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鱼跃龙门(三)

作者:张芮涵|发布时间:2020-09-29 12:02|字数:3263

徐楠的业务跑得如火如荼,这边宁欣然也紧锣密鼓地张罗起来。

正好申屿阳也认识阿里努尔,宁欣然便把他先约出来面谈。上次阿里努尔与申屿阳已是一见如故,再见面,更是倍感亲切。

许久不见,阿里努尔的汉语水平大大提升,上来就先问申屿阳,“最近咋样?”

一口地道的渤州话听得申屿阳又惊又喜。

三人寒暄几句后,进入正题,宁欣然率先开口,“阿里努尔,这次找你来,是有些合作想跟你谈。”

“合作?”阿里努尔重复着宁欣然的话,又说,“合作我恐怕还没那个能力,但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

“屿阳哥正在筹划创建一个网站,是企业出海综合服务平台,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同时让外资企业也能进入中国市场。”宁欣然尽量用简单的语言说给阿里努尔听,“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搜集各个国家的企业招标信息,有什么项目即将落地,面向全球企业公开招标。当地企业一般会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信息,或是通过人去打听项目计划。”

“所以你们是想我来负责搜集哈萨克斯坦国内企业的公开招标信息?”阿里努尔努力去消化宁欣然的话,抓住了要点。

申屿阳没想到与阿里努尔的沟通这么顺畅,喜出望外的说,“没错没错,就是你理解的这样的意思。我们会找到很多人,负责各自的国家,最后由欣然做汇总,分门别类上传到我们平台。”

阿里努尔又问,“可是在哈萨克斯坦互联网网站没有像中国这么普及,我怕很多企业都没有你们说的官方网站,那么我可以怎么办?”

这个问题宁欣然之前就有考虑到,她拿出小本本,跟阿里努尔说着自己的解决办法,“我粗略想到三种路径,一是刚刚说的企业官方网站,二是等你回到哈萨克斯坦,麻烦你去联系当地负责此项业务的政府部门,很多企业的招标都会备录在案,你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后面就与他们进行长期对接。三是我们做了一个论坛性质的网页,你可以投放到哈萨克斯坦国内的网站上,让知道相关信息的企业和民众来在下面分享信息。”

阿里努尔搓了搓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的,正好下个月我就要回哈萨克斯坦过暑假,我可以去试试,到时候告诉你们进展。”

“太棒了!”申屿阳说,“我还想到了一个比较笨的办法,仅供参考。你可以也像徐楠那样亲自去各个企业拜访,把我们的网站给他们看,跟他们讲一讲我们网站的作用和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哈萨克斯坦的企业也多集中在首都努尔苏丹是吗?”

“是的,几乎都在努尔苏丹。等回到哈萨克斯坦,我就都试一试。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就像上次我们聊的,通过中国一带一路的政策,哈萨克斯坦已经有很多企业看到中国力量。与中国做生意,是大势所趋。有这样一个平台可以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更好的中国企业,也是他们所需要的。”

谈妥了阿里努尔,宁欣然把她在渤州教过的外国学生找了个遍,大家纷纷响应,只是这些学生多数来自于中亚国家,欧洲等国的学生甚少,宁欣然思前想后,只有在北京时接触到的外国人能填补这个空缺。而且相比于渤州都是留学生不同,北京学汉语的学生有很多是企业高管,在信息的获取上,有更多的渠道,甚至他们本身所处的行业就是目标群体。

只是想要联系到他们,宁欣然只能打电话给以前的同事去要一份学生通讯信息表,她当时是灰头土脸从北京回来的,面对昔日闪闪发光的同事,她心里仍然有一丝顾虑,自认为低人一等。

她犹豫再三,为了鱼跃,还是战胜了自尊心,放下面子拨通电话。

电话响过三声之后被人接听,可显然对方已经把她的号码删除了,接起电话一时错愕,“喂?你是谁?有事吗?”

宁欣然迅速调整自己,当做无事发生自报家门,“妮可,我是宁欣然,去年在学校当助教来着。”

“哦哦欣然,”那个叫妮可的前同事有些尴尬的解释,“我手机前段时间坏了,电话簿就没了,不好意思啊。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想麻烦你帮忙。我最近有点事,想要找当时那些外国学生,你能从系统里帮我调一份通讯录吗?我记得学校的工作后台是有记录的。”

“这……”妮可为难的说,“你知道的这些都是有保密等级的信息,如果被校方发现,我就完了。”

宁欣然想过会有这个结果,她并没有计较对方的不帮忙,毕竟人走茶凉,很多人共事多年一转身就会消失在人生海海,也许往后余生都不会有机会再见,形同陌路。

她表示理解,说着没关系。

但对于她的近况,妮可却很感兴趣,追问道,“你回老家怎么样?在做什么工作,为什么还需要联系那些外国学生呢?”

“回家之后就在我们渤州一家语言学校当对外汉语老师,最近两年渤州外国留学生挺多的,很多人都会找语言学校补习,我现在也算走入正轨。然后最近又加入朋友的团队,想要帮企业做出海,在弄综合服务平台,想找外国学生了解情况。”

“听起来好厉害啊。”妮可本以为回老家的宁欣然回像咸鱼一样度日,没想到她过得丰富多彩,甚至比自己都还有有更多的机会,不仅醋意地说,“那你回家还真回对了,之前在北京那么多年你也没当上老师,走的时候都还是助教,其实一直在北京也不一定怎么着。”

如果放在以前,宁欣然一定会感觉到被羞辱而勃然大怒,但经过这一年的打磨,她已经看淡了这些,其实更是自信的表现,不在意别人的说辞。她大度一笑,坦然的说,“是啊,北京人才济济,像我这么名不见经传又没有名校加身的小菜鸟很少会有施展的机会,可能一生就那样做着低等的工作,被人小看。现在回来了,反而好,没有门槛的限制,只要有能力就会被认可。小城市正在发展阶段,也有很多新机会,对我来讲回家可能是好事。”

而后宁欣然又礼貌性的问她,“你呢,你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

挂断电话,宁欣然豁然开朗,曾经她以为在小城市会做着一眼望到头的工作,每天机械性的重复,只有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才会日新月异,生活变着法的来。可现在看来并不是,只要有一颗追求上进的心,在哪里都会勇往直前,永不止步。相反只要是内心不上进,在北京也一样日复一日。

决定生活方式的,从来就不在地方,而在于人本身。

不过那个电话还是没白打,妮可后来让她去联系当时的班长卡洛琳,说也许她会有学生们的联系方式,如果是从学生手里传出的信息表,就没有问题了。

宁欣然拨通卡洛琳的电话,这一次她底气十足。

卡洛琳不仅把班里同学的信息表给她,听到她的计划激动的说,“我也要加入,我已经回到俄罗斯了,就在负责基建类项目,中国企业在我们俄罗斯基建领域有口皆碑。这个平台刚好让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合作方,避免俄罗斯本国企业的垄断,真是太好了!”

没想到如此顺利,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宁欣然开心的说,“那好,俄罗斯的企业就交给你了,如果有招标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我统一汇总发到我们平台,然后有中国企业投标,我帮忙推荐给你。”

“好!希望我们马上就能合作成功。到时候我真想亲自去你的家乡看看,你在中国北方是吗?我还没有去过,一定很有意思。”

宁欣然热情的邀请卡洛琳,“欢迎欢迎,我的家乡在渤州,是西安附近的城市,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经过地,现在也已经发展成旅游城市。相信你来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企业适合你合作。”

“哦!丝绸之路!”卡洛琳尖叫着,“我知道!古代的丝绸之路影响了很多国家,为很多地方都带来生意。现在中国的一带一路也同样发挥着巨大作用,我就是因为一带一路的政策才回到俄罗斯的,希望能成为俄罗斯与中国贸易往来的桥梁。”

二人相谈甚欢,不仅卡洛琳如此,当宁欣然一一联系当时的学生,无论记不记得她,但当她说出鱼跃平台时,大家都热情高涨,积极响应。

而通过与他们的交流,宁欣然听到最多的就是一带一路,她深感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举措。

不久之后,阿里努尔站在一带一路政策下的中国在哈萨克斯坦建立的工业产业园区,与她视频连线,她看到大大小小的企业入驻园区,给哈萨克斯坦工业带来新气象。

而卡洛琳也将俄罗斯很多基建公司的招标信息整理给她,这些都是闪着金光的好机会。

宁欣然似是已经看到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可以到世界各个角落做生意,越来越多像渤州一样的小城市也能打破地域壁垒,找到自己的出路。

她的成就感前所未有,感慨着渺小的自己在从事一份有意义的事业。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回不去的远方》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milubook.com/book/31711/3788958 阅读此章节;

2022/12/1 22:39:33