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旧屋

作者:洛施|发布时间:2021-12-19 12:33|字数:2305

顾言和吴志超一起先赶到了西区的那个地址,让顾言意外的是,这居然是个老房子,没有物业和安保,更没有监控。

魏舟一身正装,姗姗来迟,一见到顾言就开始大吐苦水:“警察先生,我实在需要你们的帮助,我只想赶快把这房子给卖了就回去工作了,可这房客我怎么都联系不上,我的行程计划都要被耽误了。”

“你原本计划什么时候走?”上楼的间隙,顾言询问。

“明天啊,这次回来是请假回来的,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就要出去的。”魏舟一脸郁闷。

“那要是找不到这个房客,你怎么打算?”

“所以我找你们警察帮忙呀,我跟中介那边已经沟通好了,要是暂时找不到,那这房子我就先不卖,等你们帮我找到人,把房子腾出来了,我再联系他们,卖房子的事只能全权交给他们处理了。”魏舟说着,已经上了三楼,楼道很宽敞,但因为没有灯黑乎乎的,门外还放着一个淘汰的老式木质柜子,还堆着一堆的杂物。

魏舟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就是这了。”

顾言在门外观望了一眼,从口袋里掏出鞋套。

“不用不用,直接进来就好了,随便看。”魏舟招呼着他们率先进了门。

顾言套鞋套的手顿了顿,又收起了鞋套,走了进去。

而吴志超,从进门就机灵地开始拍照。

房子足够宽敞,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厨房与客厅相连,卫生间则在卧室里面,虽然是老房子,但是里面的装修倒是不老气,浅灰色的布艺沙发,白灰相间的圆形茶几,一大一小上下交叠,设计感十足,阳台还放着一个吊椅,墙上还挂了装饰画,简欧风格,整体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可顾言只觉得不妙,因为这房子太干净了,若说那具白骨就是租客,按理说这房子应该闲置了有一年多时间,怎么可能一点灰尘都没有?

“房子你打扫过?”顾言转头询问魏舟。

“之前想着要卖房子,就联系了一个家政阿姨来打扫过,但后来我和中介一起来看房子的时候,才发现租客没有搬走。”魏舟回答道。

顾言心中“咯噔”一下:“那没打扫之前什么样?”

“那我不知道,我这次回来实在是太忙了,很多事情要处理,就这一个破房子,我也不可能三天两头跑过来看,不过那个家政阿姨倒是有跟我提过几句,说房子里到处都是灰,还问我是有多久没住过人了,我没有想到房子里的人还没搬走,也没多问,就结了钱。”魏舟回忆道。

顾言心里一凉,果然,这房子里能找到的线索,估计是不多了。

“那个阿姨还能联系上吗?”顾言又问。

“能啊,我找得是最贵的家政公司。”魏舟拿出手机,刚要打电话,又察觉出顾言话语里的不对劲,顿了顿道:“我要找租客,找家政阿姨做什么?”

“租客可能已经遇害。”顾言看着魏舟道。

魏舟脸色“唰”就白了,满眼震惊:“什么?”

“顾队,有发现!”吴志超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顾言和魏舟连忙走向了卫生间,只见吴志超正蹲在下水道口。

“头发。”吴志超指了指。

顾言连忙戴上了手套,又让吴志超递来了镊子,将那几根头发取了出来。

“这...太疯狂了!”魏舟显然还没从震惊之中回过神。

顾言将采集好的头发交给吴志超,又观察了起来。

卫生间里东西摆放井井有条,柜子里还发现了未用完的卫生巾,顾言又踱步到卧室,许是家政阿姨打扫过的缘故,久未住人的卧室里没有任何怪味,反而散发着一阵淡淡的清香。

卧室不算大,但十分整洁,顾言走向窗边的化妆桌,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整整齐齐地罗列着,就连口红也是一尘不染,看样子,这个家政阿姨十分敬业,竟连这些小物件都整理了。

顾言随手拿起一只用过的口红,装进塑封袋交给了吴志超。

“能不能请那位打扫的阿姨过来一趟?或者她现在在哪?我们去找她也可以。”顾言转头对魏舟道。

“哦~我现在就打电话。”魏舟拿着手机走出了卧室,不一会就折返了回来:“那天那个阿姨叫金兴菊,但家政公司说今天她被派到凤凰小区的一个活,暂时来不了。”

“凤凰小区?有具体地址吗?”顾言问。

“没有,但是问到了金阿姨的电话,这个就是。”魏舟将手机递给顾言。

吴志超连忙记下号码。

“那我这房子...”魏舟欲言又止。

“等我们把东西带回去,先确定死者是不是就是这位租客可以吗?当然,你可以按原计划明天走,到时候有结果了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如果确定了死者就是周依一,那可能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顾言道。

“我就是觉得这太不可思议、太疯狂了。”魏舟还处在震惊当中。

尽管顾言没有说的很直白,但魏舟也能听出顾言的意思,这房子暂时是卖不成了。

“没关系,这房子我也不急的,不能卖就先放着吧,但是这租客的事一定得弄清楚。”魏舟道。

“对了,你之前说你不知道你爷爷还有一套这样的房子,意思是这房子是后来买的?”顾言又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买的,我大学时全家一起去了美国,爷爷不愿意跟我们一块去,就留在了国内,之后的事情我不清楚....”说着,魏舟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双眼一亮:“对了,我处理遗产的时候有看到,好像是三年前年初买的。但是买房子这件事,他确实没有跟我们任何人说,我第一次来看到这房子的时候我都惊呆了,这房子又破又旧,没有任何投资价值,买来能做什么?现在爷爷突然就心梗走了,什么都没交代,要不是有那份租房合约,我都不知道这房子的存在。”魏舟郁闷道。

顾言紧皱着眉头,就如魏舟所说的,一般人买房都会考虑新房,就算买二手的也会考虑地段、学区、购物,周边环境等硬性条件,可刚刚开车进到这个区域,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让顾言无法理解,一个年迈的老人,在自己不缺房子住,也不愁吃穿的情况下,为什么会瞒着家里人买这样一套交通不便、环境杂乱的陈旧老房,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手机同步首发推理悬疑小说《唯一证词》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26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2267/3967407 阅读此章节;

2024/5/25 3:3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