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衣裳之同袍

作者:八荒|发布时间:2017-02-17 11:27|字数:3116

  “确实,这照片上她眼睛怎么一只单一只双啊,难道她贴双眼皮了?”苏默道。

  “不只是这样。”我摇摇头说道“她的眉间距跟整张脸的比例也不太对。”

  “什么比例?”

  “人的脸型都是由骨骼决定的,而骨骼的结构也是有一定比例的,所有也会出现偏差,但都会保持一定范围之内,比如说有的人颧骨高点,有的人眉骨低点,在一定范围内这都很正常。”

  “但她这我看着挺好的啊……”苏默盯着照片左看看右看看。

  “我是说咱们今天看到那个温情,眉间距不对,而且……”我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了一下,脑中温凊的脸和荣誉墙上的照片重合在一起,很多细节就全都显出来了,我也知道我为什么感她长得奇怪了。

  “而且她左边的眉毛比右边长一点,耳朵也是左边稍大一点,如果说眼睛一单一双是天生的话也就算了,可是就连眉毛和耳朵都左右不对称就太奇怪了吧。”

  “听你这么一说,我确实觉得她长得不太协调,可我也想不起这些细节了。”苏默皱眉思索了一下,说道:“可如果像你所说,那她的同学室友什么的怎么就没发现呢,如果发现她长得跟以前不一样的话,应该会告诉她吧?”

  “你小时候你父母是不是在你衣服穿小的时候才发现你长个了?他们怎么平时就看不出来呢?”我问道。

  “我没有父母……”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过想想他确实没提起过他的家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这时候的道歉太过苍白。

  “没关系,我早都习惯了。”苏默紧接着就跳过了这个话题“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我师父就是这样的,朝夕相处的人反而会察觉不到变化。”

  我点点头,道:“对,我今天第一次见到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这种事在平时没可能碰到,所以我也只觉得奇怪,完全没往这方面想,看到了她的照片,才对上一些细节。”

  “你这从各种意义上都够牛的了,不得不说,你对细节的观察简直令人发指。”苏默笔个大拇指,接着说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怎么?”我问道。

  “边走边说吧。”苏默说着就继续往前走,他要去妆记者忽悠学校领导。

  “一些灵受人影响极深的时候,它就会把自己当成那个人,把人心中的执念和感情变成自己的,就连样子也会变得相像。而灵影响人之后,也会逐渐夺去人的心,一旦人心被灵占据,这个人也就不复存在了,灵就成了人。”

  “”这么说,大氅上的灵已经在夺取温凊的心,所以温凊的样子也发生了变化?”

  “嗯,我估计这肯定和一个姑娘的死有关,再加上这件汉服,只有资料存在,应该不难找,走吧。”苏默说着我们已经来到了办公室,他直接推门进去了。

  忽悠的过程很顺利,苏默全程都气定神闲,用滴水不漏形容不不为过,类似的事一看就做过很多次了,他跟人家说省电视台要拍一个全省优秀大学的纪录片,第一个就选了师大,想要参考一些校史资料。

  那个秃顶的领导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菊花,我们也顺利拿到钥匙。

  师大的教学楼和图书馆离的并不近,好在我们有车,路上也没什么人,这回我们都没有了欣赏风景的雅致,苏默的车开的像条抢槽的。

  我们有学校批的条子,所以一路绿灯的进了资料室,资料室虽然很大,虽然按年份和类别分的很清楚,但数量依旧庞大。

  我去找报纸,苏默找档案,我们俩分头行动,我飞快的阅览着报纸的标题还有上面的照片,只有在自杀或者汉服之类的字眼出现的时候才会稍微停留一下,即使如此,工作量还是十分巨大,按这么翻下去,我没准要翻到明天早上才行,苏默那边的情况也没比我好哪去,我俩心中着急,也只能跟没头苍蝇似的乱翻,期待这下一份说不定就是了呢。

  翻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反正我都已经饿过劲了,一条校园网的新闻从我眼前飞过,我突然一拍大腿。

  “傻了!”

  “怎么了?找到了?”苏默听到声音问道。

  “没,我突然想到咱们先上网搜一下啊!即使没详细报道,有个时间也好,总比咱们在这大海捞针强啊。”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掏出手机了,苏默听了也大叫白痴,赶紧拿出手机。

  我在搜索栏里输入“哈师大汉服自杀”三个词,果然有信息被搜索出来,是一条新闻。标题是“师大校花穿汉服上课惹争议,被同学嘲笑竟自杀”。

  我立刻看了眼日期,是2008年2月15日,星期五。

  “有了。”我迅速浏览了下报纸,大致是说一名叫梁娜娜的大三女生,十分痴迷于汉服,平时上课生活的时候也穿汉服出门,但却被人嘲笑奇装异服,还有人说是和服或者韩服,也有人说她是为了出名博眼球,她心里脆弱受不了刺激,就在半夜从逸夫楼上跳下去了,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

  “她零八年是大三,应该是零五年的,苏默你找找。”

  “好!”

  我也赶紧翻查零八年十五号的报纸,确实找到几篇报道,但说法都大同小异,甚至有的说梁娜娜本身就有抑郁症,把学校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照片也只有坠楼身亡之后的,还没正脸,不过确实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梁娜娜死的时候穿了一身红色的汉服,最外面那件正是温凊穿的大氅!

  我突然想起刚才翻报纸的时候师大有个校园报,是学生自己办的,上面经常登些校园八卦,不过它是周报,每周一才会发。

  二月十五号是星期五,也就是说得找十八号的报纸里才能有校园报。

  我果然在十八号的报纸中找到了校园报,它竟然用几乎一版的篇幅报道了这件事,而且除了死亡照片以外,还放了两张梁娜娜的生活照,她不同于温凊的南方姑娘长相,一米七的身高,皮肤白皙双眼皮,眉毛又细又长,因为长得高所以耳朵也显得比较大。

  我连忙把苏默叫过来,遮住照片上梁娜娜的右脸给他看。

  “是她!这么一看我也看出来了,这跟咱们看到的温凊很像,快看看写了什么。”

  这上面的报道就详细了很多,而且一上来就说梁娜娜没有抑郁症,都是某些报纸胡说,字里行间都在维护梁娜娜的声誉,说平时的同学怎么嘲笑她。

  而且还说梁娜娜当天晚上是要给男朋友送礼物,结果却发现她男朋友跟别的女生在一起,那个叫赵宇的男生被当场抓了个现行,但却没有愧疚,反而嘲笑梁娜娜整天穿的像个演戏的,跟她走在一起像神经病一样,梁娜娜恼羞成怒之下才跑到逸夫楼跳楼自杀的。

  我瞥了眼新闻作者的名字,记住了这个叫杨铭的人。

  “渣男。”苏默总结道。

  我点点头道:“她被男朋友刺激是一方面原因,主要的原因还是她所喜欢的汉服不被人理解,常年被人误解和侮辱,赵宇的背叛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嗯,你说的有道理,前些年有太多人不懂汉服了。”苏默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温凊衣服脱不下来的原因吧?她太想为人展现汉服,也太爱汉服了。温凊穿上了同一件的衣裳,就要承担梁娜娜的命运”

  “唉,真可怜啊……”苏默叹了口气,不知道说的是梁娜娜还是温凊。

  我也没有问,或者两者都有吧。

  他接着说道:“汉服里的灵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不过她既然连温凊的模样都改变了,说明她也快占据温凊的心了,一旦温凊被彻底占据,她说不定就会在梁娜娜自杀那天,也从楼上跳下去!好在她是十五号死的,咱们时间还充裕。”

  “不对。”我说道。

  “最早的报道在十五号的晨报上就出现了,而报纸发行需要排版而制定内容,十五号晨报的内容很多都是十四号就定好了的,所以她肯定不是十五号自杀的,应该是十四号,报纸上说死亡时间是半夜,那也就是说不是十四号凌晨,就是……”

  “十三号晚上,也就是今天晚上!”苏默接道。

  “我给温凊打个电话,先让她找咱们来。”我说着已经拨通了号码。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接通了,里面传开了温凊有点软糯的声线。

  “喂,我是梁娜娜,你是哪位?”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都市小说《志怪》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20919/3187878 阅读此章节;

2020/8/13 16: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