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户部失窃案3

作者:季小暖|发布时间:2018-11-19 12:22|字数:2215

  纪嫤知一边扶着老爹进门,一边说:“早就跟晏哥哥说过了,来找我直接就来就好了,不用跟爹打招呼,他还这么守礼。”

  纪南风瞪了自家闺女一眼,说:“那是长晏懂事,你也十三了,什么时候能让爹少操点心?”

  纪嫤知把老爹按在了椅子上,说:“晏哥哥比我年长五岁,当然懂事,可我们从小青梅竹马,哪儿有那么多的避讳。”

  纪南风无奈,目光触及到桌子上的那锭金子,语气沉着的问:“长晏来问你户部的案子了?”

  纪嫤知坐在了老爹的对面,说:“是啊,这件案子原本是谢伯父交给谢允之的差事,他非要推给我,我本来不乐意,可晏哥哥来找我问,我总不能真的撒手不管了吧。”

  纪南风点了点头,神情似有焦虑之色:“皇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朝野上下也都……”

  “也都?”

  纪南风慈蔼笑了笑,生硬的转移开了话题,说:“你表姐前些日子来看你娘,我见她倒是比小时候笑的少了,虽说你表姐贵为太子妃,可深宫之中总是欢乐少,忧愁多,有时间你去看看她。”

  “也好,我也许多时日没见表姐了,也不知她在太子府过的怎么样。”

  纪南风没说话,纪嫤知虽然年纪小,但也能从中看出一二。

  看来她这位太子妃表姐,在太子府过的并不顺心如意。

  纪南风掂量着,说:“如果不是因为皇上赐婚,爹是断断不许你姐姐嫁给太子。”

  纪嫤知敲着老爹的肩膀,说:“姐姐那样好的人,不嫁给太子,岂不是可惜了。”

  纪南风拍了拍纪嫤知的手背,担忧的说:“你姐姐聪颖,你表姐呢?自小就是英武好斗,随了你吴舅舅的男儿性子,可即便像是你表姐那样的人,进了太子府也已经和深宫妇人毫无差别,爹是怕……”

  纪嫤知俏皮着,说:“爹不必怕,姐姐可是京城的第一才女,性情温婉贤淑,又聪慧过人,除非太子是瞎子,否则不可能不喜欢姐姐,若我是男儿,我也一定喜欢姐姐,势必要捧在手里做明珠,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

  纪嫤知并不是光逗着老爹开心,纪家的两姐妹是京城闻名的,大姐纪妧知是出了名的才女,长得如同天仙下凡,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望而不可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尤其眉眼温柔似水,曾有京城画师惊鸿一瞥,自此之后就疯魔了,那个时候京城盛兴了纪妧知的画像,被传成了观世音娘娘转世。

  纪南风听得出小女儿说这话的意思,也只是叹了口气,似是得到了一丝安慰:“好,那就好……”

  这一日,太子府派出了轿子,纪嫤知小脸俏丽,虽还没长开,但已有倾国之色,眉眼处也有几分英气。

  到了府门口,便有人躬下身子,请纪嫤知下轿。

  纪嫤知自幼跟在舅舅吴俊的身边练武,根本不需要人肉垫,只看了一眼,纪嫤知就跳了下去,而躬在地上的人稍稍为难,依旧不敢站起来。

  纪嫤知掸了掸身上的土,自顾自的说:“这做人呐,就是要有自尊,哪怕穷的就只剩下一身骨头,那也必须要有傲气,否则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十三岁的小丫头,说话的声音还未脱稚气,可说这话的内容却显得与年龄不符。

  跪在地上的人依旧不敢起身,太子府外停着另外一顶轿子,算不得是奢华,却低调内敛,里面的人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好个小丫头。”

  轿子里说话的人,声音如同地窖里的寒冰一般,让人不住发颤,即便是在这么一定不算起眼的轿子里,也让人觉得尊贵而威仪。

  纪嫤知的目光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不似朱长晏那般温柔平淡,也不似谢允之那样轻挑放dàng,这个人的声音毫无起伏波澜,带着冷漠疏离,和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

  纪嫤知不禁挑眉,问:“不知阁下是谁?说起话来好没有礼貌,我今年已经十三,算不得是小丫头了。”

  轿子旁的玄衣侍卫冷声呵斥道:“放肆!轿内坐着的是……”

  “慢。”轿内的人说:“都说纪家二小姐断案如神,才思敏捷,不知是不是徒有其名?”

  一阵清风,吹得轿外的帘子微动,纪嫤知隐约可见轿内人穿着紫檀色的衣袍,隐约还有银色的绣纹,细密而光滑,色调微暗,还有一只白皙如玉,骨指分明的手。

  哪怕女子的手应当都没有这么美的了。

  至少纪嫤知觉得自家姐姐的手已经是最美的了,又或者是晏哥哥的手,谢允之的手也不错,可都不及这个人的手。

  “怎么?二小姐猜不出?”

  纪嫤知挑眉,说:“谁说我猜不出?这满京城能穿着一袭紫檀衣,出入有玄衣护卫傍身的,除了淮安王还能有谁?”

  “你就这么肯定?”

  “小女不才,就是这么肯定。”

  轿内的人沉默了一阵儿,最后才说:“想不到纪少卿能够这等性情的女儿。”

  玄衣侍卫喊了一声‘起轿’。

  纪嫤知愣了一会儿,淮安王朱见浔早已乘着轿子走远了。

  方才朱见浔的口气,分明带着一种‘家门不幸’的感觉。

  纪嫤知气急,这还是她第一次遭人贬低。

  太子府的管家已经在门口候了一阵儿,听到纪嫤知和淮安王的对话,冷汗直冒,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用这么自傲的语气和淮安王说话。

  淮安王和太子朱见深是表兄弟,更是已逝先皇,也是如今‘郕戾王’的嫡子,自皇上登基以来,对这位曾谋夺皇位的皇兄百般侮辱,甚至赐号‘郕戾王’以作泄愤,可对这位皇兄的儿子淮安王却分外关怀,淮安王没有受到丝毫的波及,大概也是当今皇上怕被人诟病欺辱皇侄儿的缘故。

  而淮安王朱见浔,亦是一个狠角色,至少朝野上下,没有人敢对他不敬。

  管家凑上前一步,对看着淮安王软轿走远的纪嫤知提醒道:“二小姐,太子妃已经在里面久等了。”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大明女探官》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1640/3335066 阅读此章节;

2022/5/19 23: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