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户部失窃案1

作者:季小暖|发布时间:2018-11-19 12:47|字数:2180

  大明天顺七年

  京城热闹的地方多了,可要数腊月前的一月,总归是顺天府尹门前的那一亩三分地。

  纪嫤知被请过去的时候,小三子四脖子汗流,已经脸红脖子粗了,只不是气的,而是急的,腊月将至,新年也就不远了,京城里的大大小小杂物事儿暂且搁在一边不提,趁着年底就是顶风作案的高峰期。

  京城里的百姓都金贵,谁家丢了一只鸡、两只鹅、三条狗都是大事儿,更别提大官儿们丢了小金库这种事儿了,小三子差点没哭出来:“纪姑娘,纪小姐!纪姑奶奶!您就饶了小的吧!要不您看在我们家少爷的份上,您就挪挪窝儿?这案子积压了半个多月,这实在是处置不过来!”

  纪嫤知穿着一身淡青色的撒花段子,坐在桌子上:“我不,上次你家少爷说去杭州给我带好玩意儿,结果他转头就给忘了,现在求我办事儿?我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吗?”

  小三子着急的抹脖子上的热汗:“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哪儿是我们家少爷给忘了?分明就是有案子给耽误了,杭州那个知府贪污,我们家少爷急着上报,回来的仓促……”

  纪嫤知挥了挥小手,说:“得!你别拐着弯儿的给你们家少爷说请,你们家少爷是刑部尚书的儿子,断案能力可不比我差,再说了,我爹是大理寺少卿,说白了就是个闲职,哪儿比得上谢家家大业大啊!跟他说,这个忙我不帮!”

  纪嫤知一副柴米油盐不进的样子,小三子实在没了主意。

  要说纪嫤知和谢家公子允之是从小长大,情谊深不深重另说,两个人怎么也是青梅竹马,可是一有了事情,双方就你推我攘,恨不得鸡毛蒜皮、屁大点事儿都要翻出利息来。

  有句话说‘亲兄弟,明算账’放在他们俩的身上再合适不过。

  只是纪嫤知年纪尚幼,今年也不过十三岁的年纪,性情聪慧机灵,是个人见人爱的丫头。

  京城的百姓对纪嫤知的名字已经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不是因为纪嫤知是大理寺少卿纪南风之女,而是因为纪嫤知有着比她父亲还要聪慧的头脑,在破案上,纪嫤知可谓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天才。

  此刻,这个被誉为‘天才少女’的纪嫤知已经从桌子上蹦了下来,掸了掸屁股,说:“跟你们家少爷讲,这面子我可给不起,让顺天府尹去办好了,反正那是他们谢家的老友,我就是一个小姑娘,毛还没长齐呢,不去。”

  谢允之总是喊她是毛没长齐的丫头,小三子眼见纪嫤知就要往外赶人,求饶似的喊:“纪小姐!纪祖宗!小的……”

  ‘哎呦’一声,小三子就已经被纪嫤知推出了房门。

  小三子一脸的生无可恋,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家少爷自小就爱欺负这个纪小姐,他现在也不会吃了这么一个闭门羹。

  纪嫤知和谢允之,这两个人的关系总是那么的微妙,一时间好的像是哥俩儿,一时间又吵得不可开交,总能让外人觉得,纪嫤知的未婚夫不是御史台的那位公子,而是原本就是世家关系的谢府。

  小三子已经累趴在了地上,低着头懊恼的时候,正看上一双月白色的靴子,上面绣着的纹路独特,一袭白袍,温润儒雅,抬起头来,就看到了那张恍若谪仙的面孔,七分高贵三分阴柔,薄唇微微抿起,一双透彻的眸子噙着温柔。

  小三子连忙跪在地上,喊道:“晏公子!”

  朱长晏,都察院御史的那位公子,年方十八,已经到了娶妻的年纪,与纪嫤知的婚事还有一年就到了,因家族受到先皇嘉奖,所以被先皇赐皇姓,朱长晏这个名字,还是先皇亲自取的。

  不过因为避讳,所以周围的人都唤朱长晏为‘晏公子’。

  朱长晏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似是想到了什么,问:“你们家少爷烦劳的是户部金库一事?”

  “是啊,户部尚书与我们家老爷一朝为官,关系要好,最近京师发生了多起盗窃案,顺天府尹受皇上之名追查,可依旧没有什么头绪,户部的事情又耽搁不起,所以……”

  小三子喘了口气,说:“这事儿原本是我们家老爷让少爷做的,可是少爷因为早前约了几个公子哥儿,说是要去忘归楼听曲儿喝酒,所以就吩咐小的来这儿找纪小姐……可纪小姐的脾气……”

  小三子没再说了,纪嫤知的脾气,别人不了解,朱长晏还会不了解吗?

  那就是活生生的猴子投胎,不仅聪明,还机灵得很,发起脾气来谁都没辙。

  偏偏还没有人能够抓到纪嫤知的小辫子。

  如果说当今世上还有谁能够将纪嫤知的毛捋顺的,除了纪嫤知的父亲,就是纪嫤知的未婚夫,也就是此刻正站在门外的朱长晏了。

  朱长晏无奈的摇了摇头,敲了敲门,软语说:“阿嫤,是我。”

  纪嫤知竟在屋内闹起了脾气:“如果你要是为了谢允之的事儿,我是不会开门的!”

  朱长晏沉默了一会儿,手掌稍稍使力,纪嫤知的房门就已经被打开,就连房门上的门栓都整齐的断开。

  纪嫤知正坐在椅子上啃苹果,见此情状,愣愣的看着朱长晏,就连手里的苹果都掉在了地上。

  小三子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这一幕。

  纪嫤知的嘴唇微颤,甚至还带着那么一丝的僵硬:“晏哥哥……”

  朱长晏缓缓走了进来,有条不紊的沏茶,坐在了纪嫤知的对面,说:“修理门栓的钱,就让允之出好了。”

  “晏哥哥,这门栓才多少钱?你也太低估谢大少爷的财力了吧?”

  纪嫤知指着小三子,说:“你去跟你家少爷讲,我两扇房门被晏哥哥弄坏了,让他给我准备好梨花木的钱。”

  “……”

  小三子委屈,这门分明就是晏公子弄坏的,可是为什么到最后花钱的是他们家少爷?

  朱长晏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金子,而包裹金子的,是一张纸条。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大明女探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3335064 阅读此章节;

2022/5/19 23: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