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户部失窃案2

作者:季小暖|发布时间:2018-11-19 12:30|字数:2213

  纪嫤知冷眼看了看,漫不经心的说:“晏哥哥,这一锭金子可不够梨花木的钱。”

  “一锭金子不够,两箱金子够不够?”

  纪嫤知抬眼,就听到朱长晏说:“户部丢了一锭金子,你觉得事情是大还是小?”

  纪嫤知看了一眼门外的小三子,小三子立刻将房门关上,不去听里面的动静。

  这种事情原本没有人会和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讲,只是这个小姑娘是纪嫤知,既然是纪嫤知,那么说了也无妨。

  纪嫤知拿起了金子,还有一张纸条,说:“户部可相当于国库,防守严密不说,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吧?大大小小的锁不下十道,一般人家的钱丢了也就丢了,但是国库的钱,丢了当然是大事儿,而一锭金子么……问题就在于,有人能闯国库,还没有一个人发现,这才是最可怕的吧。”

  朱长晏抿了口茶,淡淡道:“那阿嫤以为,这件案子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是有人能轻而易举的进国库偷金子,那谁还能保证皇帝的性命?户部那个老狐狸,我曾随着父亲见过一面,或许是监守自盗呢?不对,除了监守自盗,没别的可能了吧,谢允之倒是跑到快,想把烂摊子交给我,我才没那么傻,替他得罪人。”

  纪嫤知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一个还未入世的小姑娘,大概自小纪嫤知见到的案子就多了,对这个世态炎凉,世风日下的朝堂也看的通透。

  纸条上分明写着‘初七日’。

  纪嫤知打了个哈切,冬日难免犯困,更何况她才吃了瓜果:“初七……是快到初七了,算起来还有三天。”

  话说到这儿,朱长晏却转移了话题,谈起了另外的一桩事:“二月初七是你生辰,想来还有三月就到了。”

  到了天顺八年的二月初七,她就十四,已经及?,到了婚配的年纪。

  纪嫤知倒不觉得脸红,父亲一生只娶了母亲一个正房妻子,除了少时有过一个侍妾,早在她还没怀上的时候就已经病死了,而父亲对母亲也是一心一意,以至于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大姐纪妧知也已经许给了太子朱见深,下月就是大婚,只等她及?,嫁给自幼青梅竹马的朱长晏做妻子。

  这门婚事原本就是在未出生前就已经定下的,若女子为挚友,若男子为挚交,若男女则婚配,何况以她和朱长晏的关系,不愁日后夫妻不琴瑟和鸣。

  朱长晏从不主动提起这件事,这些年了纪嫤知也都放在心里,不与其他男子过多亲近,就连谢允之,两个人也只是在小时打打闹闹,长大了依旧规矩。

  “晏哥哥,说起我及?,你是不是要给我准备礼物?”

  朱长晏嘴角噙笑,说:“自然。”

  “那我能不能小声问你一句……”

  朱长晏摩挲了一下茶杯,淡淡一笑:“不必问了,这礼物当然不能现在告诉你。”

  “没趣儿!”

  纪嫤知拿起一块芙蓉糕就往嘴里放,说:“那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

  朱长晏不甚在意的应道:“说。”

  “听闻男子十六就要有侍妾,晏哥哥,你可曾有?”

  “不曾。”

  朱长晏回答的干脆利落,纪嫤知反而不信了:“谢允之早年前就找了个如花美妾,我还远远地见过呢,说是他爹给他精挑细选的姑娘,家底子干净,长得又漂亮,那会儿谢允之把她当成个宝。”

  “阿嫤,我爹和你爹是挚交,我爹的性格你还不熟悉吗?既然当年允了这门亲事,自然不会让你受到分毫委屈,长晏现在不纳妾,日后也不会纳妾。”

  朱长晏白衣翩然,才华横溢,在这京师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纪嫤知不由得移开了眼:“都说你是京师第一公子,我看是第一花言巧嘴。”

  朱长晏轻笑了笑:“京师第一花言巧嘴的不应该是谢允之吗?”

  “恩!不错!”

  纪嫤知又掸了掸手中的糕点渣滓,想想这个时候,谢允之又不知道去哪儿鬼魂去了。

  而忘归楼,顾名思义就是流连忘返,不知归路的意思,里面有高雅小曲儿,亦有低俗管乐,有淡妆素裹,也有浓妆艳抹。

  正是白日里,忘归楼中,谢允之坐在花红柳绿之间,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

  旁边儿的公子哥儿不免回头,问:“谢兄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艳双姑娘伺候的不妥帖?”

  那个穿着青袍,半敞开胸膛,一对儿桃花眼中尽是放dàng不羁,醉眼朦胧的自然就是京城第一花公子谢允之。

  谢允之摸了摸鼻尖,这个时候了,小三子应该已经见到纪嫤知,只是那丫头嘴巴太毒,做事儿也不厚道,指不定对着哪儿骂他,这已经是今天打的第十三个喷嚏。

  “无妨,本公子今天兴致不错,咱们不醉不归!”

  艳双给谢允之斟酒,问:“这一宿了,公子都不回府,是打算在我们忘归楼常住么?”

  谢允之挑起了艳双精致的下颚,那一笑颠倒众生:“常住?恩……在等三天吧。”

  三天之后就是初七,以纪嫤知和朱长晏的能力,应该可以帮他把屁股擦干净。

  说着,谢允之举起了眼前酒盏,一饮而尽。

  已经是傍晚,亭外的腊梅正含苞待放,周围寂静安静得很,纪嫤知让小三子替她送走了朱长晏。

  那锭金子就放在了桌子上,但金子下却没有官家的印记,证明这还是一锭普通的金子,虽然兑换不了梨花木,但是一个门栓还是绰绰有余。

  原本纪嫤知就没有奢望谢允之能够真的给她带来两扇梨花木的门。

  “阿嫤。”

  纪嫤知回头,就见父亲纪南风缓缓走了进来。

  “爹。”

  纪嫤知放下了手里的金子,跑出院外说:“刚才晏哥哥才来过。”

  “爹知道,长晏来的时候跟爹打过招呼。”

  纪南风身材匀称,已经年过四十,虽然算不上是神风俊朗,但也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温和如玉。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大明女探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3335065 阅读此章节;

2022/5/19 23: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