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跌落神坛(一)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20-09-01 02:15|字数:2997

一日申屿阳和戚濛正在忙于给芬达洗澡,就听见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像拨浪鼓一样的响个不停。

他不得不临阵脱逃,剩下戚濛自己孤军奋战。

李飞鹏的六十秒语音方阵,光寒暄的话就说了五六条,末了留下一句,“屿阳你电话是不是换号了?”

就在申屿阳把新号码发过去的一瞬间,李飞鹏的电话就如催命鬼一般打来,“屿阳啊,可想死你了。怎么回渤州都没跟哥们儿说一声,还是古超群说遇见你回学校,才告诉我们几个人的。明天有空吗?大家都说难得你回来,必须吃顿饭。”

经过几轮你来我往,最后同学会定于明晚六点,渝味村。

撂下电话,李飞鹏就开始挑衬衫,石培培在一旁忙着给儿子信信喂饭。

有一搭无一搭的说,“明天我就不去了,果果得去上游泳课。”说着端详着李飞鹏,又觉得好笑,“不就是去见个申屿阳吗,你至于跟约会似的这么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为了哪个女同学才这么上心。”

其实石培培说这句话的时候,李飞鹏心里回怼的是,想见申屿阳的恐怕是她石培培才是,虽然她主动说不去同学会,但李飞鹏反倒更觉得是心里有鬼。

要说石培培和申屿阳本来也没什么,但整个高中时期大家都是这么起哄的,即便没有石锤,李飞鹏也总是在心里吃味。

不过混迹多年机关单位,这点事情他还是能自我消化的,表面上依然说,“就咱班那几个人,什么李佳涵、孔小溪、吴菲你还不知道长什么样?我已经把最漂亮的那个娶回家了,还能惦记谁。”

李飞鹏就是破茶壶嘴好的那种人,无论心里怎么想,说出来的话永远是抹了蜜一样甜。

石培培对他的这些信手捏来的夸奖早就习以为常,继续说些有的没的,“这偶像见面会,你请啊?”

“我傻吗?那么一桌子人。就算我请客,最后申屿阳也以为是大家AA制,别人还觉得我是为了请申屿阳,他们就是个作陪。回头我花六七百块钱,没有一个人领我情。我啊,还是等有机会申屿阳临走前,单请他吧,聊得也透。咱们这在渤州的井底之蛙,也听听大千世界,申屿阳就是我的一双眼睛。”

翌日,申屿阳特意早去了半个小时,别让同学们认为自己耍大牌,在门口点了五个菜后,剩下五个说是等大家来了再补。

就在这时,李飞鹏率先赴约,见到申屿阳又搂又抱的,脸都笑开了花。

“我还说去接你呢,给你发微信你也没回。”李飞鹏就差在申屿阳脸上亲一口了。

申屿阳一看手机,这才发现李飞鹏微信加电话的狂轰滥炸,不好意思的说,“点菜来着,没听见。你家跟我南辕北辙的,接啥接。你怎么还开车来的?今天不得喝点?”

“哈哈哈哈哈哈,”李飞鹏笑得官场气十足,明明申屿阳都不知道哪是乐子,但他还是把开怀都表现在笑声里,“要喝也得等咱俩单喝,你这么久没露面,大家肯定灌你,万一你喝多了,我得给你送回去啊。”

申屿阳暗自感慨着还是老同学好,李飞鹏处处想着他,真让他感受到家乡的温暖。

二人勾肩搭背走回包房,在路上巧遇李飞鹏的局长,上一秒还眼里只有申屿阳的他,就像红外线一样马上捕捉到又一目标,隔着好几米,他拉上申屿阳就小跑过去。

然后毕恭毕敬的伸出手去,“张局长,这么巧在这遇见您。”

全电业局百十来号人,他哪能个个都认识,敷衍的点点头。但李飞鹏却自报家门,“我是贾主任手下的李飞鹏,负责松山区那边的。”

张局长礼貌的说,“今天孩子刚考完试,带他们来吃个饭,放松放松。”

“这么难得遇上,我可得进去给嫂子敬一杯酒。”说着,就剃头挑子一头热的跟张局长回了他的包房,见了人家点头哈腰的套近乎。

特别是一听说孩子正在读高三,马上抻来申屿阳,“咱家孩子这么优秀,那必须得进京。没事大侄子尽管考,这是我铁哥们儿申屿阳,全球五百强华信的高管,到时候你有什么事就拿他当自己亲叔,绝对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申屿阳哪见过这场面,就只能跟着李飞鹏节奏走,他说什么,他点头微笑配合就好。

一番攀关系之后,二人总算是出了张局长的包房,李飞鹏马上按住服务员,私下结了张局长的饭钱。

总算是忙完这边,又拉住申屿阳说,“唉,让你见笑了屿阳,都是场面上的事,没办法。可别怪哥们儿拿你壮面儿啊,你就是我最大的骄傲。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就是那么一说,全电业局都知道他儿子在附中倒数,累死他也考不上北京。”

申屿阳没说什么,他不懂编制单位的道上规矩,自认没有平判的资格,只看了一眼表,说,“没事,走吧,都过时间了。”

谁料还没走到包房,就遇上一个人站在男厕所门前直直的看着他们。

他这么一看,申屿阳也觉得那人很是眼熟。就在二人对视的时候,李飞鹏一直催申屿阳快走。

但最后那人还是走过来,小声怯问,“你……是申屿阳?”

申屿阳总算是反应过来,热情的喊出对方名字,“张毅!”

这下李飞鹏也不能假装看不见了,习惯性的假笑,随口问了句,“你怎么在这?”

“我从这路过,进来上个厕所。”

“哦,那走吧。”

申屿阳觉得李飞鹏这样不大好,怎么说也都是同班同学,当时一起玩的也都不错,既然遇见了,就主动说,“我们在这约着吃饭,都是咱班同学,你要不没事也一起吃一口?”

张毅迟疑着,申屿阳见他有心,便拉上他,“走吧,还客气啥。”

李飞鹏不好驳了申屿阳的面子,但还是小声提醒他,“当心张毅找你借钱,我听说他欠外面一屁股债了。”

果不其然,当申屿阳和张毅进房间的时候,久别重逢的老同学们的脸色像晴雨表一样好好看。一边是热情似火的笑脸,一边是避之不及的尴尬。

申屿阳解释说是自己邀请张毅来的,又怕大家不想挨着他,就让他坐在自己旁边。这一下,挤了李飞鹏的地方,让李飞鹏更加反感张毅的到来。

申屿阳是真受欢迎。

菜还没上齐,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跟他合影留念,什么大合影,单独照,申屿阳就像明星一样,行走在一个个闪光灯里。甚至连聊还没聊上呢,朋友圈就已经刷屏了。

和李飞鹏不同,有些平时还不是那么可以闲聊几句的关系的同学,表现的更加争分夺秒,一番祝酒词,击鼓传花般,你方唱罢我登场。

几个女同学诉衷肠的诉衷肠,几个男同学忆往昔的忆往昔。

李佳涵和孔小溪七嘴八舌的讲着申屿阳学生时期的绯闻八卦,但碍于李飞鹏在场,没好意思提起最有名有姓的石培培,捡了几个外班的粉丝,多年之后还能品头论足。就好像自己对于申屿阳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般的优势,排斥一切外来竞争者。

李佳涵说,“有一次轮座,我和申屿阳赶上四排座,做了一桌同桌。那一到下课,申屿阳周围全是女生问题,你们说他有多受欢迎。”

孔小溪不甘示弱,“咱班同学的荣誉感,从来就不在墙上那面纪律红旗。哪个老师说咱班乱不要紧,但绝对不能质疑申屿阳,要是敢在咱班夸别的班好学生,那下面的脸色,你就看吧,个个都得不服气。你说咱们可不服气个什么劲儿,就跟申屿阳是咱们儿子似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申屿阳听着他们回忆当年,又觉得言过其实了,又觉得挺有意思,无奈的打趣说,“话当年就话当年,怎么好好的还占上人家便宜了,谁你们儿子。”

几个男同学更是捧的没边,从运动会到联欢会,从军训到考试,申屿阳在他们嘴里就好像十项全能一样。

申屿阳被他们的恭维之词包围,面子上自然是谦逊的否定着,但不得不说,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满足。

自从上大学开始,这种绝对优势就没有了。身边都是各地的佼佼者,谁也不服谁,而且他也不过是名校里的小透明。上班之后也是同样的情况,名企里人才济济,他始终都是个无名之辈。

但在这,哪怕只有这一顿饭的时间,他找回了当年当大神的感觉。

还是很不错的。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回不去的远方》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3780843 阅读此章节;

2021/4/11 15:2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