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路向北(二)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20-09-01 01:59|字数:2335

申屿阳回渤州,是徐楠连想都不敢想,又做梦都会笑醒的好事。

他甚至表现的比申屿阳亲生父母还激动,什么未来发展,什么金饭碗,他才想不到那么多,他就知道申屿阳回来,就意味他们的之间又是一通电话就能见面的距离。

这实在是让他太有安全感了。

虽然徐楠从不缺酒肉朋友,但实打实的亲哥只有申屿阳一个人。

在计划生育贯彻非常到底的北方,家家都是独生子,所以堂兄弟表姐妹,就成了最最亲近的人。

徐楠明知道在这种家庭聚会上不能喝多,但他的高兴不用点酒来表示,都不能表达充分。一桌子人,上有两家的高堂坐镇,下有外甥女飘飘在席,但徐楠却一杯接一杯的提酒,任谁也拦不住。

最后平白无故的又遭了亲妈的白眼,“干啥啥不行,喝酒第一名。”

除了他,别人都是看着刘秀梅的脸色作为风向标,刘秀梅是家里的大姐,没出阁之前在娘家就是只手遮天,所以就算是年近半百,刘秀竹也凡事都对她马首是瞻。

倒是徐伟庆有点草率,上来就欢迎申屿阳回家,“屿阳啊,回来是好事,那外面再好,也不如家好。钱赚了不少,亲情没了,得不偿失。”

刘秀竹上去就给他一杵子,“不会说话别说,人家屿阳像你儿子似的,在渤州都见不到个人影。屿阳那是无论在哪都把亲情放在第一位,天天往家里打电话。是吧,姐?”

刘秀梅没搭理她,心事重重的就盯着眼前那盘红油拌肚丝。见她不说话,谁也不敢再吱声。大家都知道,全天下能拿得住她刘秀梅的,只有她儿子申屿阳。

申屿阳也没含糊,站起来举着酒,收回了大家的注意力,“来,我说两句。在坐的都是我的至亲,在你们面前我没什么掖着藏着的。这些年在北京,是年薪说得过去,勉强也算是有房有车。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无论怎么干,我总觉得那不是家。你们军训过吗?我总觉得自己是在过军训的生活,就盼着早点回家。其实到现在我都说不出来北京到底好还是不好,它繁华,但繁华背后是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房价。它大,但大的背后是每天三个小时的上下班路程。我曾经也以为只有这样的城市,才能装得下我的梦想。但当我为此而奋斗了十八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没进步。我依然是稍不留神就会被取代的基层员工,我房贷上的数字还是很天文,我的女儿想上个学都很难。”

“哥,别说了。”也许是酒劲,更多是心疼,徐楠已经听哭了。

但申屿阳继续说,“其实我这一路走的算是挺顺的,所以过去总觉得自己可以,我能掌控我的人生,有能力处理任何突发事件,有信心让身边的亲朋好友因为我而过得更好。但当我年纪越大,越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微不足道,开始越多的事感到无能为力。有些事是戚濛都不知道的,我动不动会想,我明明可以在渤州过得衣食无忧,受尊敬,不敢说过人上人的生活,但至少还不错。可我选择北京,我的老婆孩子跟着我就得过底层生活。我图什么?”

这句话刺伤了刘秀梅,她罕见的不乐意的反驳儿子,“净瞎说,你算什么底层。”

“妈,我就是底层。在北京浩如烟海的人流里,我就是贱如蝼蚁。我临走房子卖了三百万,你们觉得多吧?是不是听起来就好像够咱们花一辈子?但在北京九牛一毛,放在四环里勉强够个厕所钱。飘飘眼看快七岁了,还上不了学。我们一名而声是为了给女儿更好的未来,但现在……我真的迷茫了。我困惑!我这叫给她更好的未来吗?我努力的告诉自己别灰心,因为我一灰心,孩子就容易自卑了。可我真的不懂,我这么努力的留在北京,难道就是为了我女儿找自卑受吗?然后我就想不下去了。在这,当着全家的面,我必须谢谢戚濛,有些话是我作为一个男人不能说的,是她体谅我,支持了我的决定,愿意背井离乡来到她举目无亲的城市。我们回来是为了过更好的日子,过我们真正想过的生活。”

饭桌前已经哭成一片,刘秀梅心酸不已,一边拍着申屿阳的背,一边又想抱住他。

而申屿阳小声在戚濛耳边说,“那封邮件,我看见了。谢谢你。”

好在这样的情绪只维持了十分钟,当大家都把申屿阳辞去北京的工作之事看开,剩下的就是欢迎他回家的喜悦。

一桌人吃得热热闹闹,喜气洋洋,比过年还喜庆。

刘秀竹又开始祝贺起刘秀梅来,“姐,这回可好了,儿子儿媳妇孙女都回来天天陪着你,你真是人生赢家。”

是啊,申屿阳在北京,她刘秀梅是人生赢家,如今申屿阳回来了,她依然是人生赢家。

什么事都能正反两面的看,她现在就选择看见申屿阳是钱赚够了,回家尽孝。

这么一想,她又声音洪亮的大笑起来。

临散,刘秀梅才想起来问,“怎么大楠那个对象没来?”

刘秀竹挤眉弄眼地说,“婷婷她爸妈从海南回来,特意为俩孩子的事,说两家见见面。”

“好事,他俩也处小一年了,我看那姑娘挺好,本本分分的,早点结婚你早点了了一桩心事。”

“是,他可快点结婚,结了婚是人是鬼让他媳妇去管他去,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刘秀竹没好气的把徐楠塞进后车座,自己也坐进副驾驶,还不忘把车窗摇下来,“走了啊姐,走了姐夫,屿阳濛濛想吃什么跟老姨说,明天来老姨家吃饭,啊对明天不行,后天。飘飘拜拜,来跟姨奶飞个吻,飞吻……”

看着刘秀竹他们离开,戚濛笑着说,“老姨这人真热情。”

“那要不怎么叫家人呢。”刘秀梅自豪的说,“不光她,咱北方人都热情。”

戚濛温顺的点点头,挽着刘秀梅的胳膊,往家走。

一路上刘秀梅好不威风,逢人就介绍,“这我儿子,儿媳妇,孙女。”

有人说,“好些年没看见屿阳了,总听说你可有出息了,真是你爸妈的骄傲。”

有人说,“孙女都这么大了?告诉奶奶几岁啦?”

有人说,“儿媳妇好漂亮啊,长得可真是眉清目秀的。孩子也好看,像她妈。”

这刘秀梅就不能敷衍了事了,赶紧纠正,“我儿子也是一表人才,都说女儿像爸。”

大家笑做一团,母慈子孝,婆媳和谐,儿孙满堂。

至少在这一刻,刘秀梅是觉得天伦之乐比起那些吹捧更让她感到满足。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回不去的远方》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3780839 阅读此章节;

2021/4/11 14:2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