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户部失窃案4

作者:季小暖|发布时间:2018-11-20 10:00|字数:2213

  太子妃吴令婥自幼熟读兵法,不喜文而好武。

  纪嫤知记得小的时候总是能跟表姐在舅舅的院子里用竹棍舞剑,虽然那个时候只是随便比划比划,可是自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表姐早已经成为了人中龙凤,而剑术也比她高超了不少。

  纪嫤知谨遵父亲的命令,不敢在太子府太造次。

  行到曲廊内,纪嫤知才终于见识了太子府的真模样。

  曲廊之内,有镂空雕刻的大唐盛世图,又或者是侍女奉案、彩凤金龙等等。

  顺着曲廊,自可看到临水月台,另有一条石子铺的路和月台相通,月台上有一戏子唱到:娇娥一捻粉团香,搭伏定牙床上。雨魄云魂恣飘荡,唤才郎,攻书独坐何情况?看看的月临绣窗,寒生罗帐,睡早些又何妨?

  纪嫤知蹙眉,目光不由得朝那边看去,只见一个男子模糊的背影,正搂着怀中的一名妩媚宫女。

  宫女的姿态丰腴,从背影上看,云鬓懒而不散,裸露出的脖颈甚是好看。

  如此淫词浪曲,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放dàng的,除了太子朱见深之外,再无旁人。

  管家朝纪嫤知看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恭敬的说道:“二小姐,这边请。”

  纪嫤知为太子妃而气恼,语气略带不善的问:“那名宫女是谁?竟然公然魅惑太子,实在该死。”

  管家脸颊似有汗珠,声音带着颤抖:“回二小姐,那……那是太子爷身边儿的贴身宫女,不可妄言呐……”

  “怎么?一个宫女都说不得了?这太子爷好生……”

  纪嫤知才想要抱怨,就听到屋内走出来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宫女,忙迎了出来,道:“二小姐!太子妃在屋内有请。”

  纪嫤知记得这名宫女,是从前太子妃未出阁时就跟在身边的流苏。

  管家在一旁弓着身子,纪嫤知瞥了那管家一眼,随着流苏走了进去。

  流苏亦不敢多说话,纪嫤知记得从前流苏的性子温婉,只是现在看上去,流苏更显得束手束脚,一举一动都与皇宫中的教习嬷嬷一般,毫无错漏。

  太子妃的寝殿,正厅华贵端庄,与从前太子妃家中自然气派不少,珍珠玛瑙琳琅满目,更有王羲之的字画悬挂在高墙之上。

  纪嫤知‘咦’了一声,盯着那墙上的字画出神。

  流苏在一旁小声提点道:“二小姐,太子妃在里面候着呢。”

  纪嫤知撇开疑虑,点了点头,问:“从前见表姐的闺房中挂着的那幅颜鲁公的墨宝,怎么如今挂上了王羲之的?”

  流苏稍显为难的说:“这……这是太子送的,所以太子妃便将从前的那幅摘下了。”

  这原本也没什么难为情,只是流苏的神情让纪嫤知不免想到了来太子府前,父亲所说的,表姐吴令婥俨然已经成为了那深宫妇人。

  “阿嫤,怎么站在外面不进来?”

  说话的声音依旧年轻,但声调却不如从前那样灵动活泼,像是死气沉沉的湖水,不带一点起伏。

  纪嫤知惊讶于太子妃的声音,不过两年的时间,竟能改变一个人吗?

  掀帘而入,那坐在玉床上的,正是太子妃吴令婥。

  那个自小随父练武,眉宇间尽是英气,身姿卓越,一身束身的男儿骑装,被人夸‘巾帼不让须眉’的吴家嫡小姐。

  此刻的她正穿着从前碰也不碰的奢靡华服,累金丝的云形簪子、点翠的蝴蝶发钗,还有两朵雍容富贵的牡丹,鹅黄缎子上绣着金丝银线的祥云纹,将一个美人儿包裹的严谨,那一双眼睛也早已柔媚,不复英气,眼中是怎么学也学不会的微波春水,红唇饱满丰盈,身材亦是凹凸有致,虽是十足十的美人儿,却平白添了死气。

  纪嫤知原想着与表姐见面,不必拘束,可见此情形,膝盖已经先跪了下去,按照临走前父亲所说的,恭敬行礼:“臣女纪嫤知,拜见太子妃。”

  说着,纪嫤知磕了个头。

  太子妃垂下眼帘,说:“你我姐妹不必多礼,起身罢。”

  “谢太子妃。”

  太子妃说道:“流苏,赐座。”

  “是。”

  纪嫤知坐在了距离太子妃不远的椅子上,原本想拉进两个人的距离,却觉得气氛不复从前了。

  太子妃命流苏看茶,她说:“前些日子本宫去看了姨夫姨母,原本想着见你,可是太子派人来催,本宫就先走了。”

  纪嫤知说:“臣女顽皮,当日也没在府中,是找吴舅舅练剑去了。”

  提到吴舅舅,那还是太子妃的亲父亲,只是太子妃省亲,却没回本家,这倒是令人疑惑的事情。

  太子妃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她说:“自小你我练剑,也不知道这两年你的功夫是否精益了。”

  纪嫤知见太子妃笑了,也勾起了嘴角,说:“臣女天资蠢笨,不似姐姐和杜若姐姐那样聪慧。”

  太子妃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纪嫤知愣神,不知自己说了什么错话。

  流苏看着太子妃的脸色,将手中的茶盏直直的洒在了纪嫤知的衣裙上。

  纪嫤知自知流苏是故意的,但并未戳破。

  太子妃蹙眉,说:“流苏,你也太不小心了,还不给二小姐赔罪?”

  “是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去领二小姐去换身衣裳!”

  茶水并未躺到纪嫤知的根本,却让纪嫤知的心思沉了下来,流苏一路领着纪嫤知去了偏殿,纪嫤知反握住了流苏的手腕,问:“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表姐的脸色……”

  “嘘!”

  流苏警惕的关上了房门,确定四下无人,才说:“二小姐千万不得再提起杜若姐姐了!”

  “这是为什么?”

  流苏的脸上浮现出了哀戚之色:“杜若姐姐……已经死了。”

  纪嫤知惊愕的看着流苏,杜若和流苏自小跟着太子妃,那个时候流苏的性子沉静不好舞剑,杜若好动,剑法也比太子妃和她好太多了,这样一个武功卓越的妙龄女子就这样死了?

  纪嫤知到底不信。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大明女探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3335067 阅读此章节;

2022/5/19 23:2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