所言乃是北斗七星,与司南何故。我朝定方位素以日始出,立表而识其晷;日入复识其晷。晷之两端相值者,正东西也。中折之,指表者,正南北也。”

不过是想糊弄过去,竟不想撞上了行家,南羡鱼自认倒霉,却也能屈能伸。就算被当场揭发,也能马上挤出一记天真无邪的笑容,抬头称赞,“有道是王宫里藏龙卧虎,多谢大任提点,吾等定当勤勉攻读……”

还不等南羡鱼批发来的糖衣炮弹猛攻,林渊就打断她问,“你们是哪个宫的宫人?”

这种时候南羡鱼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供出去,可却不巧与猪队友为伍。那凌皓初见大事不妙,哭丧个脸吓得什么都招了,“回禀林大人,我们是钦天监新人,刚入宫……”

南羡鱼赶快接过话来,“对,刚入宫迷了路,所以把从先生那听来的一星半点知识学以致用了,不成想让大人您见笑了。”

林渊顿了一下,蹙了蹙眉,“钦天监的人?”

南羡鱼起身,与林渊对视而立,自己还不到他肩膀,这才发现这林大人竟如此高挑。太阳在其身后,晕成一环光圈,耀得人头晕目眩。

无二话,林渊看了眼南羡鱼,指着左手边与塔楼相反的方向,“钦天监在那边。”

然后就转身离去,南羡鱼望着他的背影莫名的觉得胸口有些紧,她攥了一下胸前布,抿了抿嘴。

她想,天气真热,热的人心紧。

而两步之外的林渊踱着步,脚边的长衫戏秋风掀起微波,他躬俯下身去拨弄,却假做无意之举回头看向南羡鱼。见她正拉起凌皓初朝着塔楼开溜, 碎步轻盈,足尖雀跃,游园的兴致正浓。

林渊起身,无人察觉他嘴角边的情绪。

“看来南大人这届学生不好带啊。”

真是天凉好个秋。

     

手机同步首发废材逆袭小说《钦天监里有咸鱼》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39/3340018 阅读此章节;

2020/8/10 17: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