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间真实(三)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20-09-01 01:43|字数:3065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申屿阳的母亲刘秀梅还对儿子的生活压力一无所知,母凭子贵的她依然是广场舞队伍中的C位。

在镜湖花苑的妇女圈流行着一句话,“人人都想成为刘秀梅。”

准确来说,是人人都想和她一样,有个像申屿阳一样出色的儿子。

或许是慕强心理,小城市的人总是对就业于北上广深的人满心崇拜,也不管对方在一线城市究竟过得怎么样,总觉得能找到一份工作就很了不起了。

更何况申屿阳还是有名的“社会精英”。

刘秀梅就是借着儿子这股东风吹起镜湖花苑的千层浪,虽然申屿阳上学时就学习成绩优异,但经得住就业考验的,才是真金子。当众人一看他在北京的高职高薪之后,再一听说年薪将近百万的谣言,更是被鼓吹成镜湖花苑的神话。

全小区就只有宁欣然保持怀疑的态度,用她的原话是,“呵,什么叫将近年薪百万,八十万也叫将近,五十万也叫将近。妈以后你也可以说我年薪将近千万,你说我将近一个亿都行。”

宋丽君才不理会宁欣然这阴阳怪气的话,她可是对申屿阳的优秀坚信不疑,死心搭地的认为只要抱住刘秀梅的大腿,申屿阳一定会帮三十未嫁的女儿在北京觅得良婿。

保不齐哪片云彩会下雨。

这不,上一套蓝叉梦之队刚散,宋丽君站在下一拨队伍里,还人在曹营心在汉的拔着脖子在看人群里刘秀梅的举动。

远远的听见刘秀梅说,“你们跳吧,家里缺酱油,我得去趟大润发。”

于是宋丽君屁颠屁颠跑过去,生怕错失良机,紧着说,“秀梅姐,我和你一起去,我家也缺酱油。”

周围的人都乐了,有相熟的朋友打趣她,“丽君啊,你倒是换个东西说啊。就凭你这么努力,欣然今年要结不上婚,都对不起这么尽职尽责的妈。”

宋丽君心照不宣的挤了挤眼睛,就挎上了刘秀梅的胳膊,身后还有人追着喊,“丽君你手机在我包里——”

走在路上的两个老姐俩,亲如一家。宋丽君心悦诚服的说,“我知道你有肩周炎,怕你买东西多了自己拿不动,给你做个伴也好帮你拎拎。”

刘秀梅看破不说破,宋丽君盘算的那点事,明里暗里的没少说,看在多年街坊邻居的,她也是有心思能帮就帮一把,笑着说,“你放心,欣然的事前些天我还又叮嘱屿阳来着。有合适的小伙子,可得想着欣然。”

宋丽君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连拍了几下刘秀梅的胳膊,那欣喜劲就好像过年就能见到新姑爷上门一样,“太谢谢秀梅姐了,你说我们家欣然也三十了,人人都说应该找了,但她自己在北京,那孩子又正经,平时工作也忙,哪有机会认识男孩子。你说我和她爸急的啊……”

“都是为人父母的,我哪能不知道你着急,但再着急这姻缘姻缘,是讲究一个缘分的。而且不瞒你说啊丽君,别听新闻里总说什么男女比例失衡,男人打光棍那些话。找不到老婆的都是在农村,在山里。像在北京这种地方,适婚青年里可是女多男少。”

宋丽君听着这话自然是刺耳,但还是得毕恭毕敬的点着头,听着这些“好言相劝”。

刘秀梅也确实是好心,有些事当事人总是忘好了想,只有旁观者清,旁人谁也不愿意得罪人,都捡好听的说,刘秀梅也是真心为她好,又见她是真着急了,才说的。

“这姑娘不比小伙子,男的四十岁能找二十三的,女孩行吗?咱说句不好听的,欣然三十了,往下找,谁家男孩能接受大三岁以上的姐弟恋。往上找,又有几个三十几了还没成家的?”

宋丽君其实已经不想听下去了,拉着刘秀梅的手也松开了,假装去找酱油,故意引开话题,“秀梅姐,你家是吃这个牌子的吧?”

刘秀梅结果酱油,可显然对于刚才的话题意犹未尽,“我听屿阳说,他们公司那些未婚的小伙子,这边女朋友还没分手呢,后面就有好几个介绍人排着队等着给介绍新姑娘。咱实话说,欣然……长相、学历、工作,也都只能说是还行,当然了咱们看肯定是好,但是架不住在北京的都好啊,不好的也不能留下……”

“哎秀梅姐,屿阳他们准备要二胎吗?屿阳那么优秀,可得争取儿女双全,给你们老申家生个孙子,传宗接代。”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宋丽君这一波回击刘秀梅可是四两拨千斤就给化之于无形了,“什么传宗接代,老申家又没有皇位要继承,儿媳妇生个女儿我们家不知道多高兴,现在谁不知道生女儿好。我可不盼着他们生二胎,我都半截入土了能沾到什么光,可退休了还得去给他们去带孩子,我才没那么傻。”

二人一路无话,宋丽君耷拉着脑袋拎着两瓶酱油把刘秀梅送回家,还在广场上坐了一会才上楼。

八点四十五分,广场上最后一波广场舞也退出了舞台,只有路灯肃穆的站着。

她坐在花坛前,反复想着刘秀梅的话,既心里焦灼,又觉得人家是话糙理不糙。拿出手机,摸着黑又耐着性子给刘秀梅发微信:秀梅姐,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你对欣然关心,我也会跟她好好聊聊,还得麻烦你费心跟屿阳说说,有好的给我们欣然介绍介绍。

这段简短的文字,宋丽君打了删,删了打的,发送的一瞬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刚进家门,就收到宁欣然打来的电话,又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若无其事的问她,“欣然啊,到家了吗?还没吃饭?”

宁欣然不知道宋丽君刚刚经历了什么,照常说,“没有啊,还在地铁往回家走的路上。”

“这么晚你自己一个人走,安不安全?”

“安全,安全,大夏天路边都是摆地摊的,才九点有什么不安全的。”

宁欣然住的地方宋丽君去过一次,之所以没去第二次是因为那次之后回家哭了整整三天,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北京受了女儿的气,其实是一想起来就心疼。

自己虽然也没什么大本事,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在渤州这样的地方好歹也能住上个百十来平的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也是含嘴里怕化那么养大的。宁欣然上高中那时家里还没买车,她爸天天骑自行车接她下晚自习,就怕自己女儿受苦。

若按宋丽君的想法,毕业了就回渤州老老实实考个公务员,二十几岁成个家,不想做饭随时回家吃,多好。可宁欣然偏死赖着北京不走,谁也不知道她有多矛盾,做父母的哪个不想支持女儿的梦想,但梦想的代价是注定了要自己走那段最黑暗的路。

这些年宋丽君始终是观望状态,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宁欣然的近况,她总想着,如果不行就回家吧。

一边在打电话,宋丽君一边想着女儿租的房子。下了地铁还要七绕八绕的走出小两千米远,一九八几年的老楼,楼梯都是外挎的。不到四十平米的小一室,连墙皮都是宁欣然自己刷的漆。

她听着宁欣然说着工作中杂七杂八的事,什么送文件,填报表,做教具的,她没问出口,这就是宁欣然心中的梦想?

她只能安慰她,“欣然啊,别太累了。”

另一边的申家可是又一幅场景。

刘秀梅刚洗完澡出来,申东明就指了指茶几上的手机,“有人给你发微信了。”

她一看,正是宋丽君那条。自鸣得意的跟申东明说,“丽君这人还行,还知道我是为了她家欣然好。”

“我说你就少管别人家的闲事,平时在家就爱说东家长李家短的。”

“你懂什么,我那事说闲话吗?我是为了她好。不告诉告诉她,她始终盲目乐观,那欣然都三十岁了,还挑呢,还说不着急。”

申东明天生的脾气好,说什么事也不会超过三句,虽然有时候看不惯刘秀梅,但每每也总是笑笑就敷衍了事。末了还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谁也不如你了,刘同志。”

刘秀梅骄傲的小脖子一扬,“那当然,我儿子争气!往近了说,整个镜湖花苑数咱们屿阳最有出息。那是我培养的好儿子。谁见了我都得问问怎么教育出来这么优秀的好孩子。你说咱们屿阳从考大学到找工作,从结婚到生子,哪用咱们操过心。”

说着,刘秀梅又跑去申屿阳的卧室,看着满墙的奖状,就像是在看画展一样聚精会神。

桌子上还摆着申屿阳小学时拍的两道杠的照片,甚是一副自古英雄出少年的模样。

都说父母在不远行,但刘秀梅不在乎,因为他的儿子,游必有方。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回不去的远方》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3780836 阅读此章节;

2021/4/11 14: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